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關於那對AO的故事_(01-05)

 

※關於那個ABO系列文,稍微做了總整理讓大家方便回憶,正式開連載囉!

※總裁Alphax小職員Omega的故事,能想像的芭樂都有,ooc也有,求盡量不煽情狗血(心虛

因為01-05的總整理被頻啦!為了方便後續閱讀只好再重發一次了,不好意思造成大家的困擾QAO

 




01-關於那個Alpha土豪



以維克托的身分和資質,隨便釣幾個不錯的Omega簡直易如反掌,不如說是人人倒貼,眾望所歸的壓力與無法再有更多突破的窘境,他陷入自己的低潮期,已經沒什麼事情能讓他勾起興致。


──除了那個孩子。


維克托是在某次宴席上與他相遇的,當每個Omega都急於展現自己,一身誇張暴露的禮服彷彿求偶的獸,身上散發的濃嗆信息素說有多反胃就有多反胃。


那孩子卻特別低調,一身藏青藍的西裝背心,前額的黑髮用髮油梳齊,縷縷細髮垂在光潔的額上,一雙大而明亮的眼有點兒發紅,他待在角落邊不斷揉眼,好幾次想抬頭望台上的那對佳人,卻又頻頻低頭掩飾自己的悲戚。


維克托無法不去看那人,他想靠近那個Omega一點,一雙皮鞋被紅毯吸了足音,男孩看到自己沒什麼反應,只是被他的唐突出現吃了一驚。


「怎麼了?眼睛不舒服嗎?」


「第一次戴隱形眼鏡,大概是沾到灰塵了,眼睛有點痛……」


「在這裡弄也不是辦法,去盥洗室吧。」


手掌才剛攀上男孩的肩,卻像觸電一般的心悸迷亂,隱隱約約嗅到一股香氣,像是初春的落櫻,帶點兒東方氣息的柔和。


「您可以待在這裡就好,我一個人也可以的……」


「其實我也想藉故逃離這個地方呢,不能彼此利用一下嗎?」


男孩愣了一會,當然可以,他說。歛下的眼眉特別沮喪落寞,彷彿對方說了不該說的話,這個反應讓維克托微微睜大了眼,他還想多了解這個可愛的男孩。


雖然氣息很淡,幾乎讓人無法察覺他的性徵,敏銳的維克托卻知道對方是個Omega,大概只有中下等級,要是觀察力薄弱的人肯定以為他是Beta。也許男孩也無意間隱瞞自己的氣息,才能安然遊走在這個世界。這能力要是好好運用,指不定是紊亂社會裡的新突破。



男孩絕對知道維克托的性徵,卻依舊敢與他獨處,是太過輕忽Alpha的本性呢,還是對自己太沒有信心,以為自己不會被襲擊、甚至是被標記呢?


他笨拙地將隱形眼鏡盒從外套口袋拿出,試了一陣子才將薄而透明的鏡片取下,一雙眼像隻兔崽通紅,低頭洗了把臉,原本整齊梳上的瀏海全都稀稀落落地垂下,一張娃娃臉蛋被襯得更加年輕。


