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如果我們不曾相遇(身分逆轉)

 

※還點文,tag:17歲維x24歲勇,維勇角色互換,讓年輕維把現役勇努力追回家

祝 @豆子 生日快樂啊/////



照理說,一個選手應該好好認真聽自己教練的箴言,但維克托老愛分心,特別是對面練習區的那個男人特別惹眼。


不是他長相特別吸睛,就是那股平平淡淡的氣質,戴著一對深藍色的鏡框,把那對好看的大眼都給遮了。還有那身隨性的衣服,指不定連雅科夫品味都比他好了,一點兒也不像個花滑教練,要說他是選手的家人或許還比較相像。


男人是日本代表隊的花滑教練,選手是和他同年的17歲少年,名字叫什麼忘了,但一頭金色襯火的頭髮十分好認,他像隻活潑的小雉雞繞在他的教練身邊,眼神滿滿地全是崇拜,也不知道那個平凡的教練究竟什麼地方值得他如此景仰。


「維克托!你有在聽嗎?」


「沒──有──」


他笑嘻嘻地躲過雅科夫的口水攻勢,一溜煙地滑到日本選手練習的地方,教練似乎還在和他的學生說話,機哩咕嚕的日語他沒有一句聽的懂,可維克托也不想離開。就算不懂,光聽那黑髮教練說話、或看著他的童臉也養眼,天曉得日本人是不是都這樣凍齡,他該不會還是個未成年人吧?


或許是維克托的目光太灼熱,勇利交代完想說的話之後,注意到不遠處有個年輕選手正盯著他們看。他認得這位天才選手,年僅十七歲就已拿下多屆青少年冠軍,這次首度挑戰世錦賽,肯定也是強敵之一。


「請問有什麼事嗎?」


勇利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比質問還要和善一些,或許就是這一點讓對方願意更加靠近,他的一頭長髮隨興地往後飄逸,就像獨角獸的脊毛散著碎光,連滑冰的姿態都是如此自然優美。


有時候他甚至都會想像,要是自己沒有受傷,是不是就能與這名少年在冰場上以選手的姿態相遇。


不過也只是奢想。


日本教練的英文流暢,就像在國外待過幾年,儘管口音還是有,卻讓維克托燃起更多想親近的感覺。


「我聽說你們來自日本,雖然我沒有造訪過,但聽說是個很棒的國家。」


「日本也曾舉辦過世錦賽,有機會歡迎你一定要來。」


「日本有什麼最值得遊玩的地方嗎?」


勇利想了一想,決定還是吹一下自家的溫泉:「日本溫泉很有名,我的老家也是開溫泉旅館的,若不嫌棄,下次可以考慮來九州玩一趟。」


「我會的。」


怎麼聊著天卻有種拚經濟博外交的錯覺,勇利尷尬地搔頭笑了一下,南健次郎倒是又出去滑了一圈回來,問完勇利一些關於動作的修正問題,才注意到維克托在旁邊。


「維克托──怎麼會在這裡!難不成是老師的粉絲?特地跑來這邊練習?」


「小南你在說什麼啊……現在還把我當成偶像崇拜的人,大概只剩你了喔。」


南健次郎每次聽到教練自貶時總會露出一副不開心的臉,眉頭和眼睛幾乎要黏在一起,愁的一點也化不開:「不可能!老師這麼優秀!沒人不知道的!」


大概是聽出氣氛不對,維克托用英文問了一句:「請問,發生什麼事了嗎?」尤其那位日本選手又用質疑的目光黏著自己,難道他做了什麼失禮的舉動?


「沒事,我們只是……」


「維克托、你是老師的粉絲對嗎?」


「粉絲?」


「好了小南──別再說了──」


南健次郎直接滑到場邊把鞋子脫了,跑到場邊向櫃台的小姐說了幾句,之後拿了一雙尺寸剛好的滑冰鞋回來,一點兒也不像個現役選手,反倒像吵著讓大哥哥一起玩的鄰家孩子。


他把鞋子遞給勇利,「能請勇利示範嗎?」


「……」


面對兩個十七歲少年亮晶晶的期盼眼神,勇利連拒絕都難,事前暖身倒是每次都有跟著小南一起,身上的服裝也勉強可以上場,但不覺得很奇怪嗎?哪有教練被選手鼓催著上場示範的!


「好吧……只溜你不擅長的部分喔。」


「好!」


本來維克托只當是開玩笑的,沒想到這日本教練真來勁了,著好冰鞋後就溜到場央,擺好姿勢後深呼吸一口氣,接下來的一分鐘維克托都是瞠著眼看完全程的。


現場明明沒有音樂,卻是被那男人奏出了輕脆的交響曲,比起柔美雅致,更多的是強而有力,甚至多了一股男人無法女人更難以體現的硬性嫵媚,要說完美或許沒有,卻讓人難以轉移目光。


這種感覺很神奇,好像心底失落的一塊忽然被人填滿,輕飄飄地、又有些過度柔軟,特別是結束前的姿勢眼神,勇利的著眼點剛好就是他的方向,他的眼裡有光,有神,甚至有維克托所沒有的東西,脹得令他有些難以呼吸。


「你的教練,叫什麼名字?」


「勝生勇利,是前年代表日本的花滑選手。但去年腿傷發作,不知道勇利還能不能再溜……」


他看著男人迎面朝他們走來,隨性地撩起額前的碎髮撥至腦後,忽然間維克托憶起了,那是他的初戀,也是終其一生影響自己的男人。


他們前世相知,今生相惜,巧合的是立場相反,仍能與君逢生。


「差不多就是這樣吧……」勇利有些尷尬地笑笑,果然在這裡滑還是很怪,他剛才還被俄籍教練瞪了一眼!差點被嚇死!「維克托是不是也該回去了?你的教練應該很著急了。」


俄籍選手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俏皮的笑容道:「勝生勇利,請你一定要再回到冰場上。」他的語氣真摯自然,牽起勇利的手就像是一種祈禱,又像君主對騎士的引領期盼。


──不論花多少年的時間,我都等你。



END



---

之後維克托實在等不及了,比賽後就殺去日本找人了(不

祝豆子生日快樂啊~

我還記得你之前出的逆操作維勇~~~~可愛!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已完結維勇文總整理】    

【坑+點文的總整理】


艾特群~~~~~先大力抱住你們親一口!想追加或退艾特的朋友隨時吱一聲!

 @一枪穿云周泽楷 @吃不完的炸酱面  @留白  @碳鸪  @老兔子  @涼夜  @踮起脚就有一米八  @柿子、橘子_气泡水  @洨光   @流云   @為了看文辦帳的文語  @蜜蘋果  @洨光 


评论(36)

热度(157)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