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維勇】RPG遊戲:聽,有誰在那裡(END2+END4)

 

※今天和二馬玩恐怖RPG遊戲,突然有的腦洞,有多種結局收入,大家可以自己想想要選哪個選項

可能有一點點恐怖,但也有甜,OOC都我的


[開始遊戲]

那天晚上就和平常一樣。


勇利住在公寓的三樓,剛做完溜冰訓練回家,他把換洗衣物、毛巾和一瓶剛開的洗衣精放進盆子裡,平常他都不拿盆子的,因為等等打算順便洗衣服就順勢拿進去了。


勇利打開浴室的門,看著門鎖:


>>1.鎖上

>>2.不鎖上



>>1.鎖上

"喀搭"一聲聽在沉靜的夜晚裡特別明顯,他轉身面對鏡子,仔細查看臉上的黑眼圈和不明顯的幾顆粉刺,擠了一些洗面乳在手上開始洗臉。


突然他聽到有東西掉到外頭的地板,像是重物墜地聲……



>>1.大喊一聲「誰!」

>>2.沒多加理會繼續洗臉



>>1.大喊一聲「誰!」

沒人回應,勇利想大概是放在門口的那瓶殺蟲劑被風吹倒的,那瓶差不多要用完的,他記得洗澡前他沒有關電風扇,或許是它的風吹翻了瓶子。


勇利洗完臉後,俐落地把衣服脫了放在架上,他的身板偏瘦,上頭的肌肉卻是均勻完美。他把剩下的衣服褲子全都脫了,拉開簾幕跨進浴缸裡。


因為浴室的窗戶很高,他也沒有關上的習慣,就一直開著一縫到現在。他還在考慮今天要泡澡還是淋浴時,不經意地抬頭往上看,卻發現了一雙眼睛,他嚇了一跳,下一刻那雙眼睛卻又消失了。


接著浴室的門傳來"碰"的敲響,急促卻毫無節奏!


>>1.沉默不予理會

>>2.先問是誰,再考慮要不要開門



>>2.先問是誰,再考慮要不要開門

「勇利!是我啊!借我洗衣精啦!我剛好用完了啦!」


浴室裡的人無奈苦笑,那是他的好室友披集。


「你回來啦。」


「嗯!」


「不然你等我一下,等等可以丟洗衣機一起洗?」


「OK。」


之後勇利也忘了窗戶外的那雙眼睛,決定今天洗泡泡澡了。


[END2-瞞在谷底的真相]


---


[載入存檔點]


>>1.沉默不予理會

勇利雖然覺得有點毛骨悚然,不過他還是故作鎮定繼續洗澡。最後敲門聲停了。


他鬆了一口氣,看著簾幕想著要不要拉起來。


>>1.拉

>>2.不拉



>>2.不拉

赤腳站在浴缸裡發了一下呆後,勇利決定先洗個頭。扭開水龍頭到熱水的地方,閉上眼睛等候時滑過手指的水也開始變得溫熱起來,他睜開眼,卻發現整個手臂和腳下全都是鮮紅色的血。


從水龍頭源源不絕流出的全都是相同的血腥顏色。


勇利猛地往後退,卻在浴缸裡滑倒了,這下子他的全身全都染上一樣的紅,他想尖叫,卻又叫不出來,外頭的敲門聲又開始了,甚至比剛才的還又劇烈。


『這些血跡從哪裡來的?』


『外面的人又是誰?』


『是造成這些的兇手嗎?』


『我……該怎麼辦?』


>>1.爬出浴缸,抓起馬桶上水缸的磁磚蓋,打開門朝那人猛砸

>>2.抓起盆子開始把那些血水盛起,往門縫潑灑

>>3.沉默不出聲,繼續跪坐在浴缸裡什麼也不做



>>2.抓起盆子開始把那些血水盛起,往門縫潑灑

外頭的人尖叫出聲,這門鎖又繼續被對方弄得"嘎嘎"出聲,之後是離開的倉皇腳步聲,甚至沿途還撞倒很多東西,敲門聲總算停止了。


勇利把盆子丟在地上,抹了臉上的汗水,卻是把血痕也跟著擦上,他聞了一下,腥羶的鐵銹味很濃,血液的味道卻不怎麼濃,他開始懷疑這些血液的來源。


『我必須搞清楚才行。』


>>1.穿上衣服褲子走出去

>>2.先把臉洗乾淨再出去



>>1.穿上衣服褲子走出去

穿上後,勇利扭開水龍頭想洗個手,發現流出來的水也和剛才浴缸的一樣,他開始懷疑是樓上水塔出問題了。


他想起剛才窗戶邊的眼睛,還有連續敲門的人,到底有多少人他也不清楚,這種可疑份子頻繁出沒家戶的感覺已經夠驚悚了,他又被困在這間該死的狹小廁所,勇利的怒氣和恐懼幾乎都已經攀升到極致。


