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all勇】《Top of the World》新刊內容節錄

 

預定表單時間4/11-4/16,這邊僅作為數量方面的參考!

《Top of the World》印量調查請戳我


【all勇】

1,火場裡的小豬仔(小豬勇利從火場救出)

一夥人準備走出穀倉前,維克托突然聽到後頭有細微叫聲,回頭卻什麼也沒看見。他不放心又走了進去。無視外頭尤里大吼別再浪費時間快滾出來,開始翻弄灰燼裡的殘骸,發現有隻小豬藏在只剩骨架的籃子後面,小短蹄還瑟瑟發抖。


「哇喔,還有隻頑皮的小豬呢,差點就要和大家走散了。」維克托把手臂伸出來:「過來吧,我不是壞人喔。」


雖然小豬還是一副瑟縮,眼睛卻盯著維克托不放,一副想過去又怕受到傷害的可憐模樣。


以為是自己一身灰才讓牠不敢靠近,用手背使勁拍去頭髮和臉上的髒污,卻把自己弄得更加狼狽,小豬仰頭看著,想要把對方的一舉一動看得更清楚,走著走著都不知道自己離那個人類只剩不到一公尺。


維克托趁牠不注意一把抱進懷裡,小豬仔嚄嚄嚄叫個不停,小短腿蹬啊蹬的卻逃不出他的懷裡,只好任由維克托用外套掩實自己,慢慢走出穀倉。


「慢死了!」尤里的眼睛簡直都能噴出火。


「抱歉抱歉,裡頭還有一隻小豬不肯出來啊,哄牠出來花了我不少時間。」


波波維奇走過來盯著小豬看:「載豬的車已經走了,這隻怎麼辦?」


小豬仔突然看到一群陌生人,晶亮的小眼珠積了滿滿的淚水,嚇的縮進維克托的懷裡發抖。本來對豬沒多熱愛的一群消防員,看著小豬頓時有股萌的感受,趕緊晃頭讓自己恢復意識。


「只好拐回局裡了。」


維克托笑的彷彿本來就想這麼做。



2.消防局裡的小寵豬(大家輪流把小豬勇利抱回家養的劇情)

「怎麼樣?」


「……不覺得很多餘嗎,豬穿上小豬裝。」


牠身上套了一件粉嫩的小豬裝,帽子還是豬耳朵的造型(維克托後來為了讓勇利戴的舒服一點,還剪了兩個洞讓真正的耳朵能伸出來),他已經不會為一群人圍觀感到害怕,多半只是有點困惑。


「不會啊,勇利很可愛。」


「我倒覺得老虎裝比較適合。」


「勇利可以穿小洋裝啊,帶點蕾絲花邊的那種,肯定很可愛。」


「我覺得薩拉穿比較適合,豬就該赤裸就好。」


「哇,想不到米凱爾這麼色。」


「閉嘴埃米爾。」


「為什麼分局的人也來我們這邊?」問的是尤里。


「視察別局的同事們工作狀況,還有來看小豬。」還說的一副理直氣壯。


「後面那個才是重點吧。」


薩拉蹲低身子,揉了揉小豬的身體和耳朵,瞇起小小的眼睛一副享受的樣子,「我也好想照顧勇利喔,牠真可愛。」小豬感覺對方提到自己的名字,還抬起頭嗷的回應。


「不然大家輪流帶回家養吧。」


「好主意。」



3.Yuri on Dodgeball(大家組隊比賽打躲避球)


