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維勇】離開是會跌倒的痛

 

※不是業配,不是業配,不是業配,好久沒更的ooc

也謝謝大家的鼓勵,我會繼續(緩慢地)更新的!


某一年勇利生日時,收到伴侶維克托送的禮物,是條金屬鍊子的大白綴飾,仔細端詳後,發現綴飾被設計成能打開的樣式,裡頭已經塞了維克托的相片,是上個月他們帶馬卡欽去河堤散步時順手拍下的。


「喜歡嗎?」


勇利點頭,「嗯,謝謝了。我會好好收起來的。」說著作勢就將項鍊收回盒子裡,還是維克托按著他的肩才停下動作。


「那可不行。」


他的手指修長好看,輕輕鬆鬆就拈走勇利手上的綴飾,他的手環過勇利的頸子,探身時髮尾搔到勇利的臉頰,一股維克托的香氣飄來,勇利怕癢地縮起膀子,沒幾秒功夫維克托就離開了,他的頸上多了一條東西。


「生日快樂,勇利。希望它能代替不能隨時陪在你身邊的我。」


「真是不可思議……怕寂寞的維克托居然會說這種話。」很稀罕的,勇利居然上前主動抱住了對方,冰涼的綴飾碰上維克托的鎖骨,漸漸地被體溫摀熱,「我會隨時戴在身上的。」


在看不到對方表情的背後,維克托偷偷地彎嘴笑了。



KATSUKI YURI


在維克托出國比賽的隔天,練習時又摔得一塌糊塗了。


心浮氣躁是難免的,可一旦維克托不在身邊,當年決賽前的不安感更是強烈。勇利邊揣緊脖子上的項鍊,告訴自己要加油一點才行,不能什麼都依賴維克托。


不過他也有小小的慶幸心態。


還好維克托看不到失誤的自己。


傍晚搭車回家後,勇利收到維克托的訊息,用著拙劣日文加上顏文字形成的一串黏呼呼撒嬌,無非是些想念勇利和希望快點回去等等的軟糖般的話,勇利邊看邊微笑,看到最後笑容卻僵在臉上。


"勇利今天摔了十三次,這樣可不行呢"


勇利下意識往車窗外瞥了一眼,難不成附近有眼線?維克托派來的人?


……怎麼可能。


難不成是尤里說的?


勇利把手機闔上,有些羞赧又氣憤的情緒,心想明天要找尤里好好問清楚才行。


「哈?誰要記這種無聊的東西?我才不管你摔了幾次!」


結果得到了這樣的回答。


雖然青年和他的對話總是氣鼓鼓的,可勇利知道對方不會撒謊的。難道是雅科夫嗎?不,他昨天不在訓練場呢。米拉?昨天她在另一個冰場訓練。波波維奇?應該不會……。


"問我怎麼知道的?那當然是太愛你啦。"


"順帶一提,今天也摔了七次左右吧,雖然次數減少了但還是要小心一點啊。別老想著我就摔傷囉。"


……


好可怕。



Yuri Plisetsky


炸豬排最近戴著的那條項鍊,怎麼看怎麼眼熟啊。


尤里皺著眉頭想了好幾天,總算想起來了,就是前天在電視新聞上看到的,專門給老人配戴的跌倒通知項鍊嘛!


為什麼那傢伙要戴這種東西?計算自己摔的次數?


……吃飽太閒嗎。



Victor Nikiforov


看著手機又跳新的通知,維克托忍不住苦笑。


真是的,好想趕快回去啊。



END


---

今天中午看到這個廣告,腦子一閃忽然有了靈感

好久沒更新卻寫了奇怪的東西,對不起大家Orz


评论(20)

热度(81)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