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伴我身邊不要離開(中篇)

 

※設定是動畫時間軸的五年前,勇利還未出國,維克多的髮線也已經失控(不

賀喜第二話熟肉出,男神個性已經確定,發現太溫柔會ooc而掙扎的我

※老梗有,bug一定也很多,劇情純屬虛構別認真,只是想寫穿越orz


前章請走  上篇



中篇



「勇利,下樓吃早餐囉,別再睡了!」


維克托聽不懂日文,只能粗略猜測是少年的母親或姐姐,也許是提醒他上學或是做其他事。語言不通確實是種麻煩,如果能用微笑和眨眼混過去就好了。


他喜歡異國文化,特別是完全沒有接觸過的東方世界,像是臥室裡的木質地板,往旁邊拉開的紙門,小而溫馨的各種用品擺設……每一件事情都讓他驚奇。



小小的浴室間裡,維克托對鏡中的新面貌擠眉弄眼,平常看慣自己的高顏質,一下子變得樸素圓潤特別不適應。柔順烏黑的黑髮,纖瘦的骨架和細長的手指,臉捏起來也挺嫩,年齡大概比自己小了幾歲。


要是少了眼鏡視線就變得模糊不清,這是視力絕佳的維克托從未看過的視野,他不喜歡模糊的感覺,卻對褪下眼鏡的少年感到驚艷。


藏在鏡框下的是雙勾人晶亮的杏眼,平常一副無所慾求的模樣,骨子裡卻有股不能輸的勁頭。明明維克托一點也不了解這孩子,卻是把人猜了個透徹。



愈是往裏頭猜測,對於真相愈發執著,維克托頭一次遇到讓他提起興趣的人,儘管連名字都不知道,他們的命運卻已經纏繞在一起。





「維克托,打了這麼多通電話都沒接,到底怎麼回事?還讓我親自開車來接你?」


「呃……」


勇利汗顏,他根本不敢接電話,光是上頭天花亂墜的俄文就夠頭皮發麻了,對話更不行。又礙於不接電話是件不太禮貌的行為,只好先將手機塞進棉被裡選擇消音。


不到一刻鐘人就來了,勇利焦慮地在房裡渡步,要是遲遲不出去,肯定以為他發生了什麼意外;要是出去了又要怎麼應對才好……


思索了十秒,決定豁出去了。反正只是一場夢,說不定語言還能溝通。


勇利花了一段時間更衣,明明都是男人、維克托的身材卻是特別好,紅著臉瞪向鏡裡的偶像,發覺自己的行為有點變態才隨便揀件衣服褲子換上,一出房間就被一臉氣壞的大叔逮到。



「贏了幾個冠軍就開始耍大牌啦?啊?」


搖頭,只能死命搖頭,至少肢體語言是世界通用的,看他這麼生氣的表情肯定是在責備自己吧,總之先鞠躬道歉再說。



這一鞠躬不得了,平常唯我獨尊的傢伙突然朝自己好聲好氣,教練覺得畫風不能適應,一下子語氣都軟下來:「怎麼不是平常敷衍的眨眼和微笑啊?肯定是生病了,連話都講不清楚了……該不會還發燒成了傻子吧……」


還好勇利還是挺會看人臉色,一下子目光炯炯乖順點頭,這眼睛特別無助可憐,硬是把維克托的畫風變得像是旁邊蹦跳的貴賓犬。


教練肯定不能讓自己培育的選手受到半點傷害,馬上把人拖到沙發上安置,又是端茶又是遞上毛毯,又說了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話才離開。


勇利被唬得一楞一楞,端著燙熱的紅茶不知道該不該喝。大概是今天訓練停止了,在家裡好好休息的意思……吧?



也罷,要是用了偶像的身體溜冰肯定馬上暴露,雖然他關注維克托好幾年,始終無法完全複製他的每個步伐與躍動。舞蹈是維克托的靈魂之處,每一個跳躍都是來自生命的根源,只有自身才能超越。


要是練習摔跤受了傷,他肯定會自責半死,說什麼都不能讓這種意外發生,即使這只是一場夢也不行。



貴賓犬趴在他的腿邊休息,勇利把自己縮成一球陷在沙發裡發楞,冷靜想了想,要是這場夢換做現實生活,那維克托的靈魂又跑到哪裡了?