「沒想到這麼快就要和勇利成為對手了呢……」


「我可是期待這天很久了,維克托。」


「即使是勇利我也不會手下留情的哦。」


「這正是我想要的。」


針鋒相對,脣齒相譏。

要說點燃他們之間戰火的,無非是冰上的奇爭鬥艷,又或者只是──手上的一顆躲避球。


看選手們比賽滑冰不稀奇,看一群來自異國的滑冰選手互玩躲避球就很稀奇了。


自從那次大獎賽之後又過了一年,來比賽的、觀賽的,甚至是幫朋友加油的都有,巧合的是大家又碰在一起了。


「機會難得,不如大家好好來比一場吧。」


拿著不知道從哪變出來的躲避球,克里斯笑的一臉曖昧,彷彿手裡不只是顆躲避球,而是他們最渴望的燦金獎牌。


「無聊,我拒絕。」


「尤里難道是怕了嗎?」


「誰說怕了!要比就來啊!」


「哇──能和勇利一起站在同個場上──太幸福了──」小南已經哇的一聲哭出來了。


「沒出聲的表示都同意下場哦,好,定案。」


「等等、我……」


默默舉起手臂的勇利顯得有些膽怯,也不是他性格不合群,只是單純對球類運動沒什麼興趣罷了(畢竟滑冰以外的嗜好是電玩)不過話頭才剛下,就有人替他接話了。


「勇利的意思是,得了金牌還不夠,這次他也會替隊伍拿下勝利的。」


「維克托——」誰跟你說這個!!


【維勇】
1.霍格華茲的紅與黃(HP世界觀,葛萊芬多維克托x赫夫帕夫勇利,加收3篇新番外)



對於出生在麻瓜家庭的勇利來說,魔法學校裡的一切都和想像中的不太一樣。


像是以神奇方式寄來的新生入學信函(當初小維一看到貓頭鷹來興奮地跳來跳去,還代替驚愣的勝生一家接下了信件);校服是一身開襟黑長袍,白色襯衣和灰毛衣混搭,領帶則是分了系院後才會得到;詭譎的到校方式和來自世界各地的新生(勇利還在火車上認識了來自泰國的披集,希望能和他一起分到同個學院);還有太多太多有趣新鮮的事情……


而最後他與披集真的分在同個學院──赫夫帕夫。


彼此的學院肯定會有一些摩擦,像是葛萊芬多與史萊哲林的糾葛,雷文克勞的中立,而剩下的赫夫帕夫反倒像是被孤立的一方,甚至還有風聲說這個學院專收挑剩的學生。


剛開始勇利挺難過的,不過隨後想想,他既不是無比英勇的性格,也沒有智冠群倫的智慧,更不是來自血統純正的巫師家庭。這麼想想又釋懷了。


每個學校都有那麼一個風雲人物,霍格華茲當然也不例外。


葛萊芬多五年級生,來自俄國的維克托‧尼基福羅夫,不僅學業優異,長相體格也是一等一,對粉絲們也都溫柔親切帶著微笑,又是魁地奇的隊長,被各個學院的女孩們暗戀,也同時被史萊哲林的學生們怨恨的完美存在,連嘴中戲稱的禿髮英雄都顯得那麼帥氣。


2.人工智慧維克托 (人工智慧維克托x程式設計師勇利,加收新內容)

[維克托2.0]


最近YOI手機大廠研發了新的維克托2.0手機。


比起初代更顯大台,重量卻只有它的四分之三(頂部的材質做得更加輕盈),顏色依舊是時尚的亮銀帶灰,看起來和普通手機沒什麼差異,實際上它有個近年夯起的新穎功能。


裡頭設有人工智慧,他的名字叫維克托‧尼基福羅夫。


這是程式設計師勝生勇利命名的,而這台完美的傑作目前還在測試階段,他也是第一位測試者。


3.電腦病毒勝生勇利(駭客維克托x病毒勇利,上一篇的延伸後續)

(試閱待補)



【尤勇】
1.尤勇家的小尤勇(共四章,加收3篇新番外/不是abo設定,但尤勇生了一對雙胞胎)

