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 誰才是英雄_16

 

超能力英雄維克托x擁有回溯能力者勇利   @卷茶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昨天的完結是假的~愚人節快樂喔大家!


16


勇利知道自己幾乎沒什麼存在感,要是以前想可能還有些自卑,現在倒覺得是件好事。而且兩點鐘也到了,維克托肯定會到約定地點集合的,他只是個過客,不會在維克托的心底留下位置。


遊樂園的喧囂與嘈雜忽然成了白噪音,他只是盲目走著,身旁是個拿槍抵著他的瘋子,他所想守護的人還會好好地活著,興許這一次就是轉機,維克托的生死與他再也無所牽連。


要是能用他的一條命換回維克托的一輩子,肯定划算太多太多了。


勇利試著不去聯想要是之後維克托死了再也沒人能挽救的這件事情,努力說服自己不是因為害怕維克托因他而死所產生的畏懼,才會選擇以近乎自殺的方式來了結這段輪迴。


有人說過,超能力的誕生都是緣自於那人自身的不足與寄望,最強的英雄也極有可能是最缺憾的人,又或者,超能力是為了讓自己和最親愛的人有所連結。那個人可能近在咫尺,亦或遠在彼端,可能一輩子都碰不著,或是生命的初始便陪在身邊。


他何其有幸,已經與維克托相遇,相知,即使不到相惜,勇利也已經知足。


興許未來有某個人,也能繼承這個超能力,守護這個一心為了守護世界的人。要是這樣,他肯定能走的毫無牽掛。


「你在想什麼?」


勇利抬了抬眼,意識到綁匪是在和自己說話,才漫不經心地回:「沒什麼,只是忽然很想吃鬆餅而已。」


甜甜的蜂蜜香氣,還夾帶一絲巧克力的甜,還有跟維克托的所有記憶,這些能不能都永遠烙印在他的記憶深處,不被孟婆湯的藥水遮隱消逝。


「鬆餅?還真有閒情逸致,你可是我的人質啊。」


「人質……是嗎。」勇利停下了腳步,聲音忽然壓的低沉:「如果我說,我會在英雄抵達前把你解決,你會怎麼想?」


臉藏在帽衫底下的人靜了幾秒,接著就像電視機上壞人演的那樣,瘋狂大笑,還不怕引起周遭注目,連揣著手槍的手都在抖動,「憑你?連點超能力都沒有的平凡人?」


有一句話不是這樣說的嗎,壞人總死於話多,勇利打從出生以來從沒發現自己的反應神經這麼快過,他立刻蹲身閃避手槍,用自己的頭槌向男人的下體,對方嚇了一跳,脆弱的部位忽然一陣暈疼讓他往後退幾步,忽然男人吼了一聲,執起手槍對著勇利的身體──


「誰讓你這麼做的。」


有誰在說話?是維克托嗎?


好像是,又好像不是,在勇利的腦門被子彈打中的前一刻,他感覺自己的意識強制抽離了。等醒來時已經頭下腳上倒在房間地板,把腳放下後他試著想要站起來,雙腿就不自覺地打起顫來。


只要再晚個零點零幾秒,肯定必死無疑。


既然他現在回來,表示維克托又……?


勇利爬上床板翻找裹在棉被裡的手機,點開網路搜了新聞頭條,卻沒有相關意外報導,反而只有簡單隻字提及英雄出現在樂園進行宣傳活動,連照片都是維克托穿著一身粉兔吉祥物的模樣。


帽T男呢?他去哪了?


難不成是他做夢?夢見自己穿越到過去,在英雄樂園裡遇到維克托,還美孜孜地一起約會吃午餐玩遊樂設施?唔,想想還真挺有可能的。白晝意淫,感覺還特別真實,勇利又一次刷新自己的下限。


他邊把身上的睡衣換下,從衣櫃裡揀了一件深色帽T後多看一眼,又扔回去拿了別件棉質圓領T恤套上。今天要把家裡的澡堂刷過一遍才行,這才是他的日常生活。


沒有超能力、也不用時時刻刻擔心維克托會死掉,這才是真正適合勝生勇利的人生。


塑膠製的刷子在地板刮刷的聲音很響,倒了泡沫水的地板濕滑,他在一個深色的陳年污漬上用力刷洗,隔了一陣後用水沖洗,還在,又刷了一會,再沖,還是存在。


有些事情就像陳年老垢那樣,割捨不下。


明明知道這只是一場夢,卻美的讓人心顫,一想到只有自己擁有這些記憶,作為一個無名的過客來說應該要竊喜才對了,怎麼還奢求得到回應?


