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 誰才是英雄_12

 

超能力英雄維克托x擁有回溯能力者勇利   @卷茶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本來英雄們都是下午才會抵達園區的,但維克托玩心大起,戴好一身偽裝便偷偷潛入。


他就想當個普通遊客在園區玩耍,充當半日路人過過癮,園區裡的客群盡是些年輕父母攜子或一對對黏膩的情侶,一旦看慣人們苦痛的情緒,幸福洋溢的畫面反而變得太過稀罕,讓維克托心底頭酸的發澀。


這樣恬淡的日常,英雄們能有幾次這樣的日子?


維克托用手背遮著日光,逆光的遊樂設施正在鼓動人們嘗鮮的慾望,當然其中也包含維克托,趁著早上沒什麼人潮,好好大玩一番才是最重要的。


排隊的人龍裡,只有壓低帽沿裝低調的維克托是獨自一人,這種感覺倒也不是尷尬,就是莫名的寂寥而黯然神傷,果然遊樂園再怎麼有趣,一個人還是不好玩。


可他身邊的英雄朋友也都參與了下午的活動,要是現在把人找來,混入人群在遊樂園裡偷玩的事肯定也會傳進雅科夫耳裡的。


「聽說維兔就在前面哦!我們去看看!」


「走啊走啊!」


維兔?


這麼說起來,之前克里斯好像提過這個園區是以英雄們為主題所建造的遊樂園,裡頭的吉祥物不能直接與英雄有關聯(肖像權的問題),只能參考他們的形象加以變化。這麼說起來,他的形象好像就是隻粉色的兔子。


雖然隊伍快要排到了,維克托卻耐不住好奇,跟著那兩個小孩走,沒一會兒便發現前頭圍了一票人,一隻鮮豔粉色的兔子躺在地上被各種孩子揉啊捏啊抱的,畫面看似溫馨實質慘不忍睹。


更要命的是孩子們的父母沒一個上前阻止,大概以為是在玩了。


礙於身份和被認出來的風險,維克托應該去找附近的工作人員來處理的,但他看著那隻努力想掙脫的粉兔子,忽然有了別的想法。


他扯下一根頭髮,變出一個冰維藏在隱密的角落,它朝天空揮了下手臂,碎晶般的雪花從天而降,小孩子最喜歡好玩的事了,看見雪各個興奮地大叫,注意力全都被吸走了。


兔子的確解脫了,但它的身體實在太笨重了,沒辦法自己爬起來。


維克托挨在角落邊,笑的整個身體都在發抖,等笑聲總算收斂點了才跑過去拉它一把。


勇利是第一次穿這種東西,光是被小孩子追著玩就已經夠他受的,現在連起身都不行,還好有個善良的路人幫他一把,勇利穿了布偶裝把眼鏡拿下,現下不管是誰都是糊成一片的。


本來他幫完就要走的,但被孩子的父母注意到了,眼睛亮的比剛才孩子們看到雪還要驚喜,七嘴八舌地討論一陣就要朝這邊走來,維克托暗想不好,連帶地拉了兔子的手就跑了。


勇利還在災難過後的餘悸裡,沒頭沒腦地又被人帶跑,一人一兔怎麼跑得過那些年輕家長,眼見著就要被追上,其中一個孩子忽然哭了出來,一個哭帶動第二個、第三個,最後一整群哭的淒厲。


他們雖然對維克托還有疑慮,但畢竟護子心切,還是先跑去照顧自家孩子了。


興許是雪不下了,孩子們才開始哭鬧的,維克托用手背抹了抹汗,才後知後覺地想起自己把這隻兔子也一併拖來了。


「抱歉啦,讓你也跟著跑了一段路。」這聲音聽起來可真耳熟,勇利想。不過他現在也顧著抱膝喘氣,累得很,那人卻繼續說下去:「不過看在我是本尊的份上,就別生氣了?」


果然又穿越了。不是夢呢。


現在維克托人好好的在這裡,但下一秒呢?是不是就會死在他面前了?


想到這裡勇利雞皮疙瘩全都起了。


大概以為自己的求情沒用,維克托也看不出布偶裝裡的人是什麼表情,伸手就是牽上它的手,偏軟的絨毛觸感,比想像中還要細緻一些,勇利這才從飄走的意識裡回來。


「這樣吧,讓我來代替你穿上這身玩偶裝,當作補償好嗎?」


一般人絕對想不到這種補償方式吧,但他可是維克托,連後續都安排好了。由最顯眼的他穿上玩偶裝,身為吉祥物不講話才是沒毛病,又可以藉著這種方式遊遍整個遊樂園,這方法簡直不能再好!


勇利也早想把這身累贅給脫了,但沒想過是脫給維克托的。一時之間還是猶豫了。


現下的每個舉動都是蝴蝶效應的其中一環,應允與拒絕都是迎向不同結局的分歧點,比起遊戲還要刺激多了,籌碼是維克托的生命,這讓勇利怎麼能省心。


要怎麼選?


「有聽到我說的話嗎?」


維克托在自己的眼下晃來晃去的,拒絕自己喜歡的英雄對勇利來說可是件難事,被磨了幾秒後他就點頭答應了。


他被牽到離這裡不遠的廁所更換,維克托猜測起對方的性別,接著又想本尊的模樣,會是一個含蓄的大叔嗎?還是安靜靦腆的女孩?


直到對方從廁所邊走了出來,維克托才終於知道,什麼是一個平凡卻讓人忘不了的人。


他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上頭還沾了點濕潤,或許是在廁所嘗試用水撫平,又怕讓自己久等才草率結束,一雙大而有神的眼睛被藏在深藍色的眼鏡框後,身子卻還藏在廁所後邊,一副見不得人似的姿態。


維克托走了過去,「怎麼了?」結果這個舉動反而引起勇利"啊啊"地喊了好幾聲,惹得維克托只好停下腳步,帶著有些無奈的笑容看著他。


要是他還記得自己是穿著睡衣穿越過來的,肯定不會答應剛才的事了!


「別過來!那什麼……我把衣服擱在這裡,等我說好了才能來拿。」


「我聽說穿玩偶裝裡面不會穿衣服的,都是男人,也沒什麼好害臊的吧。」維克托的語氣裡還夾著一絲調侃。


「我有!穿衣服!」喊了才發現自己聲音太大了,一瞬間氣勢又弱了下來,「只是裡面的衣服不太能看……」說著愈來愈心虛。那是他從國中穿到現在的整套睡衣,還是粉紅色的,明明剛才坐在長椅上還沒感覺,一意識到維克托在面前卻矜持起來了。


豈知這一兩句話的時間,維克托早就走到勇利的面前,很突然地說了一句:「剛才遠看還沒發現,近看總覺得你很像我看過的一個人……」


「我們曾經見過嗎?」


勇利手上的兔子頭顱一下子掉在地板上,沉甸甸地倒著再沒其他反應了。


tbc.


---

維克托還記得!!!!嗎!!!!!!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已完結維勇文總整理】    

【坑+點文的總整理】


新一波維勇艾特大隊~~~

想取消or追加的朋友都歡迎私我留言

@许家未  @Akimoto_大考結束!  @打鸡血的某只  @cesia  @鈥哻  @白冰落雪   @阿墨   @于溯之。   @流云   @粟何  @伊东家的三日月宗近   @Rosiesunny   @AO   @小女孩一名   @幽夢影_feelwell   @雨落狂流   @碳鸪   @洨光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Addiction.   @Cons310827@蜜蘋果   @元育 


评论(21)

热度(77)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