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關於那個Omega的遲鈍

 

※關於那個Alpha司機的後續,已經成為變相連載了啦Orz

※ooc有,慎,被我寫得不太像ABO但還是努力想要ABO,感謝大家的包容

起床之後的勇利會有什麼反應?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前篇請走

【維勇】關於那個Alpha土豪

【維勇】關於那個Omega酒吧

【維勇】關於那個Alpha司機



#關於那個Omega的遲鈍



勇利是被熱醒的。


剛結束國外的留學生活,又受到失戀的打擊影響,通常他都睡到早上八九點才起床,也還沒試著出外找工作,整天在渾渾噩噩一點兒也不想做事。



翻了個身想把熱源稍微推開,那東西卻死賴著不放,反而把Omega的腰攬得更緊,還不滿地嘖了嘖嘴,身下的硬物就這麼抵在勇利腿上。


本以為只是團棉被或熱水袋,但這真實的肉體、聲音和感覺都不太對勁……才剛睜開眼睛,下一秒就想閉上了。



如果有個陌生裸體男睡在你旁邊,還把尷尬的器官抵在自己腿間,這時候該要尖叫跳起來,還是繼續裝死希望快快從惡夢裡甦醒。


顯然的勇利選擇了後者。



夢裡,男人溫熱的吐息全往敏感的脖子噴,他的手從勇利的腰上挪開,卻是一點一點爬上胳膀,慢慢挪到胸口。一開始還有些搔癢,摸到後面就有點兒不太對勁,指尖若有似無地往乳頭點,還帶了點挑逗意味。


雖然勇利自認是個遲鈍的人,分辨現實與夢境還是有判斷能力,他驚駭地睜了眼往旁邊瞧,被一雙湖藍色的眼砸了正著,眼神裡盡是笑。



「早啊,勇利。昨晚睡得好嗎?」


昨天晚上、酒吧、一起睡覺、喊了他的名字……


一旦關鍵字全部組合起來,只有淫.靡.腥.羶的想像畫面在腦子裏頭轉。



維克托以為對方身體不舒服,伸手就要往他臉上摸,這個舉動像是觸動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往後退爬卻是跌在地板摔了狼狽,鬆垮的褲子扯到膝蓋,勇利慌得想遮住自己下體,卻是被過長的衣服下襬掩了實。


怎麼連衣服褲子都不一樣了?


勇利仰天一臉懵懂,乾脆這樣裝死算了。



暈呼呼的腦子裡想的只有自己究竟是脫離童貞呢,還是被破處了。





「一大早就鬧得這麼折騰,勇利也是個有趣的傢伙呢。」


他為自己斟上牛奶,鍋子裡的荷包蛋還在煎煮,微微的煎香讓空虛的胃開始泛酸,腦子卻還是沉的。大概是昨晚的酒喝了過量,即使胃空了卻也沒什麼氣力。


偷偷瞥了廚房裡忙活的人,男人精練纖瘦的體格配上白色圍裙,挽起袖子捲到手肘,一副日常的和諧畫面,差點忘了彼此只是有過一面之緣的陌生人。


「培根可以嗎?」


「啊?」面對男人的提問,勇利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明明有很多話想問,真正到了嘴邊卻又說不出口。只知道男人喚作維克托,身上的Alpha信息素淡的幾乎聞不到,即使同睡一張床也沒有染上過多的氣味,這讓勇利稍稍安心。


最初見面時,男人渾身散發一股我是土豪我最帥的氣息,沒想到起居環境單調簡潔,清一色的灰白色調,最張揚的家具只有客廳裡的長沙發和臥房King size的床,其他富麗堂皇的擺設都沒有。


「怎麼,對這裡很有興趣嗎?」


「呃啊?」


明明只是簡單的提問罷了,卻總是一副受驚的慌張反應,簡直和當初強勢拒絕自己的他判若兩人。剛睡醒還翹亂著頭髮,梳洗之後臉還是有點浮腫,明明還一副沒睡醒的模樣,看到端上的餐點又是兩眼一亮。



簡單的歐姆蛋配上兩片剛烤好的吐司,微焦的培根和半融的起司淋在上頭,雖然勇利喜歡日式料理,卻也被眼前的早餐弄得食慾大增。


實在看不出他會做料理……太驚訝了。



「勇利,內心話都說出來囉。」


維克托帶笑遞來餐具,他只能尷尬接過喃聲說了謝謝,腦子裡又是一陣胡思亂想。


真的能吃對方煮的早餐嗎?這種只有情侶才有的早晨光景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會不會吃了一口後被勒索要身要錢啊?


「別擔心,裏頭沒下毒,我也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我、我沒有這麼認為……」


「你的表情都暴露一切了喔,so cute。」


明明是一頓豐盛的早餐,被自己吃得彷彿人生最後一頓餐點,煮的人大概也會難過吧。


勇利叼起歐姆蛋默默咬下,鬆軟濃郁的蛋香在嘴裡擴散,恰到好處的烹調,每一次的咀嚼都能添增美味。



「好吃……」


「喜歡就好,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呢。」


男人將杯緣輕輕湊近唇畔,優雅又閒置的啜飲一口,香醇的咖啡香飄散在整個空間,看來不只是料理,維克托連咖啡都煮得很棒。


「等等要去上班吧,我送你。」


「呃?不用了。」


「別客氣,告訴我公司在哪裡就行了,花不上多少時間的。」


「我、嗯……其實我今天剛好排假……」


勇利汗顏,他怎麼可能說出自己無職將近半年多了,只好隨便找個理由搪塞。要是被對方發現了肯定會被嘲笑,雖然生來自卑,也不用別人再來貶低了。



「這麼巧,我今天也剛好休假喔。」


這表情一副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的臉,像隻猛獸盯上了獵物的自信與餘韻。他說,那我們今天就出去走走吧,你不會拒絕的吧,勇利?



……果然他被威脅了吧,好可怕。


也許就是骨子裡那股倔勁,反而輕易入了對方的圈套。



end.


---

下回預告:

勇利即將失身?一切都是維克托的陰謀?

「維克托,到底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

男人笑了笑,輕輕提起了他的下顎,薄唇近得彷彿要貼上來。「你這麼想知道嗎?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


大概就是這種亂七八糟的延伸吧Orz

&會下廚的維克托很讚,有點喜歡這個設定(誒

评论(38)
热度(690)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