將盒子放入懷裡後,男孩又從另一邊口袋掏出粗框眼鏡戴上:「謝謝你,先生。」


「不用這麼拘謹,叫我維克托就好。」倚靠在牆邊的人漸漸走近男孩,仗著身高優勢把人遮在自己陰影下:「你叫什麼名字呢?」


「勝生勇利。其實不用記也沒關係……」


「姓氏和台上的那對新人都不一樣呢,同學?還是朋友?」


「他們是我的……青梅竹馬。」一副欲言又止的態度,鏡框背後藏了多少情緒沒人知道。「嗯,是我最信任的朋友。」


「覺得寂寞了?」


被第一次見面的人指出心事的感覺很不好,卻又無法否決這個Alpha,他沒有惡意散發自己的信息素,只是真切地自己想法,勇利知道無法逃避這人的話語和視線。


「說不定吧。」


即使如此,他依舊不會對任何人敞開心房,就連他身邊的家人和摯友都無法,何況是眼前這個剛認識的男人。模稜兩可的態度是想結束話題的暗示,男人卻裝作聽不懂。


「讓我來猜一下……你喜歡那個Beta女孩?」


又來了,這種自以為是的態度和不容反駁的強勢,他以為眼前的男人不像一般的Alpha,原來都只是假象罷了。


「我沒有必須回答你的義務。」


「哦呀,還挺強勢的呢。」


一步步靠近的壓迫感讓勇利有些緊張,他今天什麼防身噴霧都沒帶,即使不是發情期,要是Alpha突然亂來也難逃攻勢。他已經被逼得靠上洗手台,(為防頻幕,此段部分刪除)


維克托怎麼會不知道他的變化,Omega的氣味愈發濃厚,他也有些著了迷。在這邊直接做嗎?雖然不太明智卻也合理,現代的社會是如此寬容Alpha這個性徵的人。


但是他不允許,維克托黯了眼神,他要讓眼前的人知道自己非同一般的Alpha,只執著身體與(為防頻幕,此段部分刪除),真正引起他興趣的是,男孩一副世俗認定的Beta平庸氣質,卻又帶了清甜淡雅的Omega氣息,那雙晶亮銳利的眼卻是Alpha一般的堅定,絲毫沒有任何的膽怯與害怕。


──他知道,勝生勇利便是自己尋覓已久的人。


這樣的命定之人,又怎麼能隨便標記呢?維克托本身不喜傳統,骨子裡卻有股浪漫情愫,他要讓對方真正愛上自己,眼神裡將只有自己。


維克托突然退了一步,將身上的西裝外套脫下,圈在對方的腰邊綁上,手指若有似無地擦過帶了濕潤的臀,微笑道:「別回去會場了,我開車送你回家。」


「……謝謝您的好意思,請讓我拒絕。」


看似軟糯的人骨子裡的性格肯定拗得很,看來小豬還得好好培養才行,施點魔法之後會成為最亮麗的王子呢,還是他盤裡垂涎欲滴的佳餚。


「那你想要我怎麼做呢,勇利。」


「我可以自己開車回去。」他反手想要扯下身上的外套,卻被維克托制止。「維克托先生,請問您還想要做什麼?」


「至少讓我確認你能安全回家。」


「……那就請您送我到停車處就行。」


儘管他們已經挑了人最少的路,卻剛好碰上新娘丟捧花的時候,連勇利都忍不住停下腳步,抬首望向遠方燦笑的女孩。一臉落寞讓人看得心塞,維克托心裡做了決定,輕輕湊在對方耳邊說等我。


勇利還在懵呢,銀髮的男人率先衝進人群,仗著自己的身高和跳躍力,硬是把新娘丟出的捧花接了正著。場上都是一陣驚呼,男人顯擺似的揮了手上的花束,把他一身白的西裝襯得更加閃亮迷人。大家還在混亂中,維克托卻跑回勇利身邊,拉了他的手往外頭跑。


「你、……你到底想幹嘛?」


「沒什麼,就是想在某人面前出點風頭罷了。」


「既然這樣還跑回來找我幹嘛?趕緊去找她啊。」


前面帶頭的男人什麼也沒說,只是一個勁地拉著勇利跑,捧花的緞帶細細長長往後頭飄,勇利眨了眨濕潤的眼,這是優子和西郡分享的喜悅,卻讓Omega沒來由地想哭。


──要是她能幸福就好了。



好不容易跑到車子旁邊,這前面的男人喘得比自己還要厲害,大概是剛才跑去出風頭,本來就不多的頭髮又被汗水溽濕變得更顯稀少,勇利看著都忍不住笑出來。


「剛才怎麼樣,我看起來夠帥嗎?」


「我只覺得你像個瘋子。」


換作平常的勇利肯定不會這麼直接,但在這個粗神經的男人面前,他覺得自己可以放膽說。


維克托想,一個讓人景仰稱羨的Alpha跑出去和女人們搶捧花,模樣一點兒也不瀟灑,說不定還會讓人發笑。但如果能逗笑眼前靦腆安靜的Omega,大概也值了吧。


他從捧花裡摘了一朵白花,將花莖安插在男孩的髮上,一點嫩白襯托在濃密的暗色裏頭,配上男孩乾淨的臉龐,更加凸顯少年的純潔與未經人事。


「她肯定能幸福的,所以你也得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維克托的指尖劃過他的臉頰,微微一笑。


