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人魚的秘密

 

※前篇走【維勇】沉默的人魚 【維勇】女巫的詛咒

20181129勇利寶貝生日快樂!!!🎉✨🎂💕🌠🍴
就以這篇當賀文了~依舊是上次的提供梗 感謝你(*゚∀゚*) @赤绊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再怎麼不可思議也得接受。勇利想打電話給維克托,可又怕電話裡說不清楚,乾脆直接殺到訓練場,遇到米拉時他還暗自慶幸,剛想把自己的奇特遭遇告訴她,卻發現怎麼樣都無法從口中說出「勝生勇利」這四個字。


小美人魚的童話故事,女巫的詛咒,與王子的再次邂逅……被米拉牽著進到溜冰場時,他的腦子仍舊亂糟糟一片,明明身邊都是熟人,卻是求助無緣。直到雅科夫說要把他送到警察局,才硬想了一個藉口留下。



先拋下可能沒辦法變回來、以後如何繼續生活的諸多問題,能以觀眾的視角欣賞維克托滑冰,何嘗不是一件好事。


自從到了俄羅斯,維克托不僅兼任自己的教練,還得私下多花時間自主練習,好幾次他們都是為了這個問題而爭吵,勇利擔心他太過操勞傷害身體,維克托說自己可以勝任,抱怨勇利不信任他。類似的矛盾發生過無數次,這次勇利回去的部分原因也是因為這件事,或許當初那句「抱歉維克托我會盡快回來的,請不要來日本找我」亦是帶了賭氣的味道。


勇利踩著矮凳(波波維奇幫他拿的)靠在訓練場邊,仰慕的炙熱視線完全離不開維克托。果然維克托是最適合活於冰上的花滑選手,他又再度為這個男人瘋狂了。


「那個小朋友一直盯著你看喔,看來真的很喜歡你誒。」


米拉湊了過來,一副「哎呀你又讓一個小孩子為你沉淪了」的揶揄臉,維克托只是苦笑。


「要是勇利也能這樣就好了。」


「什麼啊?你們不是早就在交往了嗎?」


「我們……吵架了。」


提到這個就是他的傷心事了,維克托把手機掏出來,最後一則對話訊息就是勇利去日本前拋下的對話,之後不管傳多少訊息、電話,勇利都沒有再已讀回撥。就像吵架後的情侶忽然人間蒸發,明明知道他還活著卻怎樣也連繫不上。


「了不起啊,通常這個時候你早就衝到日本了。」


「要是我真的去找勇利,大概真的結束了。」


向來我行我素的人居然能為情人產生這麼大的轉變,米拉是真佩服了。


「等勇利回來之後,兩個人再好好談談吧。」


「嗯……」


「別擺著哭喪臉了,那個小迷弟會難過的喔!」


肉肉的手臂努力攀在場邊,八字眉微微皺起,盯著維克托和米拉的方向看起來的確有些困惑。米拉說得沒錯,他和勇利得說開才行。如果總是為了這些小事鬧得不愉快,要怎麼維持未來的幸福。


維克托朝孩子揮了揮手,還眨了一邊眼睛拋媚眼,本來米拉要吐槽這招對小男生沒用,殊不知下一秒小孩的臉迅速地紅成小番茄,孩蹲下來不讓維克托看到自己害羞,過了好幾秒才又像受到驚嚇的小兔子從草叢縫隙裡看人走遠沒,心有顧慮地偷偷瞅著冰場看。


這是哪家的小可愛啊?全體花滑選手內心一緊。


尤里從後頭喊了一聲:「喂禿子!既然要照顧那個屁孩就要盡責啊?沒看到他臉紅還縮成一團啊?」


「他是指『訓練場太冷了,請維克托帶他離開不然小孩子會感冒』的意思。」來自尤里傲嬌語翻譯十級的波波維奇在旁邊附和,下一秒就被尤里罵著追跑了。


「也對,不然我先帶這孩子離開吧。」維克托在場邊換下溜冰鞋,放到專用袋後摸著孩子的頭髮,髮質偏硬,但還算好摸,和勇利真像,「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勇利剛才試過了,雖然「勝生勇利」四個字拼在一起的音發不出來,但一個「勇」的音還是勉強可以。還好這詛咒還算半調子,只能從旁推敲讓維克托自己發現了。


「勇?名字只有一個字嗎?和勇利的名字發音好像呢。」


很好的聯想!就是這樣維克托!


小孩子使勁地擠眉弄眼,極力表現這個猜測方向正確了繼續大膽說下去就能找出真相了!


