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王子的記憶

  

※前篇走【維勇】沉默的人魚 【維勇】女巫的詛咒 【維勇】人魚的秘密

類似番外的東西,也當作自己12.5的生日賀文✨🎂💕


#你好像滿了解我家的


維克托才剛把車子停妥,孩子便迫不及待地開車門跳下車,衝得比這個家的主人還快,這頭的維克托才剛按下車子的智慧鎖,另一頭的勇利早就在門邊來回渡圈,明明手頭有鑰匙,也不能用,小短腿在原地跳來蹬去的,總算趕來門邊的維克托剛好看到這幕,還以為勇利是被冷著的。


「怎麼啦、這麼急……該不會你想上廁所吧?」


「……」不是,我真沒有。


只是忽然想起從日本回來時的行李全都擱在客廳,要是被維克托發現了不知道該怎麼解釋。要說自己回來嘛,但也沒傳個訊息通知維克托,要是說自己本人就在這,光是變小這點就夠神奇了,他也很難解釋。


能瞞的,就盡量先隱瞞過去。


家門開了,勇利第一個衝進去,慌慌忙忙脫了鞋才(總算)想到自己的舉動不太有禮貌,花了兩秒的速度脫鞋,又額外花了五秒時間把鞋子擺正,還好維克托是不介意這種事的俄羅斯人,笑瞇瞇地把包包放在一邊,優雅不失禮節地脫鞋,邊和自己說要是想上廁所,走廊過去盡頭右邊那間就是。


「哎呀,奇怪了,還以為馬卡欽會在家呢。」


還好他有先見之明,變小當下就把馬卡欽帶到庭院玩雪了,現在可能跑去附近城鎮溜搭了吧。要是這時馬卡欽出現,肯定會用口水糊他一臉,要是維克托發現自家大狗和一個剛認識的陌生小孩這麼親暱,肯定會起疑心。


「等等我們去客廳待著吧,裡頭有很棒的暖爐桌可以取暖喔,你應該很熟悉吧。聽說日本人都用這個度過寒冷的冬天呢。」


維克托總算把靴子脫好放在玄關,彎身拿包包時,衣袖卻被小孩弱弱地揣著,「那個……我忽然想喝熱可可,可以嗎?」搭上一對圓滾滾的無辜大眼睛,不給人拒絕的機會。


「當然可以啊。不過我得先去客廳放個東西……」


「沒關係我幫你拿!」


「這個還滿重的,裡面有一些滑冰用具,我拿就好……」


「不會不會!我力氣很大!真的!」胖胖圓圓的手臂在維克托的包包下面晃啊晃的,小手攢著晃動的包包肩帶,一副剛交往想幫女朋友拿書包的男友,這種情況他見過,只是沒遇過五歲小孩這般殷勤的。


「好吧,如果太重的話就放著我等等再提,別勉強自己喔。」


「嗯!」


像是擔心維克托忘記泡熱可可,勇利一邊提著包一邊推著維克托的大腿往廚房方向走,確定他抵達廚房門邊,才又慢吞吞地抱著沉重的包走向客廳。


維克托簡直被逗樂了。


話又說回來,他怎麼知道這邊是廚房。



#畢竟只有五歲嘛


燒水時間六分鐘,泡熱可可約莫一分鐘,端出點心則需要三分鐘。時間綽綽有餘。


勇利盡量將搬行李的聲音降低,無奈他從日本帶回來的行李箱實在太重,用拖的又會有噪音,只好一小步一小步地抬起挪動,比闖空屋的小偷還要辛苦,才運了幾公分距離,已經氣喘吁吁的。


五歲的身體果然不好用……當初到底裝了什麼東西啦!太重了吧!


結果花了八分鐘才把行李箱挪到隔壁客房的桌子底下,還小心翼翼地鎖了門。再花一分鐘讓氣息穩定,等臉上潮紅褪去,最後一分鐘則端坐在沙發椅上,一副乖巧聽話的模樣。


他的男人端出了兩杯熱呼呼的熱可可和餅乾,全是勇利最喜歡的口味。



#熱可可配餅乾


「好吃嗎?」


「唔──豪出──」餅乾渣跟著噴了出來。


「好吃是嗎?太好了。先嚼再說話,小心不要噎到了。」維克托把熱可可往孩子面前推近一些,他想,要是和勇利認養一個孩子,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還有很多,吃不夠的話我再去拿。盡量吃吧。」