屬於自己的人。勇利在心裡複誦,他不知道自己還會不會再陷入愛戀,遇見一個能攜手相伴未來的人。不過他會記得的,記得這場心痛的婚禮,一個令人害怕卻又無法討厭的外國帥哥,一場荒謬的搶花,一個以為會對自己出手的Alpha。


勇利笑了:「我也祝福你,希望你能成功追到心上人。」


揚長而去的車消失在街尾,伴隨場外熱鬧的人聲喧嘩,維克托一副若有所思,帶著淡淡的笑說希望我們都能成功,我的心上人。



tbc.



02-關於那個Omega酒吧



城裡最近新開一家酒吧,專門讓Omega喝酒的地方,會有這個奇特的酒吧產生不是沒原因的。要是情動的Omega在外頭喝茫被Alpha或Beta碰上可就不好,酒精固然不是發情的要素,卻能讓一個成熟的Omega更顯風韻迷人。


有天勇利壯著膽拜訪,怕人家認不出自己成年還特地帶了證件,所幸安檢也是個嬌小的亞裔男人,他笑說歡迎客人,祝你喝得愉快。


勇利第一次喝酒喝得那麼痛快,平常在朋友面前都只敢小酌半杯,現在把自己買醉了也沒問題。旁邊擦玻璃杯的酒保當然也是個Omega,長睫毛眨啊眨的,扭著曼妙的身姿搭訕勇利,大概是見這孩子長得討喜,硬是調了好幾杯不錯的酒請他喝。


酒吧也提供包車服務,司機必須是個Omega,還得被標記過的才行,這一套的完善服務讓許多客人都會回流,勇利想自己也會是下一個。


推開吧裡的門,屬於夜晚的冰冷刺骨從衣服縫灌上,勇利全身一個激靈,想早早跳上計程車趕緊回家洗澡睡了,還沒招手卻先被人喊住。抬頭一看是副司機打扮的男人,身材和體格放在Omega的標準裡太過美好,卻是壓低帽沿看不清臉。


他問:「先生喝醉了,搭我這輛計程車回去如何?」


勇利想了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的,何況這家酒吧特別有保障,屁股一抖就把自己扔進車裡。


這車裡的暖氣開得強,馬上把凍冷的身子暖了一遍,司機遞了罐熱可可要他接下,勇利怕被敲詐於是搖頭,對方卻說了深夜招待不收費的,語氣裡帶著笑。


聽到對方將自己的小心思猜了透,勇利也是挺不好意思的,手掌包在暖熱的鐵罐特別幸福,甚至貼心地幫他拉開扣環。勇利一下子就喝完半罐,明明被肚裡的黃湯裝了滿,喝下去的熱可可卻像是另一個胃。


車內的音樂是低沉性感的爵士樂,女子唱著深夜之人無法歸回,迷途之伴巧遇真愛之侶,一路搖到了天明。這歌詞像是俗濫的愛情小說,卻在昏沉的腦子響過一遍又一遍。


「客人,您還沒說目的地呢?」


趁等紅綠燈時司機回頭一看,發現勇利早就熟睡了。司機脫下了帽子,露出銀的發亮的短髮和那雙狹長的美麗眼睛。看來只能載到我家了,他說。


維克托將車子停在路邊,撥了電話給別人,那邊的聲音特別嘈雜,他的語氣愈發不悅起來:「下次別讓勇利喝這麼多酒,克里斯。」


『我可是特地留了機會給你呢,好好運用吧。』


他輕輕皺眉:「不需要,我自有方法,酒保玩夠了就趕緊回去處理正事,分公司的權力可有一半在你手裡呢。」對方又是哼哼唧唧好一陣子,維克托直接掛了電話。



維克托又坐回車裡,大概是後座的椅子躺得不舒服,勇利直接整個身子趴臥,嘴邊的口水還微微滴了出來,睡得一副毫無防備。用指尖輕輕將勇利前額的髮往旁一撥,為了得到你,開這間酒吧也是值了,維克托笑。



tbc.




