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關於那個Alpha土豪

 

※類似前傳,時間軸在Omega酒吧文之前,ooc很嚴重,我是認真的(嚴肅臉

※Alpha維克托xOmega勇利有,老梗就是好,百用不膩

雖然ABO好吃,但是自己的大腿肉不好吃orz

ps.裡面的靈魂伴侶內含私設,可能和一般的設定不太一樣,有機會再補充//



延伸文請走

 【維勇】關於那個Omega酒吧




#關於那個Alpha土豪



以維克托的身分和資質,隨便釣幾個不錯的Omega簡直易如反掌,不如說是人人倒貼。身為天之驕子又集富貴於一身的男人,已經沒什麼能滿足他。


──除了那個孩子。



維克托是在一次宴席看到他的。當每個Omega都急於展現自己時,一身身誇張暴露的禮服彷彿求偶的獸,身上散發的濃嗆信息素說有多反胃就有多反胃。


那孩子卻特別低調,一身藏青藍的西裝背心,前額的黑髮用髮油梳齊,只剩縷縷細髮垂在光潔的額上,一雙大而明亮的眼有點兒發紅,他待在角落邊不斷揉眼,好幾次想抬頭望台上的那對佳人,卻又頻頻低頭一副悲戚。


維克托無法不去看那人,他想靠近那個Omega一點,一雙皮鞋被紅毯吸了足音,男孩看到自己沒什麼反應,只是被他的唐突出現吃了一驚。



「怎麼了?眼睛不舒服嗎?」


「第一次戴隱形眼鏡,大概是沾到灰塵了,眼睛有點痛……」


「在這裡弄也不是辦法,去盥洗室吧。」



手掌才剛攀上男孩的肩,卻像觸電一般的心悸迷亂,他還隱隱約約嗅到了一股香氣,像是初春的落櫻,帶點兒東方氣息的柔和。


「您可以待在這裡就好,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其實我也想藉故逃離這個地方呢,不能彼此利用一下嗎?」



男孩愣了會,隨後說當然可以,歛下的眼眉特別沮喪落寞,彷彿維克托說了不該說的話,他還想多了解一點這個可愛的男孩。


雖然氣息很淡,維克托卻知道對方是個Omega,大概只有中下等級,要是觀察力薄弱的肯定以為他是個Beta。也許是男孩無意識隱瞞了第二性徵,才能安然遊走在這個混亂的社會。


男孩絕對知道維克托的性徵,卻依舊敢與他獨處,是太過輕忽Alpha的本性呢,還是對自己太沒有信心,以為不會被襲擊甚至標記呢?



男孩笨拙地將隱眼盒從外套口袋拿出,試了好一陣子才把薄而透明的鏡片取下,一雙眼像隻兔崽通紅一片,他低頭洗了把臉,原本梳上去的瀏海全都稀稀落落地蓋下,一張娃娃臉蛋襯得更加年輕。


把盒子放入懷裡後,男孩又從另一邊口袋掏出粗框眼鏡戴上:「謝謝你,先生。」


「不用這麼拘謹,叫我維克托就好。」倚靠在牆邊的人漸漸走近男孩,仗著身高差把人埋在自己的陰影下:「你叫什麼名字?」



「勝生勇利。其實不用記也沒關係……」


「姓氏和台上的那對新人都不一樣呢,朋友?還是同學?」


「他們是我的……青梅竹馬。」一副欲言又止的態度,鏡框背後藏了多少情緒沒有人知道,「嗯,是我最信任的朋友。」


「覺得寂寞了?」



被第一次見面的人說中心事的感覺很不好,卻又無法討厭眼前的Alpha,他不會散發侵占攻擊的信息素,只是真心說出自己的想法,勇利無法逃避這人的話語和視線。


「說不定吧。」


即使如此,他依舊不會對任何人敞開心房,連他身邊的家人和摯友都無法了,更何況是眼前這個剛認識的男人。模稜兩可的態度是一種想要結束話題的暗示,男人卻裝作聽不懂。



「我倒是這麼認為。你喜歡那個Beta女孩?」


又來了,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和不容反駁的強勢,他以為眼前的男人不像一般的Alpha,卻只是一開始的假象罷了。



「我沒有必須回答你的義務。」


「哦呀,還挺強勢的呢。」


一步步靠近的壓迫感讓勇利有些緊張,他今天什麼防身噴霧都沒帶,即使不是發情期,要是Alpha突然亂來也難逃攻勢。


他已經被逼得靠上洗手台,臀部往冰冷的台子一貼,刺骨的冷水浸濕了褲子布料,緊緊貼在臀部邊,敏感的後穴開始起了騷動。勇利心裡一驚,距離發情期的到來還有一周才對,怎麼就起了反應?



