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如影隨形_07(驅魔paro)

 

※千年狐妖維克托x驅魔師菜鳥勇利,ooc有,慎

妖怪paro,學園背景,有奇幻成分,中長篇連載,日更

@盛夏繁星  @卷茶  @安居 勇利練劍!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當有人斥責自己的不是時。

──那才是真正的在乎。



假日,他和維克托在後山找了塊隱密的訓練地點,開始了連勇利都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的奇怪集訓。


「我先示範一次。」


修長的指頭抵在唇邊,冰晶逐漸聚集在指尖,幻化成纖長鍊狀的冰霧後逐漸成體,變成一只細長鋒利的長劍。


「好了,換你試著變出來。」


「你在開玩笑吧?」


這已經不是開玩笑的程度了,只是在逗自己玩吧。


幾天前還在揶揄自己是個普通到不行的人,如今幾次體能訓練下來雖然成功瘦了幾公斤,卻也沒見自己有任何力量啊!


就像魔法師要教麻瓜巫術一樣,簡直比登天還難。


「先試試看再說嘛。」


即使知道結果還是得先試過,倒不了被嘲笑而已。


勇利試著忽略這種羞人的動作,模仿維克托將指間放至唇上,閉起眼心神凝聚,內心默念冰出來吧冰出來吧雖然覺得不會出來但還是出來吧,過了幾分鐘他默默睜開一只眼,不僅手上沒有絲毫變化,一旁的維克托已經不客氣地大笑出聲。


「勇利真的很令人吃驚呢。」


這絕對是滿滿的嘲諷,絕對是。


「會不會是服裝的問題呢,唔……拿我以前的舊衣服不知道行不行,每換一種妖怪還能換一件不同的衣服。」


又不是庫X魔法使!開什麼玩笑!


「既然現在的勇利還沒有這方面的能力,就用我的劍吧。」


一把長及腰間的冰劍,刀柄上還刻畫花紋似的華麗字體,和當初維克托寫紙條的筆跡一樣,勇利將劍拿在眼下細細瞅著,意外發現他看的懂上頭的字。


「上面的日文字有什麼涵意嗎?」


維克托笑的別有含意,「砍妖時念上幾句威力能更強吧,不過這把劍是我造的,本身威力就很夠了。」


某人默默鬆了口氣,要是真得念誦出來還挺害羞的,又不是奇幻小說的男主角……不過要是別人拿到這把劍,跟著念了不就威力無窮?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吧,所以勇利得抓好別讓劍被奪走了,會很危險喔。」


難道沒有更簡單的方式可以除妖嗎──


即使勇利沒真正學過劍術,卻看得出維克托的底子很好,頗有古人專業的操刀風範,不論是西洋的劍法或是東方的過招都很有架子。


練了整整兩天之後他才開口問妖狐,這不是他自己的武器嗎,要是現在拿走了到時候維克托拿什麼用?


「我通常都不使用武器,不然會讓妖怪連投胎都沒辦法的。」


為什麼他要讓某人得意這麼多次呢。


勇利將細劍抵在肩旁,倏地往空中一揮,雖然對維克托的自滿感到無奈,卻也確信對方真的是有實力的妖怪,不然怎麼能活過千年光陰呢。


「要不要來點實戰訓練?」


「嗯?」


妖狐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甩著長襬稍作暖身,一副要和人幹架的準備姿態,勇利突然有些緊張起來,將劍緊緊揣著腹前,歛起眼眉盯著維克托看。


「看來你的好戰心比我想像中的高呢。」


勇利苦笑:「比起對著空氣亂揮,倒不如真正試試看。」


「還是有了想保護的人,才會變得這麼勇敢?」


對面的人沒有反應,依舊持劍作了備戰姿勢,維克托一聲嘆息,他在責備自己的挑釁,還有話裡濃濃的調戲,藏了多麼愚昧的吃味。


他的袖口一揮,幾只藍晶色的成兔蹦跳出來,圍在勇利的周身,睜著一雙無辜的大眼看著對方,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如何下手。


「輕視敵人是最可怕的喔。」


本來還很溫順的兔子們突然挑了幾尺高,張起手掌和利牙要朝人猛咬,勇利嚇了一跳,抓著劍柄往後頭一退,才躲過眼前幾隻的攻擊,就差那麼幾釐米。


看來之前維克托說的沒錯,學會後空翻還是滿重要的,在閃躲攻擊這方面。


「我真的能直接砍牠們?」


「無庸置疑。」


劍鋒一側,鋒芒的背光裡映照勇利瞇起眼的銳利,伸手就是一次俐落的揮刀,牠們速速閃了過去,原本的陣型卻也缺了一角,就著那口缺洞作為突破點,劍身一擺往旁邊畫了個圈,卻只是徒勞的揮空。


本來維克托想就著這點直接糾正,豈止這劍一動落了冰碎星子,兔子們還顧著閃避,也就沒多加防避突如其來的踢踹,瞬間四五隻飛了出去。


其他的就沒這麼好應付了,各個瞪著勇利警惕的很,只能老老實實地一隻一隻用劍砍揮,可惜勇利的刀法尚顯青嫩,還特地用較無殺傷力的刀背對付它們,沒多久就氣喘吁吁,而這喘氣的空檔就被幾隻兔子狠踹在地,噗咚一聲冰劍也跟著摔了地板。


畢竟還是第一次練習,維克托依舊客氣地拍了拍掌,雖然安慰性質居多。


「勇利要發表一下感言嗎?」


「兔子太多了……」


爬起身子後幾隻冰兔子蹦跳在他的身邊,已經沒了方才的鬥氣,取而代之的是溫柔地磨蹭勇利的雙足和手臂,像是在撒嬌一樣。


「而且牠們太可愛了,砍不下去。」


「這不是個好藉口呢。」妖狐彎身對著勇利笑,「難不成現在換成可怕的妖怪,勇利就會比較厲害了?讓以為自己變成屠惡的勇者,就比較下得了手?」


「我不是這個意思……」


「收起這些自以為是的想法吧。」


維克托一聲彈指,所有的冰兔全都化成雪霜,化在悶濕的空氣之中,連點冰碎都沒留下。勇利微微地睜大了眼,卻也沒多說什麼。


他知道自己把話說重了,卻還是收不住口。


即使是可憎的外表,也有一段悲慘的過去,天真爛漫的型態,說不定才是最可怖的。這些是他過去一千年以來所面臨的各種妖怪,以及少數碰觸過的人類所留下印象。


維克托明明也能直接表達對勇利的讚許,比如說一開始的那一劍誘餌,或是後來俐落的迴旋踢,但不知道為什麼,看到對方這些心軟的舉止後,似乎勾起了一些瑣碎的過往。


明明記不得了,卻像是冰刃扎在心口,慢慢地淌出了血水。


勇利拍著身子站起來,拿起掉落地板的冰劍遞給維克托:「先回去吧,快下雨了。」


他知道自己的刀法不成熟,反應也還不夠快,勇利其實也沒有氣對方的重言,反而是對維克托眼底流露出的悲傷給震懾了。


某些他所不知情的過往正在侵蝕對方的心,而自己卻無法知曉,這種感覺挺差的。


或許在潛移默化裡,已經將對方視為重要的存在了。


勇利眨了眨眼,驚詫自己會有這種想法,臉上忍不住起了點燙熱。不對,他只是很氣惱維克托什麼都不說,沒有其他涵義才對。


大概吧……



tbc.



---

維克托這一千年以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之後大概寫個前傳交代wwwwww大概又會有點老梗了(菸


想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小Y   @阿墨   @醉夜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關於九本的維勇文整理】



评论(14)
热度(74)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