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如影隨形_20(驅魔paro)

 

※千年狐妖維克托x驅魔師菜鳥勇利,ooc有,慎

妖怪paro,學園背景,有奇幻成分,中長篇連載,兩日一更

@盛夏繁星  @卷茶  @安居  決定要說清楚的勇利和想知道真相的維克托!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綠色的道士服,怎麼看起來有點熟悉。

──我可不姓李。


其實勇利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只是一個勁地想逃離維克托的視線,直到拐進另一個轉角後尤里的手才甩了開:「蠢豬你到底在搞什麼飛機!突然之間跑什麼!」


「啊……對不起。」


不知不覺連手的力道都大了起來,尤里將勒紅的手腕藏到後頭,雖然口頭上毫不留情,很多時候他也懂得察言觀色。平常看起來溫溫馴馴的人類突然鬧了脾氣,對象還是那該死的妖狐老頭,雖然他不想當個多管閒事的,也不想看這兩個傢伙在自己面前鬧僵關係。


嘖,真是麻煩死了。


「他說的那些話,其實你自己也很清楚的吧。」


眼前的人類抖了一下,看來話是聽進去了。


「本來妖怪就沒有絕對的善與惡,都是人類擅加決定的。只要有益處對我們來說就是所謂的"善",反之則是"惡",必須完全斬除才行。但是人類又是怎麼想的,我們一點都不在意。」他的重音強調在後面一句,就像在嘲諷對方的無知與天真,「本來人與妖的界線就應該分得清清楚楚,不然彼此都會活得很痛苦。」


勇利想說自己知道,喉間的乾澀卻又讓他無法發聲。就算知道了又怎樣,他又願意主動劃清界線嗎?


難道想留在維克托身邊,也已經太過自私了嗎?


「還有啊,不要自己想著要解決所有的事情,禿子也不是什麼有腦子的人,想說什麼直接說就對了。」啊熱死了,為什麼日本的夏天這麼熱,等等回去肯定要好好泡澡,不要再管這兩個麻煩的傢伙了。


「……尤里奧真是個好孩子。」


「閉嘴!別用這種語氣說這種噁心話!」


直接說嗎……


明明該是簡單的事情才對,第一步總是踏不出去。回想起從最初與維克托相處的回憶裡,總是一副笑吟吟的口吻陪在身邊,以平時訓練要求來說,肯定是個嚴格的師傅;但是事到如今,他又想和維克托維持怎麼樣的關係?


是不是已經不滿足現在停擺不定的關係了?


「嗯,我知道了。」


還讓一個十五歲的孩子來教自己,實在是有點丟臉,他傻傻地笑了一下,也不管對方是不是會生氣,仗著自己的身高和力氣,伸手就把少年的金髮揉得凌亂。


「謝謝尤里奧。」


「離我遠一點──蠢豬!」


尤里氣得直接放電,勇利嚇了一跳,指尖還殘留一些麻痛,他想起之前維克托的皮卡丘比喻,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


「回去找維克托吧,說不定他已經急得哭出來了。」


「哈,要是這樣我肯定要拍下來。」


他們又一路扯了很多話,勇利的心情已經輕鬆不少。


既然維克托是個任性的教練,那自己也該是個更蠻橫的學生才是;妖狐不主動提及自己的事也無所謂,就讓他自己來發掘維克托的好就行了。


除了自身迸發的神奇能力,還有一路上碰上的許多事情,這些彌足珍貴的過往都不該成為片段記憶,所有的事情都該好好記得。


所有的、事情……?


