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如影隨形_13(驅魔paro)

 

※千年狐妖維克托x驅魔師菜鳥勇利,ooc有,慎

妖怪paro,學園背景,有奇幻成分,中長篇連載,兩日一更

@盛夏繁星  @卷茶  @安居 披集有危險?!


前章請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為什麼披集這麼執著於我?

──大概是想和你交朋友吧,要是別的理由我可會嫉妒的。



「這樣很奇怪吧?」


「不會啊,勇利穿起來很適合。」披集拍拍他的肩,微笑。「對了,眼鏡也拿下來吧,這樣會更好看。」


聽到這種感想,他都不知道要哭還是笑了。


勇利戴了一頂微捲的及肩假髮,為了固定還多加身藍色的髮框,穿了一身及膝的學生裙,披集還嫌不夠短幫他往內折短,成了時下女孩最愛的短裙,但這讓他更尷尬了,所幸膝上襪還可以遮掩一雙白花花的腿,包裹纖細的腳踝一路延伸至皮鞋。


本來他還試著掙扎調長裙擺,抬頭卻對上手機閃爍的燈,還有被"喀擦"一聲給嚇了一跳,「披集,你在幹嘛?」又是一連串快門聲,閃得勇利的眼都要瞎了。


「拍照留作紀念啊,這不是很難得嗎?」


「你自己也穿著啊……」


不同於自己的風格,披集秉持原本的齊瀏海,只是在髮尾處多裝兩條辮子,再從口袋裡掏出黑框眼鏡戴上,還有和勇利相仿的學生制服,儼然一副清純女學生的模樣,不過臉上的妝比自己的濃多了。


披集提著裙子轉了一圈,「還可以吧,那我們一起來拍張照吧。」說著又拿起手機調好角度和勇利同框,喀擦喀擦,勇利只有嘆氣的份,尤其是妖狐也跟在他們後面拍照比姿勢,這讓他更無奈了。簡直像來觀光一樣。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他把手機收進口袋,往上做了一個伸展操,「該上場了。」


「唔?」


「把學長請出來囉。」


其實披集根本沒想過要拖勇利下水的,一開始在天台遇見只是單純想搭訕,聊了一會兒發現性格很合,不似謠言傳的這麼不親人,這讓披集更有了想與他做朋友的想法。


而今晚的探險,老實說他也知道危險性,或許只是圖個安心,至少有人陪著也好,雖然讓勇利也跟著穿了女裝,實際上要付出行動的只有自己。


披集讓勇利雙腿屈著坐在天台中間,而他自己則是走到天台網前待著,他說這樣學長出現的機率比較高,勇利沒有多疑便乖巧地坐定,看著披集愈往前走,心裡才覺得奇怪。


「維克托,我們這樣做真的有用嗎?」


妖狐也跟著坐在勇利旁邊,他當然知道披集的小心思,不過也沒想著要戳破:「他的悟性很好,缺乏的大概是天分和機緣。」


「什麼意思?」


維克托瞇起眼睛看著他:「你認為披集君人怎麼樣?」雖然這話來的唐突,勇利沒多想什麼還是照實回答:他是我第一個朋友,我想保護他。


「好,那你知道自己該怎麼做。」


天台的網雖然用封鎖線圍了起來,卻有個破洞還沒補上,或許學長當初就是從這裡跳下去的,披集站在那個破網前,感受夜晚的風從耳邊吹過,裡頭還夾帶細不可聞的耳語。


像是在說,我一定會把你找出來的。


突然風勢驟增,披集腳步一個踉蹌,身體眼見著要往前摔,他嚇了一跳,試著想改變方向往後頭倒,強風卻執意往另一個方向吹,皮鞋一滑身子就要墜下,披集下意識閉起了眼──


要是死在這裡,勇利會不會被人懷疑?


「披集!」


有人的手抓住自己的,披集睜開一只眼睛,只見他的朋友緊皺眉頭努力伸長手臂,連青筋都冒了出來,那雙眼睛幾乎都要瞪出火焰。


「勇利……」


「抓緊我!」


本來勇利也沒自信能拉起一個幾乎成年的男生,或許是維克托偷偷在後頭幫了一把,他和披集一起摔在天台上,破網把他們的衣服都刮了幾痕,一時間兩人都喘著粗氣,沒人先開口。


「果然事情有點奇怪……」維克托走到網前,若有所思地盯著下面笑了下:「或許這不只是單純的靈異事件,背後可能有故事的。」


「為什麼這麼說?」勇利問完還摀住了嘴,還好披集還在恍神,沒注意到自己的碎念。


「你看了就知道。」


一陣冰藍晶霧纏繞在維克托的周身,他的手掌朝下,輕輕勾了勾手指,一個穿了學生制服的青年從底下竄出,他的手腳被冰鍊纏緊,除了本身的震撼度夠高,臉上的大濃妝更是讓他嚇了一大跳。


比如說,他是個妖怪之類的。維克托瞇起眼笑了笑。


「學長是妖怪嗎!」


「勇利你在說什麼?」


他指著眼前飄浮的人,見披集還是一臉困惑,他大概也是看不見的普通人吧,不過從靈異事件變成降妖除魔,這點要怎麼和披集解釋……


「不然我渡點靈氣給披集君吧,這樣他就看得見了。」


想起之前維克托對自己的各種親暱行為,勇利突然老臉一紅,擋在披集前面怎麼樣也不讓妖狐靠近:「不、不用了!說不定有其他方法!」


「哦?」若是以人類的情緒來解讀,這是不是一種嫉妒呢,饒有興趣的妖狐微笑,但他對勇利還不夠了解,也就沒特別戳破。


他想了一下,決定握起披集的手,雖然從沒嘗試過,不過總比沒試過的好。「披集,你有看到什麼嗎?」


「……那個人是學長嗎?」


勇利鬆了一口氣,看來他依舊不能看到維克托,這樣暫時還能掩飾一陣子。而濃妝豔抹的男人面色似乎不善,大概論誰被抓著都不會有好臉色的。「進入正題吧,為什麼學長要做這種事?」


「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他換了舒服一點的姿勢,繼續說:「話說回來,你們是男孩子吧,為什麼要穿成這樣?興趣?」彷彿他臉上的妝容比較正常似的。


勇利看了維克托一眼,像是在暗示什麼,妖狐點點頭把冰鍊又栓得更緊一點,勒得他連聲驚呼:「喂!你們到底在做什麼!突然就把我抓了起來,別怪我報警啊!」


難不成妖怪界也有警察局?他和披集互看一眼,無解。


「學長剛才不是要把披集吹下樓嗎?這就是抓你的其中一個原因,我們不希望你繼續作怪傷害別人。」


「不是那孩子要跳樓,我才要救他的嗎?」


「……什麼?」


「這年頭要自殺的人太多了,多半都是一些無聊的理由,當年的我也是這樣啊,不過還好後來得救了,發現還是活著最好。」


絮絮叨叨的男妖繼續說道,勇利還沒能反應過來,聽著學長介紹自己的名字叫波波維奇,以後想往哪方面發展,連同他深愛的女友也一併講了天花亂墜,披集默默湊近勇利旁邊,用耳語偷偷說:大概學長沒意識自己死了。


這下可棘手了。



tbc.



---

很少寫到波波這個角色,心裡有點激動啊

這次事件裡維勇談戀愛的氛圍好少wwwwww走一個神秘的路線了,大家別急,感情需要慢慢培養(ry


下一回:事情的真相有所變化?


想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小Y   @阿墨   @醉夜  @夜光銀羽   @残雪柠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關於九本的維勇文整理】

 


评论(19)
热度(65)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