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RPG遊戲:聽,有誰在那裡(END8+END5+END3)

 

※仿微恐怖RPG遊戲,有多種結局收入,大家可以自己想想要選哪個選項

前篇請走 【維勇】RPG遊戲:聽,有誰在那裡(END2+END4)


[開始遊戲]

那天晚上就和平常一樣。


勇利住在公寓的三樓,他剛結束滑冰訓練,回到房間把換洗衣物、毛巾和一瓶剛開的洗衣精放進盆子裡,平常他都不拿盆子的,因為等等打算順便洗衣服就順勢拿進去了。


他打開廁所的門,看著門鎖:


>>1.鎖上

>>2.不鎖上



>>2.不鎖上

他轉身面對鏡子,仔細查看臉上的黑眼圈和不明顯的幾顆粉刺,擠了一些洗面乳在手上開始洗臉。


突然他聽到有東西掉到地板的聲音,像是重物墜地聲……


>>1.大喊一聲「誰!」

>>2.沒多加理會繼續洗臉



>>2.沒多加理會繼續洗臉

勇利想大概是放在門口的那瓶殺蟲劑被風吹倒的,那瓶差不多要用完的,他記得洗澡前他沒有關電風扇,或許是它的風吹翻了瓶子。


勇利洗完臉後,俐落地把衣服脫了放在架上,他的身板偏瘦,上頭的肌肉卻是均勻完美。他把剩下的衣服褲子全都脫了,拉開簾幕跨進浴缸裡。


因為浴室的窗戶很高,他也沒有關上的習慣,就一直開著一縫到現在。他還在考慮今天要泡澡還是淋浴時,不經意地抬頭往上看,卻發現了一雙眼睛,他嚇了一跳,下一刻那雙眼睛卻又消失了。


勇利雖然覺得有點毛骨悚然。


>>1.故作鎮定繼續洗澡

>>2.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2.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勇利把毛巾纏在重要部位上,速速地開門跑了出去,那人的氣息還在,因為他聽到匆忙的腳步聲,但那人大概是太過驚慌了,跑的方向不是門口,反而是勇利的房間,"碰"的一聲把門摔上,但他追得很緊,對方幾乎沒有時間把門鎖上,勇利雖然把門開了一縫,卻又怕對方的身上會有凶器之類的東西。


>>1.走回玄關拿起放在門邊的雨傘

>>2.走回浴室拿起水缸上的磁磚蓋子

>>3.直接走進去



>>3.直接走進去

房間裡很暗,連隔壁的燈也沒有打開,僅能依靠對面街巷的路燈微光,房間後門的門也開著,窗簾被風打得四處亂飛,勇利才發現外頭下雨了,陽台肯定也濕得一塌糊塗。


「你是誰!」


對方似乎嚇了一跳,漆黑的背影遁隱在水塔後頭,他在發抖,彷彿自己才是那個被威脅的人似的。


>>1.「你是那個偷窺我的人嗎?」

>>2.「你是小偷嗎?」


>>2.「你是小偷嗎?」

那人好像在搖頭,甚至停止了顫抖,彷彿這樣的指控對他來說很受傷,於是那人慢慢走了進來,渾身濕淋淋的,他慢慢開口:「勇利……」


勇利睜大了雙眼。


「維克托?!」


「本來我來找你,但是勇利突然跑出來,我就直覺地跑了……」


勇利瞪了他一眼:「我要先洗澡了,很冷。維克托也先回去洗吧,全身都濕了。」


「不一起洗嗎?」


「……」


「好啦,開玩笑的。」


勇利皺著眉頭走回浴室了,留下維克托一個人。


「真溫柔啊,勇利。」


閃電照亮了他的身後,維克托的表情卻是一點也看不清楚,也沒人知道為什麼他笑得這麼詭異而淒涼。


[END8-隱藏的真相]


---

[重新開始遊戲]


那天晚上就和平常一樣。


勇利住在公寓的三樓,他剛結束滑冰訓練,回到房間把換洗衣物、毛巾和一瓶剛開的洗衣精放進盆子裡,平常他都不拿盆子的,因為等等打算順便洗衣服就順勢拿進去了。


他打開廁所的門,看著門鎖:


