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伴我身邊不要離開(番外-下)

 

※謝謝大家的留言與點讚支持///這篇交換靈魂終於寫完啦嗚嗚嗚

※其實是原著的改寫,私心想讓維克托更愛勇利一點,有點OOC,慎

裏番才是重點Orz,寫得不好也求輕拍別打2333

下一個維勇系列會更好(正色


正篇請走      

番外請走  番外-上



番外-下




自從勇利回到老家後,便就不怎麼到溜冰場練習,剛巧又發生「影片事件」,更覺得自己該低調才行,給自己一個正當理由後就窩在家不出門,


也嫌開手機麻煩,一關就是好幾天,過著起床吃飯、吃完睡覺的懶豬生活,要是沒有睏意就翻出維克托的比賽影片鑽研,把觀察到的重點抄下,關在小房間裡獨自練習。



半夢半醒之際,勇利又一次陷入自己的幻想,他透過維克托的眼看世界,像是靈魂相互交疊,成了一曲纏綿的冰上芭蕾。


右手邊是維克托的貴賓犬,濕潤的舌頭不停舔上指間。手機裡放映了自己模仿維克托的影頻,勇利暗暗驚呼,他想關掉這段羞恥的影片,身體卻不聽自己使喚,不斷按下重複播放,嘴邊還發出淺淺笑聲。


「真有趣呢,勇利。你總能讓我驚艷。」



維克托知道他的名字?還誇了自己?


這份震驚讓勇利從夢裡驚醒,喘著粗氣從地板爬起來。明明已經好些年沒夢到了,卻總在毫無防備時趁虛而入,讓他的心又開始動搖。



維克托,做這個夢的我會不會太過狂妄,以為你也在乎我。





又過了幾天,勇利在母親的喊叫下甦醒,拉開窗簾發現外頭被一片白雪覆蓋。就像五年前的場景,白雪落在一幢幢小而有序的建築上,寂寥又迷離,卻是他所熟悉的地方。



拿著硬重的鐵鍬要往外頭走,拉開門卻是一隻乖巧等候的貴賓犬,勇利眨了眨眼道:「小維?」剛睡醒還反應不過來,直覺以為是自己死去的寵物回來了。


一團茶色迎面撲上,還被濕濕黏黏舔了整臉,舔滿意了開始往圓潤的肚子騷擾,勇利被搔的全身發癢,摸了摸貴賓犬的頭後依舊懵懂。


「誒,這隻狗該不會是……」


這狗像是發現對方憶起了自己,又開始獻殷勤似的舔舐臉頰,一臉我還記得你喔所以快給我獎勵的表情,閃亮亮的大眼無辜又可愛。


勇利讓狗離開自己身上,步伐都變得紊亂,路上翻倒不少東西,不過他一點兒也不在乎,至少現在沒有心思想其他的事情。



通常勇利不會這麼貿然越矩的,偷窺客人泡溫泉可不是什麼好習慣,這一拉開露天溫泉的門後他就後悔了,一頭銀灰的男人正全身赤裸泡在池子裡,當他們眼神對上,勇利知道自己又陷入無盡的坎。



深情一眼,摯愛萬年。這句話說的一點也沒錯。不管是一臉呆滯的圓潤男孩,還是風流倜儻的男人,他們難得有了共識。


「我來找你了,勇利。」


赤裸的男人從池子裡站起,一雙腿劃過池水往勇利走去,微濕的手輕柔捧起他思念已久的臉,好想給對方一吻,在這豐腴柔軟的唇上,如同五年前自己對他做過的。



「維克托……你來日本做什麼……」


「我來找回自己的靈魂。」


這個笑容他不懂,明明總是充滿自信的漂亮眼珠,深潭裡卻藏了淡淡悲傷。





吃飯時他們都沒有提及五年前的事,甚至連留言的事也沒說,維克托帶笑吃完對方深愛的東西,忍不住又對他尖酸刻薄。


啊啊,他的確有些生氣,對方一臉沮喪也讓維克托特別心疼,明明以前都能無動於衷的諷刺才對,怎麼遇上勇利什麼都不是了。


維克托讓他幫忙搬行李,一方面是行李真的太多,一方面也製造獨處機會,指不定害羞的人會在無意間提起他的困惑,還有五年前那個唐突的吻。



而這個總是令他驚豔的孩子,卻讓維克托失望了。



「這邊有沙發嗎?」


對上一臉氣喘吁吁的少年,臉頰的酡紅忍不住讓維克托有些分神,沙發最好大一點才行,這樣勇利躺得比較舒服,騎在他身上也比較好施力。


勇利一點兒也沒往那邊想,正直地搖了頭說沒有,一邊客客氣氣說房間小別介意,面對一副冷臉的俄羅斯人他實在承受不起,所以沙發果然很重要嗎?


