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如影隨形_21(驅魔paro)

 

※千年狐妖維克托x驅魔師菜鳥勇利,ooc有,慎

妖怪paro,學園背景,有奇幻成分,中長篇連載,兩日一更

@盛夏繁星  @卷茶  @安居 雙Yuri的合作!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還好你不是妖怪,妖界不需要兩個Yuri的存在。

──還好你不是人類,不然暴走族又得多一個成員。



他們把可能的地方全都尋了一遍,就是沒有維克托的蹤影,時間已經接近半夜了,看得見妖怪的人類要是在半夜亂竄可是件危險的事情,即使他們的力量足夠,能避免的事情還是盡量不碰為之。


「維克托以前有惹過什麼人嗎?」


「人或許沒有,妖怪的話倒是數不清。」尤里聳肩,彷彿這對維克托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也是好幾百年前的事了,那時候我應該還沒出生。」


「看來只能抓隻妖怪來問問了。」


「什麼?」


雖然還沒試過,不過憑著意念來產生武器的力量他應該已經具備了,勇利閉起眼凝神想像,慢慢地水霧環繞他的周身,尤里在一旁屏息等待,直到鏈狀的水鍊逐漸聚集為湛海色的雙鞭,他才找回了呼吸。


明明以為只是個普通的人類,原來是真的擁有靈力,看來維克托那傢伙說得沒錯。


他執起水色的雙鞭,瞇細眼朝著天空漂浮的妖靈甩了一下,子彈狀的水珠全往它的方向四射,妖怪嚇得連原本的偷襲意願都沒了,急得就要逃竄,纖長的水鍊卻是迅速湧上,一下子將它的身軀纏緊。


「好了,來試試看吧,到底是誰比較有耐心。」


尤里打了一個激靈,雖然他不想承認,但這個人類比自己更像個可怖的妖怪呢。


因為不想再耗費太多氣力,尤里直接變回虎妖的狀態威嚇逼問,一路上他們問(打)了不少妖怪,有些連影子都還沒見著就跑了,看來是有夥伴通風報信,這讓他們更加確信維克托肯定不是無緣無故消失的。勇利也不願再回想維克托躺在血泊裡的畫面,他寧可相信是自己的想像,而不是現實。


最後打聽到有個穿著綠色道服的人和維克托一同走入這裡,之後就沒有下文了。而等他們總算抵達寺廟時,已經半夜兩點多了。尤里說這裡的符咒太多,一般的妖怪是進不來的,而他們這種修練百年的妖怪即使能肆意闖入,力量也削弱的和普通人類沒什麼兩樣,這也是他們一直尋獲不到維克托的原因之一。


「我自己去吧,你先回去。」


「白癡嗎,都已經來這裡了,我可沒理由先回去。」尤里朝地板吐了一口唾液,很是不屑的臉說著:「何況禿子也和我有約再先,要是他敢臨陣脫逃,看我怎麼弄死他。」


勇利看了他一眼,語氣裡都帶了笑意。「維克托能有你這個朋友真是太好了。」


「哈?你倒是想想自己的情況吧!沒有我的力量,你可得完全倚賴自己才行啊。」


「嗯,我知道。」


陣法和符咒對他來說一點束縛也沒有,或許這是勇利第一次有了與人類抗衡的心情,又感覺不像第一次,從全身湧上的興奮難耐是多麼扭曲的,他當然知道。


也或許,他從一開始就不是真正的人類也說不定。


「一起接回維克托吧,然後把他痛宰一頓。」


然後再好好的、把自己的心意和想法全都告訴維克托才行。



讓他們吃驚的,不只是他的同學奧塔別克其實是捉走維克托的道士,也不是維克托身上一點束縛都沒有的事情,,而是奧塔別克和維克托坐倒在地上的畫面,站在他們面前的是隨興漫笑的三年級的學長,讓‧雅克。


「說了一起去喝下午茶的,當然破曉的黎明也是個不錯的時間,是吧,奧塔別克。」JJ用指尖拈起其中一張符咒,大聲笑了起來,玩笑似地往奧塔別克的額上一貼,他雖然想閃,卻已經沒了氣力再抵抗。「這樣看起來好多了,是嗎?」


「哎呀,我都忘了你已經陷入恐懼的幻象了。」他又將符咒撕了起來,專注在對方皺緊的眉宇裡,帶著同情的惋惜語氣:「好好享受當下吧,你會沉迷這種感覺的。」


JJ又將視線轉向另一邊的妖狐,「本來呢我是沒想過要弄你的,畢竟同類相殘這種事情得盡量避免嘛,但是你有點礙事啊,好好的看著我弄死這個小道士就行了,非得要插手管事,所以你也不能怪我了。」


「啊,不過這種一人一妖互相合作的畫面也不是第一次了,以前好像也有個狐狸妖怪和人類試著要擊敗我,真是一群不自量力的傢伙呢。」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呢?哦對了,是因為我的力量太強大了吧,要是這麼容易就被擊倒,"JJ"可是會很寂寞的。」


穿著學生制服的人在他們身邊打轉,叉著腰慵懶地漫笑,「話又說回來,那兩個新來的人類和小貓妖,別光站在那邊看啊,靠近一點不會怎樣的。」垂眼的視線最後放到尤里和勇利的方向,他早就注意了。


「媽的,原來目標就是你嗎!」


「口氣很大嘛,不過會把"JJ"當成自己的目標,這點值得嘉許。」


勇利站在一旁沒說話,眼神卻是看著失神的維克托,扎針一般的心疼刺碎著,要是剛才沒有賭氣跑走,是不是他們也不會落得這樣的下場。


「好了,現在該怎麼做才好呢。一對一,還是你們一起上?」


「你這傢伙──!」


欲將出手時卻被水做的簾幕阻擋在前,尤里正要朝對方破口大罵,勇利卻先說話了:「我知道尤里一個人也行,但是這次能試著聽聽我的想法嗎?」


「什麼……?」


「要是陷入焦慮的話,我們就中了夢魘的圈套了。」網路上沒有直接寫出如何破除夢魘,不過提到了一個重點,「夢魘是受虐狂願望成真的結果,也是容易陷入恐懼而迷茫之人的心。」


「那又怎樣!」


「所以這次讓我試試看。」勇利嚥了口唾液,要是換作過去的自己,絕對不會有這種想法的,但要是作為救出維克托與奧塔別克的籌碼,還有抓住夢魘的唯一捷徑,他願意嘗試。「你能相信我嗎?」


「哼,反正我也不指望你做什麼,就隨便你吧。」


簾幕消散,對上JJ漫笑的臉龐,執起了水鞭的勇利和張嘴大吼的雷虎挺身而出,四射的水彈精準地瞄向夢魘,即使沒有全部集中,讓水霧散在他的周身也足夠了,金色的閃電朝地面打了下來,水的傳導與雷的加成讓力量增強,JJ驚呼一聲,卻是反應快地捉住勇利的水鞭,把對方猛力地扯到自己面前,笑著吹了一聲口哨。


「可惜,你輸了。」


墜入幻覺的之前,勇利聽到了一個聲音,他永遠都不可能會認錯的。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說著──好久不見。



tbc.


---

覺得好像能更早完結(誒

好多梗都沒寫到太難過了,但是耗腦的劇情太多了,只會傻白甜的人非常苦惱(誰的問題


最終章請走  這裡


想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小Y   @阿墨   @醉夜  @夜光銀羽   @残雪柠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關於九本的維勇文整理】


评论(8)
热度(55)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