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如影隨形_11(驅魔paro)

 

※千年狐妖維克托x驅魔師菜鳥勇利,ooc有,慎

妖怪paro,學園背景,有奇幻成分,中長篇連載,兩日一更

@盛夏繁星  @卷茶  @安居 新單元!新角色出現!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每個學校都會有自己的靈異故事。

──我倒覺得,比神鬼更可怖的是人心叵測。



隔天優子照常來上學,也見到她和西郡笑著走在一起,擦肩時優子對他頷首點頭,什麼心魔、什麼打怪,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都像是從未發生過。


「失望嗎?」維克托問他,一邊用修長的手指梳理自己的尾巴毛,好看的眼朝他眨著。


他們中午依舊偷溜到天臺,吃完午餐後勇利倚在牆邊休息,最近他常趁無人時做些小實驗,雖然沒能使出之前的替身招式,依舊有細小的水流從指尖迸出,隨著專注力的提升,水流的大小強弱也有所改變,而這顯然已經超越了普通人的能力了。


「只要優子恢復正常,一切都好。」覺得自己的話還有些狹義,他又補充一句:「我希望他們都能好好的。」


勇利話裡指的"他們",也許是優子學姊,也許是西郡學長,或是身為旁觀者的自己也說不定,經過這件事情之後,他更加確信優子與西郡是真正相愛的,而他也可以正式告別這段毫無希望的單戀。


他長吁了一口氣,水流也跟著停下,而維克托繼續安靜地梳毛,突然之間彼此都陷入了沉默。


「勇利難道不好奇……」他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勇利濕溽的手指,「……關於你能力的事情?」


當然想,黑髮青年嘆了口氣,自從昨天之後維克托一直以花式迴避他的所有問題,不是對他親暱的舔舔摸摸,就是沒來由地環上自己的腰求抱抱,勇利顧著臉紅和推阻,根本沒機會繼續問下去。


「問了你會和我說嗎?」


「你猜。」


又是這種調戲的態度了,勇利抬眉,「你倒是和我說說,為什麼一直和我……呃……」做這種親密的接觸,這講法會不會怪怪的?


「這是獎勵。」說完又彎腰啾了一下勇利的頭髮,他連閃躲的功夫都沒有:「也是渡靈氣的一種方式,你的力量會愈來愈強大的。」


「所以我還是得繼續驅魔嗎?」哦天啊,他真的說出口了,這種浮誇又像小說一般的台詞。


「是的。」維克托點點頭,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優子只是你遇到的第一個受害者,從今以後還會有更多人會遭遇這種事情,如果是勇利,遇到這種事情還會袖手旁觀嗎?」


或許他還不夠善良,沒辦法第一時間就回答:當然。不過勇利也說不出任何拒絕的話,如果他的所作所為能幫助更多人,那為什麼不去做呢?


而且維克托也會陪在身邊,一切的事情似乎也沒想像中的可怕了。


「我會試試看的。」勇利不安地搓著手指,天台上的地板似乎要被他看穿一個洞了。「所以,也請你繼續看著我……拜託了。」


「當然。」


他默默將勇利變出的水珠凝結成冰晶,稍微施力成了一個個跳躍的雪花小人,它們的腦袋瓜裡盛滿了水,搖搖晃晃彼此撞在一起,又溢成一攤攤小水漥化在地板,維克托又反覆做了好幾次,看得勇利驚呼連連。


維克托一邊解釋,其實冰的組成應該是由水遇冷凝結而成,但由於他的能力強大,能直接忽略這段過程(勇利這下才真有維克托是修練了千年的強大狐妖之感),而現下維克托展示的是他將勇利的水凝聚成冰,還變出了一些稀奇古怪的型態,逗得勇利連眨眼都捨不得。


「由水變為冰和直接變成冰,效果差在哪裡?」


「直接生成冰當然是最快的,適合用於速戰。」說完伸手變出了幾把冰製的小刀,直接在地板上刻字,一點一點細碎的冰晶很快地在燙熱的地板化成水痕,留下一句:冰,速戰。「如果由水成冰,則會有兩種效果。」