想想也是,當初勇利在他家時,那張深色沙發坐起來特別舒服,看來得找時間陪他出門採購了。



「要是你需要沙發……」


「我以為我已經表達的很明確了。」



維克托突然一腳跪地,修長的指頭挑起他的下顎,一雙漂亮的湖水藍眼珠露骨地瞧著自己,「關於五年前的事情,你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


「五年前……」


他怎麼可能忘記,那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做的美夢,與自己偶像最靠近、像是共享了相同靈魂與身體的喜悅。但勇利一直以為只是場虛幻,沒自信的他也總往最壞的地方想。



「如果你說的是自己第一次突破大獎賽的最高分紀錄……」


「不,當然不是,沒想到你連頭腦也像頭笨豬。」



輕輕地,他的下顎被男人挑起。他說勇利,我想了解你,想要知道關於你的一切,最喜歡的食物是什麼?有沒有交過女朋友?喜歡的人是什麼類型……


「為、為什麼這樣問?」


脹紅的臉寫滿慌張,彷彿是第一次聽到這些問題,維克托挑了一邊的眉:「勇利,你該不會……沒翻出手機裡的訊息吧?」


「哎?什麼?」


他想過幾百種勇利拒絕自己的場景,卻是最天真平凡的一個結果──純粹是對方沒看到罷了。通常是維克托忘記承諾、把人耍得團團轉才是,這下子連淡定的他也失笑了。



「我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


「也沒什麼。只是不想承認,這次的賭注是我輸了。」



維克托輕輕把唇抵在他的鼻樑,像是對待珍寶似的落下細碎的吻,男孩的臉愈發燙熱,看來雙向暗戀也不是沒有機會呢。


「維維維維維克托為什麼要吻吻吻吻……」


「知道吻鼻子的意義嗎?」


「不知道……」大概又是俄羅斯的友好表現吧,這種近距離他可承受不了啊!


「只有兩人才能做的快樂事情喔,Sexy。」維克托牽起他的手摸上自己的脖頸、胸膛和腹肌,勇利的手抖到不行,反應比同齡的女孩還要可愛。「反正在五年前你也摸過了吧?」


「誒……難道那不是夢嗎?」


「還真像小豬的簡單思維呢,不相信自己和偶像交換了靈魂?」



勇利臉上一陣青一陣白,什麼情緒都寫在臉上,他果然比自己想的有趣多了,再多玩弄一下對方也行吧?只能怪他惹上壞心眼的傢伙,喜歡欺負自己愛的人。


「勇利,摸過我這裡嗎?聽說俄羅斯人的尺寸比東方人還大上幾倍喔……」


「NOOOOOSTOOOOOOOP──」



從現在開始談戀愛,應該還不算遲吧?




end.




---

收一些想寫但放不進去的小小番外(?



※裏番01


每當有人問起維克托那首「伴我身邊不要離去」指定曲的背後涵義,他只會淡淡一笑,把身旁的東方男孩拉近一些。


「這就是我選擇的理由。」



※裏番02


「天啊,我怎麼又變成維克托了……」


勇利眨了眨眼,立刻從客房跑到自己房間,果然那傢伙脫了褲子猥瑣摸了裏頭,還用自己的聲音說了:「早安啊,我的小勇利,今天也一樣朝氣蓬勃呢。」


「別這樣──好丟臉──」


「啊,如果你是說尺寸的話,其實我不怎麼介意,反正到時候也是用我的……」


「STOOOOOOOOOOOP──」



※裏番03


「其實、我從第一眼就喜歡上你了,勇利。」


拿著鏡子的維克托笑得一臉憨樣,講完自己還不太好意思。勇利站在門邊很久,托著腮想等等換回身體後要用什麼方式怎麼把人操翻。



※裏番04


「我覺得今天的勇利君特別帥氣……」


「怎麼辦,我覺得自己喜歡上勝生君了……」


「明天去告白吧。」


用著勇利身體,果然還是別無意識散發費洛蒙才好。維克托如是想。



※裏番05


「維克托,為什麼你會喜歡上我呢?」


「大概是待在勇利身體裏頭,自然而然就沾上了愛慕之心吧。」


維克托當然是鬧他玩,見對方一臉沮喪的確愉悅,卻始終無法把謊言說到最後。「騙你的,小豬,還真相信了?」


「大概真的是一見鍾情吧。」


「嗯,就等你這麼說。」


「……看來小豬變得這麼有心機了,還會捉弄人呢。」



勇利笑得鼻翼都皺起了,果然還是笑起來最迷人,維克托能為了這個笑容,把自己的靈魂永遠擱在對方心窩,鎖牢一輩子無法離去。



真‧end.


评论(23)
热度(415)
  1. cesia九本 转载了此文字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