節錄一

七年前,二十歲的尤里和二十七歲勇利結婚,五年前他們生下一個兒子,白皮膚一頭金髮,嬰兒時期就不怎麼愛笑,外表和性格完全是尤里的縮小版,只有一雙油色的大眼遺傳勇利。


要是女孩子的話肯定是個美人胚子,父親利也笑著說。

不不,就算是男孩子也是個英俊小哥,姊姊真利欣慰笑。


本來孩子有個名字,因為太長了被真利說難記,乾脆直接叫小尤了。


節錄二

番外-兩兄弟畫尤勇爸爸們


小勇拿著蠟筆在紙上塗塗畫畫,手指和臉頰全都沾了各式顏色的蠟,趴在地板的身子微微晃動,小短腿搖啊擺的蹬在半空,哼唱著尤里爸的自由滑伴奏。


「你在幹嘛?」


「窩在畫圖,葛格你要畫嗎?」他把散亂的筆整堆抱在懷裡,想要試著往哥哥身上放,卻是狠戳眉心阻止了。「放好,我自己拿就好。」


「豪!」


節錄三

番外-尤勇一家到動物園

猛禽區他們也待了好一陣子,原因都出在於父子倆太過興奮,盯著玻璃內的老虎目不專精地看著,小勇等的太久都窩在勇利懷裡睡了,也不見他們轉移陣地。


「看夠了沒?」


「嗯。」


「小尤,該去下一個地方囉。」


「嗯。」


父子倆反應都一樣敷衍。


「小尤下次會吃完青椒,絕對不挑食。」


「嗯。」


「尤里,下次也請假帶全家人去遠一點的地方玩。」


「嗯。」


真好玩。


「尤里,不要再奇怪的地方做奇怪的事情。」


「不可能。」


「……」




2.為你作的歌(演藝圈AU,藝人尤里x粉絲勇利,內含3篇番外)

那年勇利二十二歲大學延畢,除了努力完成學業之外也沒其餘的閒暇活動,頂多偶爾打打電動而已。沒什麼特別的人生,完成學業後也是一樣過著渾渾噩噩的人生。


──直到他遇見了改變自己一生的少年。


金色燦爛的長髮在一群伴舞的少年裡顯得突兀,他的舞步輕快流暢,即使前排有實力派的前輩們表演也絲毫不會怯場,不同其餘少年總是帶著一副微笑,他的蹙眉透露了點不悅,卻又不會讓人感到不舒服。


真利姊說他喜歡前頭唱歌的團體,而勇利注意的卻是後頭伴舞的少年。


他問姊姊少年叫什麼名字,尤里‧普利謝茨基,十年前以年幼的資歷入社,是來日本發展的俄羅斯少年,雖然表情和個性稍衝,相貌和才能在同齡的人裏頭還是十分優異的。




【承勇】
1.與相似的你墜入戀愛(承吉戀愛的過程,一同遊日本)

他們開始熟識的契機在哪。


是SNS上的互動?每次比賽的巧遇?還是隨口提出想來日本遊玩,希望勇利能當自己的地陪?


這些事情換作以前的李承吉肯定不會做的。


對話裡他總是喊自己"承吉君",他喜歡對方清亮的嗓音,特別是用那雙會說話的大眼盯著自己看時,李承吉都忍不住想伸手摸摸勇利的頭髮,簡直就像他家的哈爾沙撒嬌時一樣。


而他一直都沒叫過勝生勇利的名字。


不是沒機會,只是每當他們視線相交時,勇利都會先揮手喊他的名字,最後李承吉只會在心裡默念他的名,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比賽,或是日常瑣事。


那次他在走廊上與他的俄羅斯教練爭吵時,李承吉全都看見了,他的個性不喜介入是非,卻在看見黑髮青年珠作的淚水一顆顆滾落時,邁開了步伐。


他攬過勇利的肩膀,那人的身高體格明明和自己差不多,真正碰觸了卻覺得單薄,好像輕輕一碰就會碎了。上一刻撫上的指尖還微微發顫,當青年以略為驚訝的淚眼望向他時,李承吉微微捏緊他的肩膀。



2.線上遊戲的女角八成都是男人?(沉默騎士承吉x近戰女角牧師勇利(♂))

──簡直、糟透了。


『和我結婚吧。』


等級五十七,身上裝備是銀混銅的盔甲和一把磨鈍的寶劍,職業是騎士。先不論這種等級的人怎麼還未找到伴侶,他反而好奇的是,這身銀混銅的裝備也太過坑爹。


都五十七了,就能不能換套更好的裝備呢?還是錢都拿去聘娶了?