維克托牽起勇利的手說:「試試看。」


他的學生乖順地點點頭,閉起眼心神凝聚,晶瑩剔透的流水從指尖溢出,妖狐用兩手包住他的掌心,湖藍色的光芒籠罩在他們交握的手裡,等維克托鬆手後,一顆含水的冰珠出現在勇利的手裡。


冰藍色的晶體裡含了滾動的水,勇利的手稍微一晃,裡頭的水也跟著滑動,精緻華美的冰珠剔透晶亮,他瞇起眼將東西拿在陽光下,光線的折射讓整顆冰珠愈發透亮。


「由水結冰,體積會更膨脹一些,還能擁有不同的形態。」他又在地上寫下:水變冰,並寫上一個問號。「不過還是得經過實質上的運用才知道差別,畢竟我也是第一次讓水與冰融合。」


「唔,是嗎……」


維克托將手指覆在冰珠上頭,輕輕一勾化出繁複的冰鍊,成了一條精緻的首飾,並示意勇利將頭低下,從纖細的頸上環繞一圈,最後將冰扣"咖"的一聲合起來。


「戴著有我的氣息的東西,多少能抵擋一些低等妖怪。」他把勇利從頭到尾看了一眼,最後滿意地笑笑:「很好看。」不知道他指的是項鍊還是其他,臉皮薄的人類慢慢紅了臉。


「謝謝。」他說,手指觸著冰涼的吊墜,指尖卻是熱的發燙。感覺像是擁有與維克托的新連結,這種感覺比想像中好,他幾乎都要忘了前幾周與妖狐相遇時有多排斥了。


梅雨季剛過,天台上的風還帶點青草味,吹在肌膚上很舒服,勇利換成較舒服的姿勢後,手臂自然地貼上妖狐冰涼的身體,斜睨著看他刻在地板上的字,一邊說出他困惑已久的問題。


「會不會這其實都只是幻覺,包含你,還有稀奇古怪的術法……都是我自己想像力太過豐富。」


「你說呢?」維克托用尾巴將對方攬得更緊一點,柔軟的頭髮輕輕擱在勇利的肩膀上,闔起了眼。「至少我能感受到勇利,這就足夠了。」


維克托的聲音很好聽,像是漫在風中的青草香,或是嚐在嘴裡的冰涼碎晶,讓人沉浸在裏頭。本來勇利打算小憩一下的,闔眼前卻聽到天台的鐵門發出"嘎嘎"的拖門聲,他嚇了一跳,想喚維克托起床,某妖卻睡的完全沒意識了。


「維克托──起床──!有人來了!維克托!」


最後門還是開了,勇利站起來,直覺想把維克托藏在自己身後,結果成了特別奇怪的姿勢,彷彿在保護後頭看不見的東西。


走進來的是個皮膚黝黑的少年,他瞇起眼笑了笑,「嗨,勇利,居然能在這裡看到你。」一副熟絡的快活口吻,勇利花了十秒鐘才想起是和自己同班的泰籍同學,名字似乎是叫披集‧朱拉暖。


他生硬地跟著嗨了一句,表情卻很緊繃,擅長觀察情緒的披集當然也注意到了,卻依舊友好地湊上前與對方繼續搭話:「你也是來這裡找七大怪談嗎?」


「……什麼?」


深皮膚的少年指了指地板,「就在這裡,發生過一些事情,我相信你肯定也會有興趣的,勇利。」


因為你很特別啊。他說。


明明披集戴著一副笑吟吟的臉,卻看的勇利心裡發毛。



tbc.


----

哼哼大家來猜猜為什麼披集會這樣說吧

兩人定情之物從戒指變成項鍊了,戒指還是留著等結婚的時候出現吧(不


下章請走  12


想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小Y   @阿墨   @醉夜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關於九本的維勇文整理】


评论(15)
热度(81)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