>>1.鎖上

>>2.不鎖上



>>2.不鎖上

他轉身面對鏡子,仔細查看臉上的黑眼圈和不明顯的幾顆粉刺,擠了一些洗面乳在手上開始洗臉。


突然他聽到有東西掉到地板的聲音,像是重物墜地聲……


>>1.大喊一聲「誰!」

>>2.沒多加理會繼續洗臉



>>2.沒多加理會繼續洗臉

勇利想大概是放在門口的那瓶殺蟲劑被風吹倒的,那瓶差不多要用完的,他記得洗澡前他沒有關電風扇,或許是它的風吹翻了瓶子。


勇利洗完臉後,俐落地把衣服脫了放在架上,他的身板偏瘦,上頭的肌肉卻是均勻完美。他把剩下的衣服褲子全都脫了,拉開簾幕跨進浴缸裡。


因為浴室的窗戶很高,他也沒有關上的習慣,就一直開著一縫到現在。他還在考慮今天要泡澡還是淋浴時,不經意地抬頭往上看,卻發現了一雙眼睛,他嚇了一跳,下一刻那雙眼睛卻又消失了。


勇利雖然覺得有點毛骨悚然。


>>1.故作鎮定繼續洗澡

>>2.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2.出去看看怎麼回事

勇利把毛巾纏在重要部位上,速速地開門跑了出去,那人的氣息還在,因為他聽到匆忙的腳步聲,但那人大概是太過驚慌了,跑的方向不是門口,反而是勇利的房間,"碰"的一聲把門摔上,但他追得很緊,對方幾乎沒有時間把門鎖上,勇利雖然把門開了一縫,卻又怕對方的身上會有凶器之類的東西。


>>1.走回玄關拿起放在門邊的雨傘

>>2.走回浴室拿起水缸上的磁磚蓋子

>>3.直接走進去



>>1.走回玄關拿起放在門邊的雨傘

房間裡很暗,連隔壁的燈也沒有打開,僅能依靠對面街巷的路燈微光,房間後門的門也開著,窗簾被風打得四處亂飛,勇利才發現外頭下雨了,陽台肯定也濕得一塌糊塗。


看著那抹躲在水塔後面的高聳身影,勇利慢慢地握緊了拳頭。


是啊,他怎麼會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呢。


勇利以為自己會發怒的,下一秒卻是將傘丟向後門,並說了:「撐著傘吧,別再淋雨了。然後回去自己的房間洗個澡,我會忘了今天的事情。」


他轉身走回浴室,並且沒有再回頭。


赤腳站在浴缸裡發了一下呆後,勇利決定先洗個頭。扭開水龍頭到熱水的地方,閉上眼睛等候時滑過手指的水也開始變得溫熱起來,他睜開眼,卻發現整個手臂和腳下全都是鮮紅色的血。


從水龍頭源源不絕流出的全都是相同的血腥顏色。


勇利猛地往後退,卻在浴缸裡滑倒了,這下子他的全身全都染上一樣的紅,他想尖叫,卻又叫不出來,外頭的敲門聲又開始了,甚至比剛才的還又劇烈。


『這些血跡從哪裡來的?』


『難不成他殺了人?才躲到這裡?』


『我……該怎麼辦?』


>>1.爬出浴缸,抓起馬桶上水缸的磁磚蓋,打開門朝那人猛砸

>>2.沉默不出聲,繼續跪坐在浴缸裡什麼也不做


>>1.爬出浴缸,抓起馬桶上水缸的磁磚蓋,打開門朝那人猛砸

等勇利總算看清眼前的人的面容,他幾乎又一次崩潰了。維克托頭破血流倒在地上,他握在手邊的手機閃著螢光。他早該知道才對,為什麼還是要出手?為什麼……


是恨吧,恨他搞壞了自己的人生。


是愛吧,要是我殺了他就不怕對方背負罪名死去了。


是喜吧,或許我很快就步入他的後塵了。


是悲吧,我永遠不能知道真相了。


[獲得一張勇利跪坐在死去維克托身邊痛哭的CG圖]


最後勇利承認了自己的罪刑,他沒有請任何的律師,不主張自己是正當防衛,他說自己是有意識殺了維克托,因為他沒讓自己獲得金牌,他讓全世界的人都恨自己,以為他是個失控毫無理智的瘋子。


只有勇利才知道,這是他唯一能對維克托做的補償──


[END5-牢籠裡的悲鳴]