潛意識又彷彿在說,那不是夢,你很清楚這點。


可如果不是夢,那會是什麼?


『憑你?連點超能力都沒有的平凡人?』


『誰讓你這麼做的。』


現在想來,不管是帽T男還是整件綁架事情都巧合的令人詭異,還有最後說出那句話的人是誰?語氣平靜又帶了一絲無法違抗的慍怒,好像有誰忤逆了他的決定,壓抑自己的憤怒說出的話。


而他又隱隱約約覺得,那是維克托的聲音。


不對、這怎麼可能──可如果這樣,到底是誰──!


勇利的太陽穴無預警地開始抽痛,紊亂的思緒讓他的腦漿打成一團糨糊,痛麻從尾椎一路竄上後腦勺,這種感覺熟悉極了,就像他第一次穿越的感覺,很痛,又莫名悲傷,情緒起伏大的幾乎讓他快喘不過氣。


手裡的長刷再也握不住了,啪搭一聲掉在澡堂地板上,殘留一地的泡沫水和盆子安穩依舊,人卻消失了。



勇利手裡還帶著塑膠手套,上頭還殘留一點泡沫渣,他的袖子沾了一點濕,捲起的褲管要掉不掉地卡著,更尷尬的是,他穿到旋轉咖啡杯的出口處,有個男生還一臉呆愣地望著自己,手上的冰淇淋落了一些掉在地上。


……又穿越了!剛才的果然不是夢!


至於有人是不是看到他憑空出現,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反正他有極高的可能性會再穿回去,未來也可能再次改變,而且這種離奇的事說了誰會相信呢?勇利朝那個男生揮了揮手,在他反應過來以前逃離現場。可別被誤會是壞人就好,他還有事情要辦。


跑了一陣子才想起來,維克托不是還活著嗎?為什麼這次他又穿越了!


赤腳走路磨的腳底板生疼發紅,他剛被一顆石子絆住腳,指甲肯定瘀青了,痛的他蹲在地上抱著膝蓋無聲哀號。痛……但是不能停下腳步,他要找到事件的完整始末。這次的穿越和以往都不一樣,太多變因了。


就好像故意讓他穿回過去。即便這個未來不需要改變。又或者,因為不如預期,所以現在他才又身處這個空間。但這也有很多說不通的事情,比如說這個超能力是誰賦予的,難道不是天生造化?而是有人在暗中操作?


總督、協會,以這兩種作為構成社會的勢力,管轄底下平凡人民。誰才是真正掌權的,這件事常被拿來做為輿論的重點核心,但又有誰膽敢當面指出兩者的拉扯糾葛關係。


要是有一方更強,勢必會引發紛爭。


勇利從來沒想過這些嚴肅事情,原以為這些都和自己扯不上關係,但他的腦子卻出現了大膽假設。


──將超能力者作為管理與派遣的一方,總督成立英雄協會,來維持社會的秩序與安寧。


電影不都這樣演的嗎?忌憚英雄們的能力,於是將他們一一斬殺藉以逼瘋、脅迫,而斬除這波邪惡勢力的人,將帶著希望之光,帶劍脫穎而出。


……太扯了。而且很老梗。


再說了,政府機關的人怎麼可能隨時出沒在平凡老百姓居住的地方,特別是總督的人,就算來了也只會偽裝把自己融入裏頭吧。何況今天有英雄遊行呢。


英雄、遊行?全世界的英雄都會齊聚一堂,就在這裡!


一旦總督發現了他會穿越時空的秘密,肯定不止現在這樣單純了。


勇利忽然停在路中間,後頭本來跟著的情侶檔的腳步被迫嘎然而止,男的咒罵一聲後摟著女友就走了。或許這個力量,已經不是他所能掌控的地步了。


拯救維克托,又或者被維克托一次次拯救,不再只是關乎他們倆之間的事。


tbc.


---

怎麼可能像昨天那樣草率完結呢,呵呵

我已經準備好讓維勇夫夫攜手合作擊退惡勢力了呢(笑


主線開始!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已完結維勇文總整理】    

【坑+點文的總整理】


新一波維勇艾特大隊~~~

想取消or追加的朋友都歡迎私我留言

@许家未  @Akimoto_大考結束!  @打鸡血的某只  @cesia  @鈥哻  @白冰落雪   @阿墨   @于溯之。   @流云   @粟何  @伊东家的三日月宗近   @Rosiesunny   @AO   @小女孩一名   @幽夢影_feelwell   @雨落狂流   @碳鸪   @洨光   @站在世界中心呼唤你大爷  @Addiction.   @Cons310827@蜜蘋果   @元育 


评论(21)

热度(75)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