03-關於那個Alpha司機



理應車後載了酒醉之人,本該是酒氣薰天才對,卻是一車子飄散淡雅櫻香。那是Omega散發出的信息素,換做平常的勇利都會壓抑不讓氣味散出,把自己弄得像普通的Beta,但人一昏沒了意識,信息素也就隨腺體流淌而出。


難怪不能讓未標記的Omega跑到外頭買醉,要不是維克托的自制力好,一般的Alpha早就失控撲上了。


車子駛進一幢白色的俄式建築,滑進車庫裡熄了前頭燈,外頭光線昏暗,只剩車裡的燈光微微晃著,後頭少年依舊睡得香甜。


Alpha的手指輕輕觸碰他的臉,薰紅一片的頰柔軟燙手,他先把對方的眼鏡取下放進口袋,輕手輕腳托住對方的背脊與長腿,反手把車門關了走出車庫。


建築外觀看似華麗,裡頭卻是空蕩一片,只有一張純色沙發和基本擺設,原本貴賓犬聽到主人回來歡騰地想吼叫,卻被警告性地掃了一眼,這狗也是聰明,乖乖搖著尾巴回去睡了。


他先把少年搬進自己的臥房,內心起了點掙扎,他不想讓自己的床沾上酒氣,卻又捨不得勇利睡客房,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幫他換下這身髒衣服。


醉酒的人在房裡的沙發熟睡,Alpha把頭探入衣櫃裡翻了一陣,所幸以前的衣服還留著,雖然體型不太符合應該能湊合著穿。這Omega一點兒危機意識也沒有,在沙發上也睡得歡,露出一副做了美夢的可愛表情。


維克托幫很多人脫過衣服,對象有男有女幾乎數不清,卻是第一次幫人換穿衣服。通常都是別人先對他有非分之想,很少有自己主動出擊的機會。他不知道,原來幫人解扣子的手會顫抖,特別是對方香得讓人失控,又露出這麼無防備的模樣。


勇利的身材勻稱,平常被衣服包得緊,一脫才知道是偏瘦的骨感。(為防頻幕,此段部分刪除),這不是一個好的Alpha該做的事情。


好不容易將襯衫脫了,他的褲頭卻是用皮帶纏緊才勉強不滑落,鬆鬆垮垮的褲頭卡在膝蓋處,深色的三角內褲(為防頻幕,此段部分刪除)


像是被知道這種齷齪想法,床上的人剛好翻了身,一身纖細的蝴蝶骨延伸至脊髓末端,最後遁入衣料包覆的緊實臀溝,完美的年輕Omega胴體,血氣方剛的Alpha青年怎麼能忍。


(為防頻幕,此段部分刪除)愛憐般地捧起圓嫩的臉在鼻尖輕落一吻,這睫毛微微顫抖,勇利被這騷動弄醒,迷濛地望進男人好看的湖色眼眸,有些楞神。


「唔嗯……老闆,你的眼睛真好看……可以再來一杯嗎……」大概還以為自己待在酒吧,皺起鼻翼笑得特歡,像個孩子似的。


「特調的飲品,喝嗎?」


「嗯……不要太嗆,我也不喜歡太苦的……」


「可能會有點兒稠,喝嗎?」


因為沒戴眼鏡,勇利瞇細了眼一副思考的模樣,才又露出蠢兮兮的傻笑:「我不要。」接著倒頭又繼續睡了。本來還有點兒興致的,誰讓對方太過單純,完全沒把他的話往歪的想,一個勁地只想喝酒。