---

[載入存檔點]


>>2.先把臉洗乾淨再出去

勇利扭開水龍頭,發現流出來的水也和剛才浴缸的一樣,他開始懷疑是樓上水塔出問題了。


他想起剛才窗戶邊的眼睛,還有連續敲門的人,到底有多少人他也不清楚,這種可疑份子頻繁出沒家戶的感覺已經夠驚悚了,他又被困在這間該死的狹小廁所,勇利的怒氣和恐懼幾乎都已經攀升到極致。


結果最後他還是拿毛巾胡亂地擦拭臉頰,讓自己顯得不那麼可怖,探頭出去才發現手機放在廁所外頭的櫃子上,發現維克托打了好幾通電話過來。


其中還有一通未顯示的電話。


>>1.回撥

>>2.不理會,直接穿上衣褲走上陽台查看水塔


>>1回撥

嘟嘟嘟──


『這裡是分局派出所,有人報警說這裡發生了一些事情,能和我說說是怎麼回事嗎?』



>>1.誠實稟報

>>2.假裝沒事



>>2.假裝沒事

『唉,這年頭就是有人愛撥電話,造成我們的困擾……』


電話掛上了。


勇利不知道這通電話是誰幫他打的,難不成是兇手……?


要是剛才誠實稟報,犯人潛伏在這裡的話,說不定自己就死了。勇利想了想,突然嘲笑起自己的想像。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他走到玄關,果然門是鎖上的。


或許一切都是幻覺也說不定。



勇利突然打了一個噴嚏,他甚至還沒穿上衣服呢!


>>1.穿上衣服前去查看水塔

>>2.不穿衣服前去查看水塔



>>2.不穿衣服前去查看水塔

勇利赤裸上身走出陽台,晚上的風有點冷,吹得他有些起雞皮疙瘩,他看著水塔發呆,想著是不是該攀上梯子查看裡頭情況,突然被人從身後抱上。


「是誰!」


>>1.直接轉頭,不做任何反應

>>2.直接轉頭,不看是誰直接肘擊



>>1.直接轉頭,不做任何反應

[獲得一張維克托由後頭擁抱裸身勇利的CG圖]


「維、維克托?!你怎麼在這裡?」


「我聽到勇利的叫聲就跑上來啦!我住在隔壁,你還記得吧?」


「光是私闖民宅這點,我就可以打電話報警了。」


「唔……說不定等等警察真的要來找我了,怎麼辦?」


勇利愣了一下,「剛才報警的電話,是你打的?」


「前輩在浴室裡面,但我怎麼敲都都沒聲音,剛好看到外頭有手機就直接打了。結果警察局居然忙線!我就又跑去樓下借奧塔別克的手機報警了……」


「……」


「所以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水塔裡面有東西。」


「有……東西?」


「嗯,浴室水龍頭裡打開全都是紅色的血,但又不純然是血,或許有什麼東西死在裏頭。」


維克托變了臉色,握住勇利的手像是在為他打氣,難得他沒有甩開對方的手,安靜地任由維克托拉著自己。他們之間沉默了很久,最後維克托說:「我去看一下吧!」


「不用了,我去看就好。」


「我比較高,讓我來吧。」


最後還是讓維克托爬上梯子查看,勇利在底下探頭探腦,很擔心維克托會摔下去。


「手機的燈光好像還是不夠啊……你家不是有手電筒嗎?要不要拿來?」


「你怎麼知道?」


「……」


>>1.不繼續追問,直接下樓拿手電筒

>>2.繼續追問



>>1.不繼續追問,直接下樓拿手電筒

將手電筒遞給維克托後,才發現水塔裡頭死了一窩小老鼠,或許是披集養的倉鼠們生了小孩,他們跑到陽台溜搭卻摔在裡面死了;而水裡強烈的鐵銹味和紅腥色是因為水管的鏽化化成紅銅色流了出來。


「嚇死了,還以為是發生凶殺案……」


還好我當初沒和警察說。勇利想。不然現在就成了一場鬧局了。


[END3-維勇查出水塔真相]


---

有沒有很虐


想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小Y   @阿墨   @醉夜  @夜光銀羽   @残雪柠  @夕色的云  @AOrmosia也是aoi   @水光及笙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已完結維勇文總整理】      【坑+點文的總整理】


评论(17)
热度(63)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