維克托怎麼不知道他的變化,Omega的氣味愈發濃厚,他也有些著了迷。


在這邊直接做嗎?雖然不太明智卻也不錯,反正他不管做什麼都會被原諒的。


本來這麼想的,男孩卻是一副晶亮銳利的眼神,不似一般的Omega等著被上的迷亂或害怕,而是認真思索自己該怎麼逃跑與反抗。



又是方才那股觸電的情亂,這次逼得維克托有些暈了神智,他得用力晃了晃頭才能讓自己專注。


在這一瞬間維克托明白了,他是自己的靈魂伴侶,肯定不會錯的。



既然是他尋覓已久的人,怎麼能隨隨便便在這裡就標記上呢?維克托本身不喜傳統,骨子裡卻有股浪漫情愫,他要讓對方喜歡上自己,全心全意只看著自己。



維克托突然退了一步,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圈在對方的腰邊綁上,手指還若有似無地擦過帶濕的後面,有點兒性騷擾的挑逗。


「別回去會場了,我開車送你回家。」


「不用了,誰知道你又會做出什麼事。」



這個軟傢伙肯定性格拗得很,話語倒是狠戾,眼神卻是軟糯又緊張。看來小豬仔還得好好培養才行,得施點魔法成為垂涎欲滴的佳餚。


「那你想要我怎麼做呢,勇利。」


「我可以自己開車回去。」他反手想要扯下身上的外套,卻被維克托一手制止。「維克托先生,請問您還想要做什麼?」



「至少讓我確認你能安全回家。」


「……那就請您送我到停車處就行。」



儘管他們已經挑了人最少的路,卻剛好碰上新娘丟捧花的時候,連勇利都忍不住停下腳步,抬首望向遠方燦笑的女孩。這一臉落寞讓人看的心塞,維克托看了看,輕輕湊在對方耳邊說等我。


勇利還在懵呢,銀髮的男人卻是率先往人群裡頭衝,仗著自己的身高和跳躍力,硬是把新娘丟出的捧花給接了正著。


場上都是一陣陣驚呼,維克托卻是顯擺地揮了輝手上的花束,把他一身白的西裝襯得更加閃亮迷人。大家還在混亂中,那男人卻又遁逃回勇利身邊,拉了他的手就往外頭跑。



「喂、你到底想幹嘛?」


「沒什麼,就是想在某人面前出點風頭罷了。」


「既然這樣還跑回來找我幹嘛?趕緊去找他啊。」



前面帶頭的男人什麼也沒說,只是一個勁地拉著勇利跑,捧花的緞帶細細長長往後頭飄,這是她分享的喜悅,卻讓Omega沒來由地想哭。


要是她能幸福就好了。



好不容易跑到車子旁邊,這前面的男人喘得比自己還要厲害,大概是剛才又跑去出風頭,本來就不多的頭髮又被汗水溽濕更顯稀少,勇利看著都忍不住笑出來。


「剛才怎麼樣,我看起來夠帥嗎?」


「我只覺得你是個瘋子。」


換作平常勇利肯定不會這麼直接說話的,但在這個粗神經的男人面前,他覺得自己可以放膽說。



維克托想,一個讓人景仰稱羨的Alpha跑出去和女人們搶捧花,模樣一點兒也不瀟灑,說不定還會讓人發笑。但如果能逗笑眼前靦腆安靜的Omega,大概也值了吧。


他從捧花裡摘了一朵白花,將花莖安插在男孩的髮上,一點嫩白襯托在濃密的暗色裏頭,配上男孩乾淨的臉龐,更加凸顯少年的純潔與未經人事。



「她肯定能幸福的,所以你也得找到屬於自己的人。」



屬於自己的人。

勇利在心裡複誦了一次,他不知道會不會再度陷入愛戀,還能不能重新愛人,遇見一個攜手相伴未來的人。



不過他會記得的,記得這場心痛的婚禮,一個令人害怕卻又無法討厭的外國帥哥,一場荒謬的搶花,一個以為會對自己出手的Alpha。


「我也祝福你,希望你能成功追到心上人。」



揚長而去的車消失在街尾,伴隨著場外熱鬧的人聲喧嘩,維克托一副若有所思,帶著淡淡的笑說希望我們都能成功呢,我的心上人。




end.



----

親友:沒留下連絡方式

我:土豪自有辦法

親友:沒什麼土豪做不到的事情呢

我:有啊,上勇利(笑


於是今日依舊沒開成車──


下篇請走 【維勇】關於那個Omega酒吧

评论(39)
热度(912)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