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讓小豬成為王子的愛魔法

  

※ICE4維勇認親文,幼稚園小王子維克托x幼稚園老師勇利

@盛夏繁星  @沈家十三   @卷茶  @安居 吃點小甜餅~


 

"烏托邦勝生"是一家私立幼稚園,地點在九州一個靠山又靠海的豐裕小鎮裡,儘管當地的溫泉十分盛行,交通與資源卻沒有鄰近的都市發達,人口慢慢流失,久而久之這個地方只剩小孩子和老年人,很多年輕的父母都選擇到外地工作,只有假日才能回來看小孩。


於是"烏托邦勝生"慢慢轉為全能托育幼兒園,提供長期住宿服務。為了不讓孩子自小就缺乏父愛與母愛,寬子與利也的角色便十分重要,而他們的孩子真利與勇利也在這樣的環境下成長。姐姐通常都扮演俐落的發號者,弟弟則是幫忙與照顧孩子的角色,成年之後也依舊待在自家的幼兒園幫忙。


勇利向來很有孩子緣,雖然受歡迎,不過也被各種類型的孩子搞得生活充實又疲憊。


比如說自稱冰上猛虎的金髮小孩,因為他的名字和勇利念法一樣,真利都直管喊他叫尤里奧(儘管當事者特別不情願),久而久之整個園區的大人孩子都喊尤里奧了,這讓他挫敗好一陣子,最後只能喊勇利"蠢豬"來發洩情緒;有個特別來自哈薩克的黑髮小孩,沉默寡言的性格幾乎沒什麼人願意主動找他玩,常常抱著一隻粗眉熊蹲在角落放空;有個睫毛特別長的金鬈髮小孩,平常老愛裝成熟性感,放學時總有輛高級轎車停在幼兒園門口,他會樂呵呵地奔向褐髮青年的懷裡;一個齊瀏海的黑皮膚孩子,笑起來特別可愛;黃髮挑紅的孩子總愛待在勇利身邊團團轉,把他視為自己的偶像看待……


──而其中勇利最寵溺的、莫過於某個孩子。


銀髮及肩的美麗銀髮,像是瀑布、又似灑在天空的銀河,每次都用拿著一只木梳子讓勇利幫忙梳頭,手指輕輕劃過柔順細長的髮梢,彷彿這是獨角獸的美麗鬃毛,每一次梳下都是高貴崇敬的信仰;一雙會說話的湖藍色眼珠子,笑起來彎成愛心形狀的嘴,自信活潑的聰穎性格也很招人喜歡,不過對勇利又是另一種撒嬌性格。


「小豬豬──我肚子餓了──」


「剛才不是吃過午餐了嗎?」


「I'm hungry──」


「好好,等等我去拿些餅乾,不能和真利姐說哦。」不然她又要唸我對維克托偏心了。


「小豬豬最好了──」


「別再叫我小豬豬了……」


他是半年前來到"烏托邦勝生"的孩子,操著俄式的英文腔,平常聽勇利的家人們說日文,久而久之也學了一些,講出來的英文變成自帶日式腔,只能說孩子的學習力特別驚人,雖然不全然是好的方面。


維克托的父母從俄羅斯搬至日本,當初因為摯友寬子住在九州,他們也選擇當地定居,然而東京才有適合夫妻倆的職責。雖然想過把孩子接過去東京住,雙薪家庭之下也無法隨時待在維克托身邊照料,也不放心其他幼兒園的安全顧慮,寬子便提議讓孩子放在"烏托邦勝生"照顧。


對於摯友的提議他們欣然接受,也承諾維克托會每個周末回來看他,小孩子性格也很堅強,即使知道自己的父母即將離開也不吵不鬧,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說:我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剛進幼兒園時維克托便展現了自身魅力,第一天就成功擄獲眾女孩們的心,為了和帥氣的他搭話聊天,每個女孩都開始注重自己的禮節和外貌,還纏著勇利說想學英文,一家普通的幼稚園儼然變成雙語教學補習班,而隨著尤里、克里斯和披集他們的入園,這種情況愈發明顯。