維克托也算半個紳士,沒打算對一個毫無防備的Omega下手。反正他是認定了就不會放手,再多等一會兒也不遲。


又是一陣手忙腳亂後才幫對方穿好,從一身酒臭狼狽變成鬆垮嫵媚任人宰割,維克托不敢再多看,趕緊把人扔進被窩蓋了緊實,回頭往浴室門走。


冰冷的水從花灑噴出,倚在牆角試圖讓自己冷靜,他真沒嘗試過主動追人,習慣一個媚眼和挑逗就能和別人好上,不懂談戀愛是怎麼回事。


洗了將近一刻鐘的冷水澡後才走出來,擦拭頭上的濕髮往床上坐,勇利凌亂的瀏海散在前額,眉頭輕輕皺起,嘴巴嘟噥著聽不懂的話。維克托伸出手指撫平褶皺,慢慢地舒坦成半垂的眉,讓他有點兒想笑。


「勇利,怎麼樣你才會喜歡上我呢?」


回應他的只有和緩的鼾聲,還有一室的靜謐。維克托忘了自己盯著他的睡顏多久,只知道怎麼看都不會膩,像是中了他的癮頭,卻一點兒也不想戒了。



tbc.




04-關於那個Omega的遲鈍



勇利是被熱醒的。


剛結束國外的留學生活,又受到失戀的打擊影響,通常他都睡到早上八九點才起床,也還沒試著出外找工作,整天在渾渾噩噩一點兒也不想做事。


翻了身想把熱源稍微推開,那東西卻死賴著不放,反而把Omega的腰攬得更緊,還不滿地嘖了嘖嘴,身下的硬物就這麼抵在勇利腿上。本以為只是團棉被或熱水袋,但過於真實的肉體、聲音和感覺都不太對勁……才剛睜開眼睛,下一秒就想閉上了。


如果有個陌生裸體男睡在你旁邊,還把尷尬的器官抵在自己腿間,這時候該要尖叫跳起來,還是繼續裝死希望快快從惡夢裡甦醒。很顯然的勇利選擇了後者。


夢裡,男人溫熱的吐息全往敏感的脖子噴,他的手從勇利的腰上挪開,卻是一點一點爬上胳膀,慢慢挪到胸口。一開始還有些搔癢,摸到後面就有點兒不太對勁,指尖若有似無地往乳頭點,似乎帶了挑逗意味。


勇利自認是個遲鈍的人,分辨現實與夢境還是有判斷能力,他驚駭地睜了眼往旁邊瞧,被一雙湖藍色的眼砸了正著,眼神裡盡是笑。


「早啊,勇利。昨晚睡得好嗎?」


昨天晚上、酒吧、一起睡覺、喊了他的名字……一旦關鍵字全部組合起來,只有淫.靡.腥.羶的想像畫面在腦子裏頭轉。


維克托以為對方身體不舒服,伸手就要往他臉上摸,這個舉動像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往後退爬卻是跌在地板摔了狼狽,鬆垮的褲子扯到膝蓋,勇利慌得想遮住自己下體,卻是被過長的衣服下襬掩了實。


怎麼連衣服褲子都不一樣了──喔天啊,情況比自己想的還要糟糕。勇利仰天一臉懵懂,乾脆這樣裝死算了。暈呼呼的腦子裡想的只有自己究竟是脫離童貞呢,還是被破處了。



「一大早就鬧得這麼折騰,勇利也是個有趣的傢伙呢。」


他為自己斟上牛奶,鍋子裡的荷包蛋還在煎煮,微微的煎香讓空虛的胃開始泛酸,腦子卻還是沉的。大概是昨晚的酒喝了過量,即使胃空了卻也沒什麼氣力。


偷偷瞥了廚房裡忙活的人,男人精練纖瘦的體格配上白色圍裙,挽起袖子捲到手肘,一副日常的和諧畫面,差點忘了彼此只是有過一面之緣的陌生人。


「培根可以嗎?」


「啊?」面對男人的提問,勇利不置可否地點了點頭。


明明有很多話想問,真正到了嘴邊卻又說不出口。只知道男人喚作維克托,身上的Alpha信息素淡的幾乎聞不到,即使同睡一張床也沒有染上過多的氣味,這讓勇利稍稍感到安心。