「也許是由的發音啊,日本同發音的字有很多吧。」


「尤里懂滿多的嘛。」


別在這個時候秀日本雜學啊尤里!


維克托偏著頭想了一會,最後還是自己決定了,「沒關係,就叫你勇君吧,聽起來最適合你,而且喊著喊著就很像我和勇利的孩子呢~」


「你這傢伙可真夠無恥的。」


不得不說,尤里說的沒錯,不過勇利本人這次完全沒吱一聲,像是默認了。





以前勇利以為維克托是對小孩子沒輒的類型,通常帥哥和女性們的關係都挺好,不然就是同樣屬性的帥哥族群廝混,對老人小孩應該避而遠之。不過想來也是,維克托和雅科夫、莉莉亞、他的家人們都處得極其自然,就連動物們也都喜歡他,果然神還是有點偏心的。


「你在想什麼?勇君?是不是覺得冷了?」


邊看維克托把車子裡的暖氣溫度調高,勇利抽著鼻子想,算了,因為是維克托所以沒關係。


本來訓練場瀰漫著一股「都這個時間了小孩子該回家了」的氣氛,還是勇利厚著臉皮說希望能參觀維克托的房子,實在是太羞恥了只能瞪著地板聽判言。其實這沒什麼問題,一夥人擔心的是維克托會被冠上誘拐犯的嫌疑,確證鑿鑿難以洗清。


『你們都把我當成什麼啦……』


『當你和勝生在一起的時候,就已經是這種形象了。』


『勇利已經成年了好嗎?!』


維克托實在汗顏,希望他的小小粉絲沒有因為這點質疑就對他心碎才好。


他對小孩子可一點想法都沒有,即使他長得的確很可愛也很像勇利,眼睫毛和自己一樣長得不像話,笑臉又招人疼,肉肉的臉頰讓人忍不住想掐,當然圓圓的杜子也是……啊,這些都只是十分客觀的形容詞,任何人都會這樣聯想的。


「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不會啊,有這麼可愛的小孩來家裡參觀,勇利在的話也一定會很開心的。」說完維克托露出有些難受的表情,心思飄得遠了。


要是勇利都不回來了,要怎麼辦?


把人強拉回來嗎?這可不是他的個性,而且同樣性格倔強的勇利肯定也不會答應這樣做的。道歉是個解決紛爭的路徑,但維克托沒覺得自己做錯哪裡,同樣他也認為勇利的擔憂不是壞事,反而是思慮自己而做的決定。就是因為這種矛盾,他們才會陷入僵局。


同樣都想為對方著想的心情,碰在一起卻成了僵局,最後磨成折磨。


人家說情侶吵架必須當天和好,拖得愈久只會造成傷害,就像現在,勇利連訊息都不讀了,一個人跑去日本還讓他千萬別跟過來,一離開就過了將近一周。每個晚上都是一個人從訓練場離開,這種早該習慣的事情卻忽然變得陌生,寂寞被無限放大,變成泥淖陷在裡頭。


這個空間沉默的太久,以前他們都會聊點什麼的,勇利還真是不大習慣,有些不安地看向維克托,才發現對方早就哭了一臉。


咦?忽然間怎麼了?


先讓維克托在路肩停下,勇利抽了好幾張面紙讓對方擦臉,一滴滴水晶做的眼淚落在眼瞼上,像只特別好看的陶瓷娃娃,讓人恍忽想起大賽前的深夜對談,維克托也是這樣靜悄悄地哭著,一點兒防備也沒有。明明是年紀最大的那個,卻比小孩更讓人不省心。


「怎麼忽然哭了?」


難道是唐突拜訪造成他的困擾了?但也不至於哭吧……。外表五歲內心二十三歲的勝生勇利默默想,一邊成熟地當個傾聽者試圖突破對方心防。


「只是忽然想到和情人吵架,心情很低落而已。而且原因還是因為自己讓他擔心了,很好笑吧。」


一點都不好笑,而且本人就在你旁邊啊,這是什麼懲罰嗎?還是羞恥play?


