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 誰才是英雄_15

 

超能力英雄維克托x擁有回溯能力者勇利   @卷茶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勇利從沒想過自己也有過生命被威脅的一天。


老死、被火燒死、凍死、海水淹死……至少這些都還在正常想像範圍之內,被人拿槍抵著還是有些超日常了。不過打從他發現自己有超能力後,非日常的意外插曲也都該習慣才是。


被槍指著的感覺挺糟的,所有緊繃全勒在同一條理智線上,稍微輕舉妄動隨時都會繃斷,好像每一次呼吸都會是最後一口,甜美可愛的背景音樂都成了破碎的雜音,在他的腦子裡嗡嗡作響。


男人從來都不是坐在設施上的,他的下身成了一匹黑色的馬身,混在這群木馬設施裡成了最佳屏障,「怎麼樣,很驚人對吧,這世上的超能力比你想像中的還豐富多了。」


「本來呢我是要選那兩個女的,不過她們太吵了,吱吱喳喳的說個沒停,當人質可麻煩了。」男人看了他一眼,「還是選個乖一點的,之後比較好辦事。」


勇利側著身子瞪向他,好像這樣做事情就會有轉圜餘地,對普通的脅持犯來說這種行為只會激怒人心,不過帽T男顯然不吃這套,還將槍口離勇利的身體遠了一些。


「如果不想我換個人質,或是在這裡大開殺戒,你就乖乖照我的話做吧。」


「……你的目的是什麼。」


「目的?這種東西很重要嗎?」男子笑了一下,「我只是圖個新鮮,要是能在這裡引起騷動,說不定英雄都會過來吧,光是想像都覺得有趣。」


無可理喻。這種無差別待遇的犯罪最可怕了,對任何事情滿不在乎,單純以享樂為目的,世界變得怎樣一概與他無關,只要覺得有趣就行了。


改變的契機是什麼?而這次的穿越又代表維克托會面臨怎樣的死亡?


他鐵青著臉,幾乎一秒之內就想到事件結局。


「等等木馬就會停下,請你乖乖照著我的話做,暫時還不會傷害到你。」


暫時,是剛才那句話的強調詞。一想到維克托有可能因為拯救他而死,勇利真有股衝動直接轉身和帽T男奪槍抵抗,但成功的機率極低,第一,他不清楚對方的體能與反應力,第二,他沒有基礎的防身術,只能成為槍下亡魂。


要是現在他死了,會發生什麼變化?


是不是再也無法拯救死去的維克托了?


結束的鈴響大噪,勇利縮了縮膀子,帽T男和他都沒繫上安全帶,因此動作比其他人迅速,下馬時帽T男恢復普通人類下身,身體緊緊黏在勇利的背脊亦步亦趨,看起來肯定詭異極了,連下一批遊客都看向他們竊竊私語。


為什麼都沒人發現有人拿著真槍抵在他後頭呢?他們可不是什麼親暱的同性伴侶啊!


等他們離開出口後,勇利試探地對男人說:「如果我的消失比起你接下來的行為更先引發騷動,你要怎麼做?」


「把礙事的人殺了。」


……希望維克托不要發現他不見了!



儘管維克托自認記性很差,但至少不會搭完一趟遊樂設施就忘了陪他一整個上午的青年,兩位小姐又是擁抱又是拍照,耗了他一段時間才肯離開。結果一走出來就沒見到勇利了!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有股感覺,好像被這人放鴿子不只一次了。但人怎麼可能憑空消失,肯定還待在這附近沒走遠。


維克托邁著步伐在園區裡小跑步,離約定的兩點還有半小時,在這附近繞一下再回去應該還綽綽有餘。他還有很多話想對勇利說,比如說為上午的陪伴道謝,要是他不介意自己的英雄身份,興許還能交個朋友。多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待在一個人的身邊很安全、很自在,好像這人已經在生命裡反覆出現,只是這場緣結的太短太快。


要是可以,他還想更認識勝生勇利這個人。是作為朋友的感情居多,還是出於個人私心,這些他想當面再感受一次,興許會有不同想法。


他是第一次開始詛咒這套該死的吉祥物戲服!


才沒跑幾分鐘,裡頭的薄上衣早就被汗水浸濕,濕濕答答地黏在身體上,他整個人都被悶的出了股味,戲服本身的陳舊味和汗水的酸都有,作為一個光鮮亮麗的偶像英雄出道,除了救災的緊急與必要性,他幾乎沒經歷過這種狼狽。


難不成勇利離開只是厭煩自己了?他煩人了?


維克托開始回想上午發生的事情,逼迫他和自己換衣服,又帶著他四處亂竄,問每個遊樂設施的工作人員能不能搭乘,連午餐也沒讓他好好吃上一頓……想想自己還挺糟糕的。


早知道當初應該直接吻上去的,至少這個理由能合理解釋他的消失,又或者,與其在這裡悵然他的驟然離去,至少還有個吻能值得維克托依戀留存。


兩點鐘整,園區的大鐘敲響,粉紫色的蝴蝶從底下紛飛飄揚,撒下漫金的燦粉,維克托隨著聲音放遠目光,卻剛好捕捉到熟悉的身影。


是勇利!


不過他身邊還跟著一個陌生男子,穿著灰色帽T,緊黏在勇利身邊走,男人的手還親暱地挽著他的。要不是勇利身上的衣服褲子太眼熟,他肯定聯想不出是同一個人。


怎麼回事?男朋友?


維克托皺了一下眉頭,倒也不是詫異勇利有男友的這件事,只是事實擺在眼前,潛意識的煩躁感還是壓得他快喘不過氣。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前些時候他的臉紅和害羞都是什麼意思?


兜裡(還好他的吉祥物有穿褲子)的手機忽然傳來震動,維克托伸出他的肥短手臂掏弄,捧起手機看上頭的顯示電話,是雅科夫打來的,想也沒想地便掐斷電話。


表演的事情先放旁邊,現在有更在意的事情。


要是現在不解決,他知道自己肯定要後悔一輩子的。



tbc.


---

這種感覺換個形容來說,就像碰上一個真命天男和他相處一陣子,發現自己愛上對方了,卻絕望地意識到他可能即將成為人夫,就算事情真是這樣,他也要弄清楚事情始末才肯罷休。


……之類的吧(不一樣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已完結維勇文總整理】    

【坑+點文的總整理】


新一波維勇艾特大隊~~~

想取消or追加的朋友都歡迎私我留言

@许家未  @Akimoto_大考結束!  @打鸡血的某只  @cesia  @鈥哻  @白冰落雪   @阿墨   @于溯之。   @流云   @粟何  @伊东家的三日月宗近   @Rosiesunny   @AO   @小女孩一名   @幽夢影_feelwell   @雨落狂流   @碳鸪   @洨光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Addiction.   @Cons310827@蜜蘋果   @元育 


评论(21)

热度(84)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