而事情發生在第三天的晚上。


留宿的孩子們都睡在柔軟的床舖上,聽著彼此的吵鬧聲和打呼入睡,勇利幫踢被子的小南蓋好後,發現黑暗裡有雙明亮的眸子盯著自己,眨也沒眨的。


他很快就認出這孩子是誰,因為他有雙好看的湖藍色大眼,月色下更加閃熠的一頭銀髮,那人揣著手裡的粉紅兔子娃娃,睡衣歪歪斜斜地從肩線滑落,獨自一人站在房間中央,一副被人拋下的無助感。


「維克托?」他輕聲喃道,還沒採取任何行動前銀髮孩子便踏著踉蹌的步伐奔向勇利懷裡,飄散的銀髮恍若四散的星辰,他的臉埋進勇利的胸膛裡,溫熱的濕潤慢慢沾染上他的衣襟。


「我是不是又變成一個人了?」


「哎?」


「是不是因為我是個壞孩子,爸爸和媽媽不想待在我身邊?」


維克托抬起臉龐看向他,珍珠似的眼淚從眼角滑落,像是碎浪打在礁石上噴灑一點一滴的淚珠。人都不是堅強的,更遑提只是個不足五歲的孩子。


他能給予維克托什麼呢?黑髮的青年微微瞇眼,伸手往孩子柔軟的髮梢摸去,一下一下的輕拍:「雖然我才和維克托相處幾天而已,但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你的父母一定也這麼想的,所以他們才放心讓你待在這裡喔。」


小孩子需要的不是浮誇的言語,只要一個碰觸、一個擁抱,都能化解內心的陰影與憂愁。維克托不自覺抱緊眼前的青年,他抱起來肉肉軟軟的,也沒有和媽媽擁抱時的清甜香氣,卻又讓人捨不得鬆手。


小小的手揣緊對方的衣角,他輕輕說了謝謝。


要是與生俱來的魅力成了他掩藏懦弱的面具,那麼勝生勇利便是摘下這層偽裝的溫柔騎士,王子終將從自己的孤獨堡壘走出,牽起他的手許下一輩子的承諾。



「勇利的肚子好圓啊,應該叫你大豬豬。」


到底當初那個哭包子到哪裡去了,勇利覺得很無奈。會不會是外星人把當年那個可愛的小傢伙綁架了?


「是是,我就是大豬豬,維克托滿意了嗎?」


「那我什麼時候可以吃豬排丼?」


「等下次有人生日就可以吃啦,維克托忘了?」


他撩起自己的長髮,盯著勇利看了很久,被這麼赤裸的視線看久了難免產生困惑,維克托卻先眨了眨眼睛:「那我先吃老師行嗎?」


「……啊?」


小短腿蹬的跳到地板,他朝勇利勾了勾手,雖然有點狐疑但他還是照做了,因為身高差的關係只好低頭,看看這孩子到底想幹嘛,突然間臉頰被咬了一口。


「嘶──維克托──你在幹嘛!」


「噓,這是讓大豬豬變成王子的咒語。」


他想訓斥對方一頓,柔軟的觸感卻先貼上唇畔,一瞬間似乎看到穿著白西裝的銀色短髮青年,他的左眼被瀏海藏住,笑得露出了愛心嘴。卻又在勇利眨眼的瞬間消逝。


「勇利──勇利!」


「誒?」


「連這麼近都能恍神,勇利真是個笨豬豬。」


「……今天的點心沒收。」


「Не работает(不)──」


勇利將指尖輕抵在嘴唇上,後知後覺地想起孩子給予他的吻,慢慢的臉龐起了熱度,不知道是被氣紅的還是羞的。


 

END



 ---

本來想寫照顧小維克托偷吃勇利豆腐的劇情,變成嚴肅正劇向(不

最後的幻影是來自未來的維克托,王子終於要把當年拯救自己的騎士娶走啦,可喜可賀////

小孩子親親很合理(對勇利來說),但是維克托覺得這就是勇利的初吻,未來總愛拿這點調侃對方(居然)

維勇最棒了~~~也謝謝看到這邊的大家///

也謝謝在ICE場能和大家認親^^



愛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關於九本的維勇文整理】



评论(19)
热度(177)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