「那你覺得吵架的主因是什麼?」


「是我能力不足,沒辦法兼顧自己和對方,當我愈試著想要更好,卻得不到認同,才和勇利吵架的吧。」維克托擤了鼻涕,帶著濃濃的鼻音道:「啊,勇利是我的情人喔,和你一樣都是日本人呢。」


「雖然他有時候很任性,也超級不聽身為教練的我的話,但好勝心很強這點非常可愛,嗯……該怎麼形容呢,應該是讓人又恨又愛的程度。但我還是很愛他。啊,他也是個男孩子喔,男生和男生在一起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你以後就會知道了。」


好,確定是羞恥play沒錯了。還一邊機會教育,太厲害了。


「我知道他說的都是事實,有時候訓練太累了,實在無法兼顧勇利的訓練。但只要讓我休息一下,馬上就能恢復的啊。」


「把所有精力專心放在自己的訓練上,不好嗎?」


「看著勇利的成長,我想做的不只是陪在身邊,而是最能參與其中的專屬教練,和勇利一同分享痛苦、或是享受喜悅,這點不是最棒的嗎?」


勇利默默地低頭,真糟糕,現在沒有眼鏡阻隔,要是眼睛變紅了可是超明顯的啊。還有,這種話要和本人講才對吧,和一個剛認識不到一天的五歲小孩說有什麼用啊。


好氣人,可是又氣不起來。


說出內心話的維克托總算宣洩一波,把手上的衛生紙團丟到垃圾桶,從車子前面的抽屜裡翻出糖果,是上回他們去日本一趟買回來的。勇利自己總說嘴饞或心情不好就得吃上一顆,問維克托要不要吃,通常都是被拒絕的,原來私底下他也會吃嗎?。


他遞給勇利,同時自己也拆起包裝放入嘴裡,勇利也拆了一顆,讓甜甜的草莓香料味化在嘴裡。


「其實我不太吃糖果的,不過勇利喜歡,每次一個人在車上的時候,我都會吃一兩顆。就好像勇利就在身邊一樣。」


這個說法簡直像在隱喻他其實死了一樣。不過還是能嗅到一點甜味啦,好氣人。


維克托把車子引擎發動,轟隆隆的聲音響在寂靜的街區,好像在提醒所有人自己已經從悲傷裡爬了出來,要離開這個沉默孤寂的空間。


「抱歉吶,讓你擔心了。明明是一個大人,突然這樣哭出來,是不是挺沒用的。」


嗯,與其說沒用,倒不如說嚇壞人了。


「吵架的事情……」


「我會再和勇利談談的。」維克托伸手又一次柔亂小傢伙的頭髮,「謝謝你聽完我的嘮叨啊。有機會真想讓勇利見見你呢。」


見不到啦。


大概是維克托的笑容太過幸福了,勇利把事實吞了進去,慢吞吞地說了:「……嗯,有機會的話。」



車子逐漸駛向他們的家,勇利模模糊糊地閉上眼睛,睡了過去。


夢裡是他們哭著抱在一起的畫面,彼此退一步,又像是朝著幸福前進一大步,還有小時候的自己待在旁邊看,露出有些傷腦筋的苦笑。


一波波的海浪又一次打在他的身上,有人在唱歌,是他很喜歡的一首歌,也是維克托常在枕邊哼唱的那首。這次勇利總算能唱出來了,本來壓迫在身上的水壓全都消失,雙腳自由自在的滑動,明明有著人類的雙腳,卻能在海裡優游。


故事的終章,失了聲的人魚縱然跳海,在化成泡沫的前一刻與王子相遇,在陸地上的噤聲,卻能在海底盡情歌唱,即使王子沒有認出自己,還是將真相吐露給這個跳海的陌生人。王子所相信的事情,這次人魚也想試著接受。


維克托的手牽著自己的,循著光一齊奔向水面上的世界。



END


---

這篇過於放飛了,解釋一下故事含意


人魚當然就是勇利了,第一次的拯救與相遇如同他們在動畫裡的相知相惜。女巫的詛咒亦是祝福,讓失聲的勇利沒法告訴維克托自己變小的真相,反而聽到維克托的心聲,而心聲代表維克托對勇利的愛,即使最後維克托沒認出自己,也不會化為泡沫消失在海裡。


emmmmmm差不多就是這樣吧

看不懂的朋友可以私下找我(喂


沒能好好發揮小勇利實在有點可惜,有機會再寫個番外吧。


再次祝勇利生日快樂!!!

愛他一輩子!!!!


艾特群~~~~~先大力抱住你們親一口!想追加或退艾特的朋友隨時吱一聲!

 @一枪穿云周泽楷 @吃不完的炸酱面  @留白  @碳鸪  @老兔子  @涼夜  @踮起脚就有一米八  @柿子、橘子_气泡水  @洨光   @流云   @為了看文辦帳的文語  @YiZhen.C  @whx828637719  @蜜蘋果  @Angelin86  @炸猪排盖饭 


评论(15)

热度(72)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