『人類在這種地方做什麼?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喔。』


『為什麼不能?何況你這麼顯眼,沒有人會願意錯過你的。』


『你還是第一個對我這麼說的人,真有趣。』


這是那天下午他與維克托的相遇?不,不一樣,可是記憶裡的錯置又是怎麼回事,太陽穴顫跳的頻率過快,簡直像是要燃燒一般的疼痛。


「怪了?禿子跑哪去了?」


勇利忍著痛意一邊睜開眼睛,眼前所及卻是一片怵目驚心的腥紅,跪坐在血泊裡頭的是含笑的維克托,擰起平時英俊的笑顏喃著勇利的名字,用著氣音說別靠近自己。


「喂、蠢豬你怎麼了?」


少年的聲音喚回了他的意識,勇利倒抽了一口涼氣,明明眼前只是普通的柏油路,剛才的景象卻又真實的像是發生過的事情。


他扳過尤里的肩膀吼著:「維克托有危險了!」



「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把我抓起來嗎?親愛的道士?」


「我還在實習,不算是真正的道士。」


那是應該先吐槽的地方嗎,維克托皺眉,看來這孩子比自己想像中的還難調戲,他最不會應付這種認真嚴肅的性格了。果然還是容易害羞的勇利和愛炸毛的尤里可愛多了。


他和奧塔別克待在寺廟的大廳房裡,只不過手腳被符咒困住了,身上還纏了一堆亂七八糟的藤蔓和枝條,倒也沒有疼痛的感覺,看來暫時沒有置他於死地的意願,至於目的是什麼,要是對方不想說也一輩子找不出理由的。


妖狐除了妖力強大之外,觀察力也是敏銳的很,搭話能力也是堪稱一絕的。


「你的能力不是天生習得的吧?靠符咒的力量?還是用法器來增值?」奧塔別克看了他一眼,將懷裡的拂塵拿了出來,那束銀的幾乎發亮的毛色,他是不可能會認錯的,那是用他的尾巴毛製成的法器。「……這東西怎麼來的,告訴我。」


即使極力隱瞞語氣中的不悅與憤慨,敏銳的少年還是發現了,論這點力量怎麼可能束縛的住一只千年狐妖,多半只是為了套話罷了,而如今這個東西一出現,連維克托都無法冷靜了。


不好,本來只是想套個話的,反倒是自己先暴露了。


「有些事情我也不是很明白,大概只有我的祖父才能說明清楚。不過他已經去世了。」他拿起淺銀色的拂塵,語氣依舊平淡。「雖然隨身攜帶,但我從來沒有拿來用過。因為這只是用來尋人的助力罷了。」


「哇喔,居然有道士想要找我,難不成是想將我收服成為自己的使魔?」還拿著以我的皮毛製成的東西作為媒介,人類真是可怕。維克托想。


奧塔別克搖了頭,「我們從來不會收服妖怪成為使魔的,無關善惡,這只是原則。」他頓了一下,看起來像是在猶豫該不該繼續說下去。


「那為什麼抓我?你的目的又是什麼?」


「勝生勇利,他才是我要找的人。」


「……你說什麼?」


「他有東西留在這裡,必須歸還才行。這就是我的任務。」奧塔別克說,一邊把拂塵收進衣袖裡,「不過這也得看他自身的意願。」


維克托哦了一聲,結果弄到最後只是同班同學要互還筆記本的事情嗎?因為奧塔別克剛好看的見自己,就把他抓來當成誘餌,這方法也太愚蠢了。


「那就把我放了吧,我會把東西交給勇利的。」


他的眼神一歛,「不是這樣的。」奧塔別克很少責備自己的曾祖父,畢竟他性格雖然嚴厲古板,骨子裡卻是個老好人,但最後留下的遺願又讓人摸不著頭緒。


「『找到勝生勇利,不要被妖狐有機可乘,一切端看他們的造化。』曾祖父是這樣說的。」


「你的曾祖父也真會給人添麻煩。」妖狐笑,不過耐心已經被消耗殆盡了,他讓碎冰包裹在藤蔓周身,稍加施力便"碰"的一聲碎了滿地。「遊戲差不多該結束了吧。」


銀藍色的冰晶環繞在他的周身,狩衣隨著冷風吹拂微微飄起,就算待在寺廟能力衰退了又怎樣,他照樣有辦法能出去,甚至是擊倒眼前這個年輕的道士。只是現在對方掌握的秘密勾起了他的興趣,還有名為曾祖父的人認識他與勇利,這不是很讓人吃驚嗎。


「把東西主動交出來,或是由我搶下,你自己選一個吧。」



tbc.


----

倒數五章!

要開始打架了!!!

所以夢魘到底在誰身上(笑


下章請走 21


想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小Y   @阿墨   @醉夜  @夜光銀羽   @残雪柠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關於九本的維勇文整理】


评论(14)
热度(64)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