最初見面時,男人渾身散發一股我是土豪我最帥的氣息,沒想到起居環境單調簡潔,清一色的灰白色調,最張揚的家具只有客廳裡的長沙發和臥房King size的床,其他富麗堂皇的擺設都沒有。


「怎麼,對這裡有興趣嗎?」


「呃啊?」


明明只是簡單的提問,卻總是一副受驚的慌張反應,和當初強勢拒絕自己的他簡直判若兩人。剛睡醒還翹亂著頭髮,梳洗後的臉還是有些浮腫,剛才還一副沒睡醒的模樣,看到端上的餐點卻是眼睛一亮。


簡單的歐姆蛋配上兩片剛烤好的吐司,微焦的培根和半融的起司淋在上頭,雖然勇利喜歡日式料理,也被眼前的早餐弄得食慾大增。


實在看不出他會做料理……太驚訝了。


「勇利,內心話都說出來囉。」


維克托帶笑遞來餐具,他只能尷尬接過喃聲說了謝謝,腦子裡又是一陣胡思亂想。真的能吃對方煮的早餐嗎?那種情侶才有的早晨光景怎麼會發生在他身上?會不會吃了一口被勒索要身要錢啊?


「別擔心,裏頭沒下毒,我也不會對你怎麼樣的。」


「我、我沒有這麼認為……」


「你的表情都暴露一切了喔,so cute。」


明明是一頓豐盛的早餐,被自己吃得彷彿人生最後一頓餐點,煮的人大概也會難過吧。勇利叼起歐姆蛋默默咬下,鬆軟濃郁的蛋香在嘴裡擴散,恰到好處的烹調,每一次的咀嚼都能添增美味。


「好吃……」


「喜歡就好,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呢。」


男人將杯緣輕輕湊近唇畔,優雅又閒置的啜飲一口,香醇的咖啡香飄散在整個空間,看來不只是料理,維克托連咖啡都煮得很棒。


「等等要去上班吧,我送你。」


「呃?不用了。」


「別客氣,告訴我公司在哪裡就行了,花不上多少時間的。」


「我、嗯……其實我今天剛好排假……」


勇利汗顏,他怎麼可能說出自己無職將近半年多了,只好隨便找個理由搪塞。要是被對方發現了肯定會被嘲笑,雖然生來自卑,也不用別人再來貶低了。


「這麼巧,我今天也剛好休假喔。」


這表情一副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的臉,像隻猛獸盯上了獵物的自信與餘韻。他說,那我們今天就出去走走吧,你不會拒絕的吧,勇利?


……果然他被威脅了吧,好可怕。也許就是勇利骨子裡那股倔勁,反而更輕易入了對方的圈套。



tbc.



05-關於那對AO的一日約會


畢竟前晚喝了不少酒,全身上下都是可怕的菸酒味,身上的衣服也是維克托的(他都不敢想像對方替他換裝的畫面了)本來勇利還在思考要用什麼理由逃回家,維克托卻說在這裡洗個澡就能出門了。


「可是我沒有帶新的衣服啊……」


「穿我的就行了。」


「這樣不太好吧……」重點是尺寸不合啊,他的腿這麼長,穿上去肯定像是孩子偷穿大人一樣滑稽。


「那你現在身上穿的是什麼?」


勇利支支吾吾了半天,總算被強硬推入浴室,門外的人托腮想了想,手掌圈在嘴邊大喊:「勇利要和我一起洗也是沒問題喔!」


「不必了!」


他的背抵在光滑的玻璃門上,彷彿下一秒男人真的會開門衝進來,還好他只是隨口開玩笑,補了句有需要再喊我就行,聽到漸行漸遠的步伐聲才讓勇利稍微安心了。


每個小地方都透露獨自生活的痕跡,素色的刷牙杯裡只有一支牙刷,沐浴用品都用白色的瓶子裝,要是沒看仔細肯定會拿錯,一串串燈炮掛在天花板上像是裝置藝術,換作勇利肯定不敢躺進這個浴缸裡,連洗澡都得提心吊膽簡直太辛苦。