只有五字的求婚詞也太過強硬,雖然遊戲裡的結為伴侶只是加成技能的其中一條捷徑,要是對面真是個妹子大概也會秒拒。


不過這人聲音低沉磁性,大概是長年玩網遊練的嗓,滿臉鬍渣配上削凹的黑眼窩,微駝的背影蹲在電腦螢幕前,身上的贅肉一坨坨垮下……


勇利微微嘆了口氣,明明只是個過客,自己怎麼就能腦補這麼久。


『雖然我是女角,但平常講話聲音都是男的啊,而且我等級比你弱很多。』


誰讓他當初這麼懶,直接拿了真利的帳號打遊戲,玩到最後有心得了也捨不得再改,才落得這種下場。


這人肯定也會像其他人一樣吧。


『沒關係。』


沒關係是指他是男的沒關係?還是指等級落差沒問題?




【披勇】
1.筆下的愛告白(高中竹馬AU)

大一那年披集從泰國來日本做一年的交換生,他希望能多學習當地的文化,特地選了日文系就讀,操著一口泰語腔的英文和人溝通。而日本人天性也比較害羞,被親切搭話都是客氣回應,真正深聊的卻沒幾個。


前面位置坐的是一個同他嬌小的黑髮青年,他的背微微向前駝,髮旋藏在亂糟糟的頭裡顯得格外可愛,要不是老師很快就進了教室,他肯定早就上前搭訕了。


那人的桌上散放著紙和鉛筆,老師都還沒開始講課已經拿起筆唰唰唰的書寫,披集想對方真是個認真的人,他也拿了記事本有樣學樣,沒一會兒就躺在桌上發呆,垂著眼眸繼續觀察前座的同學。


2.燦金皇子的愛宣言(泰國二皇子披集x僕人勇利)

二皇子第一次出巡民間,身邊有好幾個隨從陪著,不過披集天性調皮,噔的一下就溜的沒影,幾個陪從既不能大聲吆喝找人,也不能告知皇宮裡的侍衛,要是匪徒比他們先找到就不好了,他們的任務是保護二皇子,不能讓他受到一點傷害,否則他們的命也沒了。


聰明的披集當然了解他們的心思,也不會蠢到去鑽危險的巷弄,小小的身體穿梭在壅塞的人群裡是最好的掩護,而且身上穿的寬鬆帕農比平常的繁複服飾方便跑步,回去之後他得告訴女傭多準備幾套這種衣服,這樣他就能跑的比家裡的倉鼠還快。


披集一邊想一邊跑過街弄,迎面撞上轉角的人,"碰"的一聲發出很大的巨響,他們一起摔在泥土做的街巷,雖然不至於受傷,嗑疼的腦袋瓜兒還是起了腫脹。


「抱歉,你有沒有受傷?」


還顧不上拍自己的一身灰,披集先跳起來看對方有沒有事,那人的年齡和他相仿,烏黑的頭髮和白皙的肌膚,大大的眼珠子像是淋上焦糖的巧克力,他的臉頰軟白帶粉,很像披集最喜歡的白嫩炸麻糬,甜滋滋的讓人很想一口咬上。


看來不是本地人,會是從海洋的另一端來的嗎?