雖然他的確還想再吃,可是肚子很快就填飽了。


……五歲孩子的胃口還真小,好氣喔。


「嗯?不吃了嗎?」


勇利努力藏起失落的表情,粉嫩的舌尖把嘴唇舔了一圈,「好像飽了……」


臉頰邊還有一些餅乾碎屑,人中還沾了一點熱可可的泡沫,維克托抽了紙巾幫小孩擦臉,還順勢揉了他的頭髮,這個吃相簡直和勇利一個樣,真可愛。要是這時換作勇利坐在自己身邊,貼上去的肯定不是衛生紙了,可能是一個個細碎甜蜜的吻。


勇利,勇利。


讓孩子去浴室洗手的時間,他打開手機,沒有跳出新的訊息。看來這次是真的生氣了。


這裡是他們兩個的家,裡頭的擺飾也是當初一起去挑選的,桌上的餅乾是勇利愛吃的,熱可可也是他推薦的口味……明明每個環節都有對方的參與,卻唯獨少了勇利。


桌上的可可還發散著熱氣,維克托端起馬克杯,輕輕地啜飲一口。


平常喝起來有這麼苦嗎?



#對不起


兜裡的手機忽然震動,勇利把水龍頭的開關扭緊,滑開螢幕,看到LINE通知顯示的人名後瞪圓了眼。


『勇利,我想了很久,不明白為什麼要為了這種事情吵架。你是為了我好,我也是想讓你看到更好的我,明明該是雙向付出,怎麼就變成兩方折磨。』


『所以,回來吧。我好想見你。』


『回到我們兩人的家吧。』


『這裡什麼都有,就是少了你,寂寞的慌。』


『今天還認識一個可愛的小孩,長得和你有八分像,你看到肯定也會覺得驚訝的。對了,等等我拍張照片給你看吧!那孩子現在就待在我們的家,喝著熱呼呼的甜巧克力,吃著你最喜歡的餅乾,你應該不會吃醋吧?哈哈!』


『嗯,就這樣。』


『我等你。』


#玩水了?


維克托看到濕了衣領的孩子慢吞吞地走回來,表情很吃驚。以為是洗手台太高,或是水龍頭開關壞了,結果他只是搖搖頭。


「不小心玩了一下水。」


眼眶還酸酸的,還好沒變紅。


#才不是扮裝娃娃喔


「得給你換件衣服才行。」


維克托走進其中一間空房(還好不是藏行李的那間),翻了十幾分鐘才拎出一套小小的滑冰服,他說是自己第一套滑冰服裝,幸虧他收藏的好,衣服材質和當年一樣好。


不會吧?真的要給他穿?這可是很珍貴的衣服吶,給一個才認識不到半天的小鬼穿?太浪費了吧!


外表五歲心智年齡二十三歲的勝生勇利陷入邪惡混亂。


「要穿嗎?」


「……要。」


場面一度很尷尬。


最後還是非常勉強的穿進去了。


維克托的周身漫著一堆"wwwwwwwwwwww"的符號,看來是很開心了,拿著手機對著他猛按快門,喀擦喀擦的聲音搞得勇利十分後悔自己的決定。


「來合照吧!」


請容許我鄭重拒絕。


「不拍嗎……本來還想試試看其他套的……」


「……別拍太多張喔。」


勝生‧最後還是抵抗不了自己的慾│望‧勇利。



#要被拆穿了?


孩子跑去隔壁房間換衣服(明明在他旁邊換就可以了啊,日本小孩真害羞)時,真利的電話撥了過來,先是閒聊幾句家常,最後問了情侶倆的事情到底解決沒。


「勇利還沒回家呢,所以我們還沒談。」


『啊?怎麼可能?他不是搭挺早的飛機到俄羅斯嗎?算算時間早該到了啊!』


「誒?」


『話說回來,剛才我看了尤里的限時動態,那個孩子長得還真像勇利小時候啊,挺可愛的。是誰的孩子啊?』


「……」


勇利待在房間裡,新的一套衣服也換好了,但他忽然不是很想出去了。


END



---

艾特群~~~~~先大力抱住你們親一口!想追加或退艾特的朋友隨時吱一聲!

 @一枪穿云周泽楷 @吃不完的炸酱面  @留白  @碳鸪  @老兔子  @涼夜  @踮起脚就有一米八  @柿子、橘子_气泡水  @洨光   @流云   @為了看文辦帳的文語  @YiZhen.C  @whx828637719  @蜜蘋果  @Angelin86  @炸猪排盖饭 


评论(14)

热度(84)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