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不是愛情

 

愛情系列 (維勇竹馬設定):青春校園喜劇,甜膩膩小甜餅

Summary:就是一個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可是我們都不說,只好來打場冷戰讓彼此冷靜思考的故事

搭配歌曲:張韶涵-親愛的那不是愛情


前篇走下

暗戀期:遇見愛情

曖昧期:模擬愛情    類似愛情 靠近愛情

冷戰期:以為愛情

 

──我想對你好,當你逆光迎著我笑時,這種想法更加呼之欲出。

──但親愛的,那也許不是愛情。


他們冷戰了一整個下午。


放學剛好是勇利值日生,老師又剛好留維克托下來講話,他們也就錯過一起放學的機會。


勇利踢著石子邊走回家,想一切都是從當初那個打賭變了調。當初幹嘛和他們玩什麼真心話大冒險,要是沒有那個約定,也不會有這一整天荒謬的事,又是早起又是做便當的,一點也不像他。


他們還接吻了,就著一口雞腿肉。只怕以後吃著都能想到今天中午的吻,還有近乎失戀的絕望。


要是一切能重來就好了。


他會選擇真心話,就算有人問他喜歡誰,勇利發誓自己會說沒有這個人。


因為連他都不知道那是不是愛情。



維克托就著窗口往下看,他的竹馬垂著頭走出校門,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他的導師還在說話,可他一點也聽不進去,只想自己中午的莽撞,結果把事情搞砸了。


他大可以說那只是個玩笑,只是一個意外,可維克托做不到。


他能欺騙自己的心,卻不能對勇利說謊。


想到什麼就去做一直都是維克托的性格,可真正遇上了想要好好珍惜的人,動作卻忽然慢了下來,那就是他的罩門,把自己的五感蒙蔽了,徒留的是一顆蹦跳的心臟。


那就是愛情,無庸置疑。


就連書中主角都沒做出的告白,他也能好好地對著勇利說出口嗎?要是勇利拒絕了,連自己的臉都不想看,從此狠狠逃離他的身邊,該怎麼辦?


就像今早的夢一樣,逆光衝著自己笑的人,口中卻說「抱歉,維克托,你的喜歡和我的喜歡不一樣」他是被嚇醒的,而最驚恐的事情就是一睜眼發現夢裡的人就站在自己床邊,以為這是真實發生的。


虛虛假假,真真實實,所有的事情他都搞混了。


就像腦子和腸子全都攪在一起,疼的他全身發汗,維克托嘶了一聲,感覺自己就像要死了一樣。


而這種時候,他還在和勇利冷戰,一想到這裡他就更不舒服了。


「維克托?怎麼了嗎?看你臉色很差啊。」


他朝老師搖了頭,表示自己沒事。只是為情所苦,這種事問老師只會被訓一頓罵,而且解他的良藥還氣的不和他說話了。就是因為他的退縮,才讓兩人的距離又狠狠地退後一步。


「有事的話要說,別老是悶在心裡,別人不會知道的。」


頭一次認為老師的話也是挺有道理的。


維克托站起來時還把自己坐的椅子推倒了,碰的發出好大一聲,「我知道了,謝謝老師。」說著就邁步走出辦公室。


「喂,去哪啊?」


他的學生轉頭朝他笑了一下,「去做我這輩子最想做的事情。」


我要他,和我在一起。



勇利躺在床上發呆,從晚餐之後他就一直都是這個狀態,手機的訊息也遲遲沒有跳出來。維克托連一句話都沒傳,他們已經持續冷戰超過十個小時了。


他到底都在做什麼啊……


勇利翻了身,把自己的頭埋進棉被哩,悶著悶著睏意就來了,闔眼就睡了。


門板被微微拉開一縫,一看床上的人早已睡了,還微微發出鼾聲,門邊的人又悄悄地把門捎上了。


與其讓他煩一整個晚上失眠,倒不如讓他好好安穩睡上一覺,明天再來面對也好。他很清楚勇利就是一個庸人自擾的孩子,明明錯不在己,都能把所有破事往自己身上攬,徹徹底底就是一個老好人。


至少今晚好好睡上一覺。


「晚安,勇利。」


房間的燈也跟著熄了。



隔天早上他被真利叫起來。


「起床了,已經太陽曬屁股了。媽說你昨天燈沒關就睡了,肯定連鬧鈴都沒設吧?」


床上的人還在迷迷糊糊,他嗯了一聲,邊揉眼睛讓自己視線聚焦,「……幾點了?」


「比你平常的起床時間還早五分鐘,趕快書洗去樓下吃早餐吧。」


「喔……」


「今天我要到學校附近辦事,順便坐我的車吧。」


勇利乖順地點頭,打著呵欠從床上起來,一邊收拾桌上的文具和教科書,後知後覺的想起這樣又能避免和維克托一起走的尷尬了。不知道這算好事還是壞事?


他點開手機螢幕,依舊沒消息。


維克托肯定是厭煩自己了,不然怎麼會沉默這麼久。


那個吻,肯定連玩笑都不是。或許他也是玩真心話大冒險輸了,自己是他的懲罰,而維克托又拉不下臉,暗自噁心這一個吻。勇利被自己的想像揪了一把,胸口疼的發酸。


他擱下手機去浴室沖臉,手掬著水往臉上潑,留下的水珠就像淚水一樣,一旦發現自己在意的不得了,就被自己這段悲哀的暗戀弄得傷神。


被真利載到學校後,她似乎有話要說,「昨晚……」可表情又像把話給壓下來了,大掌拍著勇利的背向他鼓勵,說很多事情都有轉圜餘地,別一時失敗就氣餒。


勇利不知道她指的是什麼。


看著自家弟弟搔著腦袋走進學校後,她的眼神又黯淡了。


「他肯定會很自責的,那個老好人。」


維克托還沒來學校,他看著空位發了一會呆,又乖乖坐回位置把書拿起來看。那本小說的結局他早就看完了,是開放式結局,但他老想著如果當初A能去找B,興許B就會選擇不同的路走了。


是不是很像他們?


鐘響惱人,老師推開門走了進來,走上講台後清咳幾聲:「今早維克托請假,剛才接到他母親打來的電話了。說是食物中毒,好像從昨天就發病了。提醒大家吃自己帶的便當也要注意食物的新鮮度,有怪味就別吃,可別搞壞身體了。」


「……」


勇利鐵青整臉。


END


-----------

真利:好擔心勇利下次就不自己準備便當了

勇利:我做了什麼黑暗料理嗎

維克托:肚子.........


反覆把自己的舊文翻了一遍,這篇進展可真慢!都寫好幾篇了時間軸幾乎都是同一天,真不愧是我(貶自己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已完結維勇文總整理】    

【坑+點文的總整理】


艾特群~~~~~先大力抱住你們親一口!想追加或退艾特的朋友隨時吱一聲!

 @一枪穿云周泽楷 @吃不完的炸酱面  @留白  @碳鸪  @老兔子  @涼夜  @踮起脚就有一米八  @柿子、橘子_气泡水  @洨光   @流云   @為了看文辦帳的文語  @YiZhen.C  @whx828637719 


评论(36)

热度(60)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