從那扇窗探出去的景色很好,好像所有世界都被自己容納,要是晚上看肯定更美,一戶戶亮起的燈交錯在幽黑的夜裡,在這片市郊指不定還能看到點點繁星,不知道維克托會帶著什麼心情看這片美景。


勇利搖了搖頭,用手掬起水往臉上潑,水珠滴滴答答落在池面上。他讓自己別胡思亂想,趕緊沖澡陪維克托到外頭晃個兩圈,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名義上是兩人出門走走,實質是和某個購物狂到處奔波幫忙提袋子,從身上的衣服褲子飾品、滿足生理需求的美食零嘴保養品等等全都逛了,連和真利姊逛街都沒這麼累。


「好,接下來是那間店。」


「你還要逛啊……」


「剛才都只買了我的部分呢,勇利也得買一些才行。」


「我就不必了。」


「勇利連一點購物慾望都沒有嗎?」


他搖了搖頭,與其說沒有購物慾望,不如說他的錢包乾癟得可憐,光是留點餘錢已經很困難了,哪裡買得起多餘的衣服和配飾。


男人的指尖抵在下顎像在思考,「雖然勇利上次穿的西裝背心還不錯,領帶的顏色卻土到不行呢,還是買套新的比較合適喔。」


「誒……」


「前面那家的西裝質料都不錯,我們去買吧。」


「等等啦──」


男人總是挨得他特別近,連牽起手都那麼自然,強勢又任性地帶著勇利邁開步伐,明明是個Alpha卻處處招惹一個未經人事的Omega,要是被別人看到了肯定詬病,維克托卻一點兒也不在乎。


還好他的氣味很淡,沒認真觀察的人肯定以為自己只是個Beta,一個被歡騰任性的Alpha硬拉著跑的可憐蟲,身上沾了氣味也不知道的普通人體質。勇利微微嘆氣,卻將交纏的手握得更緊了。


──如果他們身在一個沒有第二性徵的世界,他是不是能更靠近這個男人一點?


「這件不好,太花俏了。」


「抬頭挺胸啊勇利,肩線的位置都跑了。」


「如果穿這件不就和之前的一樣土氣嗎?別自己選了,穿我挑的就是。」


勇利在心裡嘖了一聲,還是不要和這男人再有瓜葛才好。


旁邊的販售小姐都用亮晶晶的眼神在他們身上來回逡巡,其中一個特別大膽,拿著結婚西裝的目錄說:如果是買在結婚典禮上穿的,我們有成對的伴侶裝喔,最近一套打八折很划算的。


試穿的人紅著臉想解釋,維克托卻是呵呵一笑,說了未來有需求會再來你們店裡,把話題完全掐在尷尬無法反駁的地方,被一群扼腕又羨慕的眼神環視的勇利壓力很大。


不是兩個男人一起來挑衣服就是情侶啊──


「嗯,黑色這套修身效果不錯呢,接下來剩領帶了……」


維克托在旁邊的領帶區挑了一陣,玲瑯滿目的款式看得眼睛都花了,更可怕的是上頭完全沒標價,通常勇利都是先看價錢再挑款式的,這下子勇利更是沒想法了。


「哪一條都差不多吧……」


「穿西裝最重要的就是怎麼搭配領帶,很多人都忽略這種小地方。如果有天老闆面試對你說:『領帶太土了,請你離開。』時該怎麼辦呢?」


「才不會有這種對話!」


「哦,配上靛青色的領帶應該很棒。」


維克托沒將領帶遞給對方,反而挨近身前幫勇利繫上,勇利不是怕癢的人,指尖觸在光裸的肌膚上卻起了點麻,他想要看男人怎麼動作,睜眼卻見那雙漂亮的眼和長睫毛微微扇動,想轉移視線卻捨不得挪開,那麼好看的人連盯著都奢侈。