「沒事……對不起……」


「為什麼要說對不起?是我撞到你的。」


「對、對不起!」


小皇子覺得不太開心,大概是這個男孩只會說這句話,而且也不聽清楚他的話,只是一個勁地道歉。不過沒關係,誰叫他長得這麼可愛,他想更親近這個人。


「你叫什麼名字?」


「……勝生勇利。」


他的英文發音很特別,軟軟糯糯的像把全部的單字都攪在一起,披集蹲下來和少年平視,瞇起眼笑的開心。


「我叫披集,我要和你當朋友。」



【勇勇】
1.另一個我  (普通xEROS)

他像是空氣,看似飄渺,實際上一直都存在;他是陰霾,潛伏在周身而無自覺,等夜深人靜時又出來咬你一口,疼的心口都是血;他是水,好似無色無味,卻又是那麼不可或缺。


十七歲那年在溜冰場上出了意外,那次是他真正與另一個他接觸的契機。


『今天的失誤是怎麼回事?明明能避開牆壁的吧,為什麼會一頭撞上去?』


『你的身體就是我的身體,要是死了怎麼辦。』


『至少活到我全部奪下的那天啊。』


模糊的意識裡,他感覺有人在說話,而這聲音就是他自己的。勇利一直不確定,那人的存在到底是出於自己的"惡意識",還是真的有另一個人存在於他的體內。


慢慢睜開眼睛時,看到的卻是朝他微笑的"自己"。


『終於醒啦,你睡得可真久。』



2.發情期的築巢(EROSx普通)

(試閱待補)



【奧勇】我可不是在約砲(上班族奧塔別克x健康食品推銷員勇利)

迎面走來的男人體型中等,甚至身高還比自己矮了一些,眼神和氣場卻帶了煞氣,特別是那對眉毛微蹙起來的樣子,幾乎都能擠死幾隻蒼蠅了。炯炯有神的眼睛朝他瞪了一眼,長的一副宣傳紙硬塞給他會狠狠來個過肩摔的凶惡臉。


本來勇利想低著頭假裝沒看到對方,那人卻直逕朝自己走來,他連逃跑的心情都有了。


「你身上的衣服,哪裡買的。」


「……哎?」


他低頭看了自己的T恤,印了一只粗眉熊的Logo,這是他們公司的商標,之前勇利也質疑過這個Logo到底和他們賣的產品有什麼關聯,最後他也沒能問出口。


「這是我們YOI養生餐的商標,請問怎麼了嗎?」


這句話說了簡直像在質疑人家啊,他為什麼不順水推舟把手上的傳單推銷出去啦!勝生勇利你這個笨蛋!


「沒什麼,只是有點興趣。」


是對熊有興趣?還是對他們家的餐點?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有人衝過來問自己身上的衣服樣式啊,這男人也真奇葩。



【南勇】奶酪裡的愛告白(賣奶酪的少年小南x甜食控勇利)


「手工製作的奶酪喔,歡迎參考看看。」


一頭黃裡挑紅的南健次郎站在人來人往的街角叫賣,笑容裡時而露出兩顆可愛的虎牙,即使現在已經晚上八點,他的笑容彷彿像是初春的早晨,朝氣而有活力,讓路過的人都忍不住多看幾眼。


他的出現總是毫無預期,可能是昏沉慵懶的午後,也可能是陰天的晚上,更多時候是帶了星宇的晴朗夜晚。


勝生勇利就是其中一個。


【J勇】有天JJ撿了隻Yuuri貓(地下樂團主唱JJx貓咪勇利,含新番外)


他最近多了一個休閒活動,帶著Yuuri貓去附近散步。


通常樂團表演都是晚上,每個禮拜的訓練時間都不固定,加上他對家裡的貓太過放縱,只要用那毛茸茸的頭在他大腿邊磨蹭撒嬌,JJ就忍不住想拿吃的給他,久而久之這隻貓就被他養肥了。


有次女朋友伊莎貝拉到他家裡,看到這胖貓嚇了一跳。


「你有帶他去散步嗎?」


「散步?和貓一起嗎?」


「對啊,貓咪不該這麼胖的,都快要變成小豬仔了。」



試閱就到這邊~~預定表單時間4/11-4/16,有興趣歡填:

《Top of the World》印量調查請戳我


评论(9)
热度(71)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