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女巫的詛咒

 

※前篇走【維勇】沉默的人魚

 謝謝@胡萝卜味猫咪的留言~ 依舊是幼勇~這次是類似前傳的東西(?


兩周前。


自從訓練場從日本轉到俄羅斯之後,勇利已經有半年時間沒回日本了,他想念家鄉的澡堂,母親做的炸豬排蓋飯,還有他的所有親朋好友,結果愈想愈寂寞,決定向雅科夫請個一周的假,回日本待一陣子。年長的教練特別交代他回去別讓維克托知道,不然他肯定吵著要跟,重新上演一年前的追人戲碼。


但這種事情不管怎麼隱瞞都會被發現吧。


於是勇利特地起了大早,偷偷摸摸地收拾行李前往機場,上飛機之前傳了一封「抱歉維克托我會盡快回來的,請不要來日本找我」這種訊息,一發完就立刻關了手機,閉上眼睛度過漫長的機上時間。


睡夢中聽見男人的哭泣聲,像是維克托的聲音,他想走近一點,卻像有無垠的黑洞吞噬中間橫越的路,勇利愈想往前跑,路便無止盡地延伸下去,直到他被機上的廣播聲音喚醒,才結束這個荒唐又格外真實的夢。


現在想想,當初傳給維克托的訊息內容好像會讓人造成誤解,等等下飛機再打給他吧。


才剛這麼想,他的手機不知道怎麼回事,完全開不了機。就像是他的不告而別,來得如此唐突又令人倉皇失措。本來想等回老家之後再打,一回去卻被洶湧的遊客人潮嚇著,被真利拉著到處幫忙,工作時間必須專心,飯點時候賣力嗑飯,休息時間努力補眠,忙活了好一陣子都沒時間管手機壞掉的問題,維克托的事也就擱著沒管。


忙活了四五天,總算偷得一點閒,手機宣告死亡,裡頭的照片紀錄和電話號碼全都遺失了,他直接買了一支新機,新的手續辦完之後和家人聊回國前的事情,卻被狠狠地責備一頓。


「小維真可憐啊~聯絡不上你肯定很心急吧。」


「要不你提前回去吧?」


「目前旅館的狀況還行,而且勇利你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吧。」


……


雖然他們說的都有道理,心裡卻有些複雜。


結果回來日本一趟也沒休息到,只是徒增內心的罪惡感罷了,一想到維克托哭唧唧的臉,他又有些於心不忍了。果然還是早點回去吧,然後下次再找個好一點的時間,兩個人一起回日本。


而真正的厄運還在後頭等著。


他搭了飛往俄羅斯的班機,才剛走出機場,想攔了一輛計程車要把行李運回家,一個白髮皤皤的女司機停在他的面前,她露出特別親切的笑容招呼,勇利沒多想什麼便鑽進車子,路上她用濃濃俄腔的英文和自己聊天,雖然聽得有些吃力,不過還算招架得住。


「對了,請問您相不相信童話故事呢?」


相信?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這樣問,是指故事換作現實生活的可信程度嗎?


「童話故事都是編給孩子聽的吧,雖然我不討厭就是了。」勇利想起之前為了和尤里一決高下,編了一段猶如童話般的情節,忽然有些打臉,「啊……我想我還是挺相信童話故事的。」


說起來,他和維克托的相遇就是一篇童話故事了吧。仙杜瑞拉之類的?


「果然是這樣呢,我就知道。不然您也不會搭上這輛車。」


「呃?」


女司機咧開大大的笑容,鮮豔的紅唇像是染血的大嘴,在勇利意識到不妙之前,他便暈了過去。


明明眼睛閉著,卻能感受一波一波的浪海打在他的周身,有人在歌唱,唱的還是勇利挺喜歡的一首歌,他也想跟著哼哼唱唱,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勇利吃力地想睜開眼睛,卻痛得讓他沒辦法順利做到,就像整個人沉在水中央,卻又沒浸濕身體,只有海水壓迫著胸腔與肺部,身體卻是自由的。


非常奇怪,又覺得這種事情似乎習以為常,勇利的思緒已經陷入混亂了。


對了,歌聲,他必須找到剛才唱歌的人……!


勇利從地上跳起來,忽然從睡夢中驚醒,腦子還沒來得及運轉,一陣眩暈讓他昏得不行,一屁股直接往地上坐,尾椎的麻疼感痛得他嘶嘶的叫。等痛意稍微消了一點,他才發現自己已經在家裡了。


……他怎麼下車的?難不成是暈了被女司機扛回去的?不可能吧。


算了,不想了。


這會兒才剛起身,忽然覺得周遭的風景熟悉中透露著陌生,東西擺放都沒變,倒是尺寸好像大了一點?以前沙發有這麼大嗎?電視機難道重買了?


「汪──!!」


啊,馬卡欽應該迫不及待想和人玩了,很久沒見到牠了不知道有沒有想我,勇利轉身準備接受大狗熱情的撲抱,一看差點兒沒被嚇死,這尺寸巨得不行!彷彿一隻大棕熊往自己迎面襲來,慘叫聲全被掩在柔軟的狗毛裡,還有滿臉的口水海裡。


「馬卡欽!你什麼時候又長大啦!」雖然本來就很大隻,但現在可以說是之前的兩倍大了吧!「是不是維克托又多餵太多吃的給你了!」


「汪?」


「先從我身上起來──好重──」


以前也不是沒被馬卡欽的熱情攻勢壓過,這次特別嚴重,胸腔壓得都要吸不到氧氣了,乖巧的大狗蹲在旁邊,盯著勇利露出好奇又無辜的眼神,好像現在最奇怪的是這個主人。


「等維克托回來我要好好說說他……」


稚嫩的童音黏糊糊地說出這句話,勇利愣了一下,確定是從自己喉嚨發出來的聲音,瞬間煞白了臉。爬起身趕緊衝到廁所門口,沒想到連把手都變得這麼遙遠,他稍微墊了腳尖才能碰到,好不容易抵達鏡子前面,發現自己太矮了……悻悻然的又跑回客廳,從電視機的反光看著自己的身體──縮小了,就像名偵探X南一樣。


即使外表看似四五歲小孩,智商卻還是二十三歲的花滑選手勝生勇利!但他現在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啊啊──!


聽勇利發出慘叫,以為是主人要和自己玩,馬卡欽又歡歡喜喜地跑去撲倒勇利第二次了。


END


---

艾特群~~~~~先大力抱住你們親一口!想追加或退艾特的朋友隨時吱一聲!

 @一枪穿云周泽楷 @吃不完的炸酱面  @留白  @碳鸪  @老兔子  @涼夜  @踮起脚就有一米八  @柿子、橘子_气泡水  @洨光   @流云   @為了看文辦帳的文語  @YiZhen.C  @whx828637719  @蜜蘋果  @Angelin86  @炸猪排盖饭 


评论(17)

热度(91)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