難不成和自己交換身體了?



要是電影或小說的發展,肯定是兩個主角靈魂交換,不同時空下的浪漫戀情,想見對方卻是伸手也碰不著,把觀眾們折騰得半死。


儘管嘴邊的紅茶香味特別濃,耳裡的犬聲是那樣真切自然,終究只是一場夢,讓人幸福又沉淪的虛幻。




如果這只是自己的幻想,那是不是任性一下也行?


揣著維克托的手機微微顫抖,只要輸上自己的電話號碼就能撥通遙遠的彼端,要是接起的是本人……那他該說什麼才好?


你好我是你的粉絲,特別憧憬你的才能和舞姿,希望有機會能和你站在同一個舞台上。好像太自以為是了。


你好我叫勇利,不認識我也沒關係,我只是一個小粉絲,希望能和你一起吃豬排飯!不行……簡直像個變態。


我很喜歡你!請繼續加油!這是哪來的校園愛情喜劇,還是最經典的學妹和學長告白劇情,簡直可怕。



勇利抱著頭在沙發上滾,貴賓犬以為主人要和牠玩,跟著跳上沙發一起折騰,儘管貴賓犬的體型比不上大型犬,還是比普通的小型狗重得多,勇利趴在沙發上痛得沒辦法起身。


果然還是好想念小維啊──





盤裡的配菜是維克托從未看過的東西,艷紅色的圓狀物嚐起來酸澀,深褐色的油豆腐和酸鹹的醬菜都很下飯,還有家鄉常吃的馬鈴薯所製成的甜鹹濃湯,沒一下子他就吃了三碗飯。


圓臉的女性和少年長得相像,這大概是他的母親;常從神秘門板探出頭的男子總是一臉笑呵呵,口中喊著Yuri或許是少年的名字;一頭紮起馬尾的女人講話總是特別大聲,性格感覺爽朗不造作。


還有擦肩而過的許多陌生人,他們總是一身赤裸從澡堂走出,叉著腰大聲聊天,有年輕的健壯的老年的各式各樣的人,有的甚至還會對維克托笑,他知道這個笑容是給「Yuri」這個少年,而不是自己。


一旁的自動販賣機裡全都是牛奶或健康飲品,維克托站在那裏研究了很久,走經的大叔還從裏頭按了一瓶給他,仰頭一喝嘴裡滿是甜膩的草莓香,他不是個嗜甜的人,卻是喜歡上了這種味道。



當全身泡在溫熱的池子裡時,舒爽放鬆的感覺特別令人著迷,手邊掬起的水帶點黃,湊到鼻尖下還有淡淡的硫磺香,他從沒泡過天然的澡堂,日本文化又再一次令他驚嘆。


維克托把赤裸的身體摸了遍,少年的體型不胖,卻硬是被自己捏出了腰間肉,再往下探去……啊,那兒也和少年的身高一樣嬌小可愛呢,真有趣。


維克托往後一靠,水面裡只露出一顆頭,氤氳染紅了他的眼角,微微瞇起眼讓全身上下充分浸染享受。



Yuri、Yuri。

這名字像是帶了咒語,彷彿這麼喃著少年就會出現。


如果他也能在這邊就好了,一起吃飯、泡澡,他還能用尖酸刻薄的話來挑逗這個嬌小的少年,他會怎麼反應?紅著臉反駁呢,還是對偶像的崩壞而目瞪口呆呢?



放在旁邊的手機剛好響起,沒來由的就是有股直覺,這通電話將是聯繫兩人的捷徑,或是未來。




tbc.



---

下章完結hhhhhh累了累了

果然見不到面好難寫感情,還是別逼死自己orz


ps.儘管第二話透露出維克托是個腹黑毒蛇攻,在我文裡還是蘇男神,只會欺負自己喜歡的人(簡稱挑逗hhh)


結局請走  下篇


评论(12)
热度(267)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