勇利不管臉上的血跡了,現在有其他事情更讓他煩心。他探出頭小心翼翼地查看四周有沒有陌生人,發現只有自己時鬆了口氣。出去後才發現手機放在廁所外頭的櫃子上,發現維克托打了好幾通電話過來。


其中還有一通未顯示的電話。


>>1.回撥

>>2.不理會,直接穿上衣褲走上陽台查看水塔



>>1回撥

嘟嘟嘟──


『這裡是分局派出所,有人報警說這裡發生了一些事情,能和我說說是怎麼回事嗎?』



>>2.假裝沒事

『唉,這年頭就是有人愛撥電話,造成我們的困擾……』


電話掛上了。


勇利不知道這通電話是誰幫他打的,難不成是兇手……?


要是剛才誠實稟報,犯人潛伏在這裡的話,說不定自己就死了。勇利想了想,突然嘲笑起自己的想像。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他走到玄關,果然門是鎖上的。


或許一切都是幻覺也說不定。



勇利踏著拖鞋走進陽台,和他身高差不多的水塔豎立在眼前。他試著爬上梯子,把蓋子掀開一看,裡頭一片黑漆漆的幾乎看不到裡頭有沒有東西。


「需要燈光嗎?」


──有誰在說話。


>>1.直接跳進水塔裡

>>2.轉頭


>>2.轉頭

勇利大叫。


「維克托!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聽到的叫聲就跑上來啦!我住在隔壁,你還記得吧?」


「光是私闖民宅這點,我就可以打電話報警了。」


「唔……說不定等等警察真的要來找我了,怎麼辦?」


勇利愣了一下,「剛才報警的電話,是你打的?」


「勇利在浴室裡面,但我怎麼敲都都沒聲音,剛好看到外頭有手機就直接打了。結果警察局居然忙線!我就又跑去樓下借奧塔別克的手機報警了……」


「……」


「勇利,為什麼你的臉上有血跡……!」


>>1.「我、我不知道!」

>>2.「水塔裡面有東西。」


>>1.「我、我不知道!」

哭喪著臉的維克托,露出的心碎表情卻是讓勇利看得不寒而慄。


「只要你說實話,警察們不會為難你的。」


「你在說什麼……?」


在門外傳出了警鈴聲,維克托黯淡地笑了一下,嘴邊輕喃著我會去看你的。


最後勇利被帶去警察局,因為臉上的血跡與浴室外頭面目全非的鮮血被認為是最大的嫌疑者,關入監獄裡等待審判。


[END4-面目全非的真相]


---

這邊是END2+END4~~~

大家會覺得可怕嗎2333希望你們也玩得開心~~~~:)


想你們!要是不需要艾特了請隨時私訊和我說,不用擔心!

@Yui_旖函   @芦焚_   @莫待待  @汶町町町町  

@默曦   @言晴章   @我有故人抱剑去  @立月龍  @yummy4526  @阡沥 

@镜雪暗月  @蓝莫莫的窝  @Нет, мне не бо  @白豆豆owo  @暗夜微光 

@akano李子  @情书_IntoEther  @倾城、怡星  @川君依然没有存在感   

@爱吃糖~ @银空  @请让维勇车淹没我  @白鬼  @兔兔辣麼可愛 

@無心凋零  @荓語  @馬鈴鼠的主人  @莊子云外物不可必  @Ka.

@琴吹希月  @猪排饭🐷  @雪見洵  @黃方  @小影砸  @Akiya 

@白小幺  @言小寺 @上官炫櫻  @蜜蘋果  @墨宁柒  @~* 愛睡懶覺的祤羊 *~ 

 @心之所恦  @音梦羽汐  @Hana  @苒栖  @不如去死  @sodanpear 

 @小Y   @阿墨   @醉夜  @夜光銀羽   @残雪柠  @夕色的云  @AOrmosia也是aoi   @水光及笙 


丟個維勇文總整理督促自己

【已完結維勇文總整理】      【坑+點文的總整理】


评论(11)
热度(79)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