「怎麼了,我臉上有東西?」


「沒、沒什麼……」


要是被知道他的這點心思,肯定會被笑話,勇利扭了頭往旁邊轉,臉頰還沾了點紅,維克托以為拉疼人,繫領帶的動作放得更輕,最後拍了拍好看的結把人拉到鏡前展示。


「怎麼樣?還不錯吧。」


「大概吧……」老實說勇利看不出來,至少這一身肯定價格不斐,這是他唯一確定的事。


維克托倒是一臉滿意,認定的東西果然就是順眼,伸手往販售小姐的方向一招便是一句:「就這套了。」


店裡的員工各個彎身鞠躬,無視一旁表情驚駭的人,維克托走到櫃檯前寫了對方的地址後就拉了人就走。勇利的腦子還處在多久的分期付款才能還清,沒時間思考對方怎麼清楚他家在哪的問題。


「今天真開心呢,很久沒好好出門購物了。」


「平常很忙嗎?」


「嗯,大多都是托人幫忙買。」網購的意思嗎?他也滿常這麼做的。


「偶爾出來走走,其實也挺不錯的……」


自從留學歸國後,勇利幾乎都賴在家裡當尼特,頂多幫忙澡堂的工作也沒怎麼外出,身邊的朋友也結婚生子了,連想出來聚一聚的機會也不多,找工作的意願也不積極,渾渾噩噩的人生連他也受不了。


車子剛好滑進他們的視線,維克托開了車門想接過對方手裡的袋子,勇利卻是一副認真對他說:維克托,我想和你說件事。


「關於早上的事情我騙了你,其實我根本沒有工作,只是用失戀的藉口把自己侷限住,不想這麼快面對人生罷了。」


優子結婚對他的打擊的確不小,但初戀終究只是初戀,有些事情要學會放下。不同的人、事物,甚至是更寬廣的世界還等著他,要是怯步不前永遠沒有機會成長。


「今天我也很開心,謝謝你。」


將手裡的東西全給了對方後,勇利大大吐了口氣,對維克托微微頷首,那麼告辭了,留了個瀟灑的背影轉身走人,直接人影消失在對街他才回神。


真是個特別任性的人呢,他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衣服褲子還忘在我家?維克托揉著太陽穴苦笑,悠然的口吻特別愉悅,滿腦子全是那雙會說話的笑眼。


「關於你的事情,我怎麼可能不知道呢?」



tbc.



---

大家午安,這邊是從二月新刊脫出的九本(鞠躬)


雖然這系列變相成了連載,卻依舊堅持每回打上不同標題,造成大家閱讀上的困難深感抱歉(;´Д`A

其實只是想寫蘇蘇的總裁文不解釋,男神暗戀的故事很好吃啊(大口啃)



※一些偷偷藏著的梗:


1.這篇希望讓所有YOI的人物都出現

那個omega酒吧裡的安檢是光虹(誰知道),酒保是咱們的EROS克里斯(以後還會再出場放心)


2.維克托廚藝不錯,勇利工作能力其實很好(之後會再補充),勇利目前還不知道維克托是個土豪(好老梗)


3.這裡探討abo平等權力的地方很多,私設更是多到不行,目的是希望締造一個新的ABO世界。


我個人最喜歡的還是AO,但也不愛那種O對A死心塌地,A對O超級無情的文,希望這篇AO能帶給人新的感官,讓大家知道AO的相愛不是性徵的切合,只是他們剛好是Alpha和Omega罷了


AA是我的第二喜愛,強攻強受不是超好吃的嗎^q^

AB是胭大大推我的坑,也超級期待大明星小助理的本子!


上面的AA和AB有機會也來寫看看,是什麼CP我就不知道了(噓)



也謝謝願意看到這裡的你們~接下來的更新大概都是環繞著這篇啦~有任何建議歡迎提出///

順祝大家期末順利!


後續請走  06



评论(10)
热度(508)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