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尤奧】奧塔別克的秘密生日派對(下)

 

※10/31奧塔生日倒數文,每天更新於噗浪,這邊是總整理

明天就是奧塔的生日了💕💕💕


粗眉熊:什麼時候才能吃呢……什麼,還要等到明天嗎?


前篇請走 

【尤奧】奧塔別克的秘密生日派對(上)

【尤奧】奧塔別克的秘密生日派對(中)



──And say,HAPPY BIRTHDAY Dear Otabek.


#生日倒數九天:地下樂團粉絲的禮物


「奧塔別克?我不認識他誒?因為我的偶像只有地下酒吧的DJ,他超帥的──!」


「他叫Altin,他的出場時間不固定,也不會只和特定的樂團搭配演出,但只要一登場就會吸引我們的目光──是的,用音樂,他幾乎不開口說話,只有音樂是我們的共通語言,盡情地撩動我們的耳膜──他很低調,卻也很高調,都是屬於Altin的個人魅力。」


「生日派對?Altin的生日快到了是嗎?他平常神秘又低調,連名字都有可能是假的,能知道他的生日真是太好了──所以你是他的朋友嗎?」


尤里想了想,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說明自己和奧塔的身分才好。


不料帶他偷偷潛入的維克托笑著說:「我們和他的關係可好了,非常親密喔。」結果一群男男女女的粉絲們都紅了臉,尤里幾乎都要一腳踹上維克托的臉了。



#生日倒數八天:米拉的禮物


「哎呀哎呀,尤里總算來問我了嗎?看你鬼鬼祟祟的樣子,都要以為你辦的不是生日派對而是求婚驚喜呢。」


「臭老太婆你在胡說什麼!」


米拉大笑,一邊把紅了整臉(不知道是羞紅的還是氣的)尤里拉回來,努力讓自己的語氣嚴肅一點:「我都還沒說要送什麼禮物呢,別這麼急著走啦。」


「妳最好快說。」


「我以前不是說過嗎?奧塔別克是我喜歡的類型。」她頓了一下,繼續道:「所以我打算在生日派對上告白。」


尤里凝固,綠眼睛慢慢轉移到對方身上,努力擠出冷嘲熱諷的笑容:「哦……告白啊,所以上次那個橄欖球球員已經是過去式了?」


「沒錯。」


「哼,我可不會說什麼"祝妳好運"之類的話。不過要是妳讓奧塔別克尷尬了,我可要找妳算帳。」


「放心,就算失敗了我也自有辦法,不會為難他的。但我其實挺有自信的呢。」


他們互看了一眼,之後尤里就率先離開了,一等對方離開,米拉就立刻撥了電話打給遠洋的薩拉,她的朋友咯咯笑了起來,連連說著"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來猜猜尤里會不會做些更瘋狂的舉動?比如說直接推倒奧塔?或是灌醉再上?』


「我覺得不會,尤里雖然總是長得一副情場老手,其實骨子裡傳統的很,對喜歡的人應該是循規蹈矩一步一步追求的老實型。」


『哇喔,這麼可愛啊──對了,那米拉妳到底要送什麼給奧塔?』


「我啊……」


米拉苦笑,她其實對奧塔別克真有那麼點意思,但是她和薩拉早就看出來了,奧塔別克已經把所有心思全都放在同一個人的身上,不會再愛上其他人的。


從什麼時候開始,米拉不知道。


她只希望自己的朋友、還有他朋友的朋友,兩個人都能幸福就好。



#生日倒數七天:JJ的禮物


「哈?JJ當然不用邀請啊,你問這什麼破問題。我才不想讓那傢伙來生日派對,吵死了。」


面對尤里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勇利突然覺得自己不該開口問的,結果沒過多久他的手機響了,勇利看了螢幕,發現打來的人便是JJ本人。


要接呢?還是不接呢?很困擾啊……


「勇利,怎麼不接電話呢?」


維克托從他的身後走過,長手一伸把勇利的手機撈起來看,連通話人的名字看都沒看就把電話接了,湊到耳邊用日文"喂"了一聲。


『我全都知道了──你和尤里要辦奧塔別克的生日派對吧!怎麼不提前和我說呢?不然我就會把之前表演的影片燒成光碟當禮物送給奧塔別克啦,可惜啊可惜。其實我剛才想到一個彌補方式,我可以唱幾首歌來炒熱氣氛啊──哎呀哎呀,其實我懂你們的顧慮啦,要是JJ的風頭搶了壽星就不好了,我會努力隱藏自己的光芒,讓這次的主角好好表現的。我的未婚妻伊莉莎白也會到場,不是我在說的,她真的非常用心,還說要給奧塔別克帶……』


嘟嘟嘟的忙音取代了對方嘈雜的聲音,維克托笑著把手機還給勇利,牽起他的手說一起去滑冰練習吧別管其他事了。


糟了,維克托剛才是不是用自己的手機掛了JJ的電話?


慘了慘了慘了他又要被JJ煩上好幾天了──



#生日倒數六天:訓練營同儕的禮物


「啊!原來奧塔別克就是當初同期的那個孩子嗎?天啊,已經過幾年啦?少說有三四年了吧──」


「他以前給人的印象不怎麼深刻呢,現在完全不一樣了。」


「我記得奧塔別克筋骨特別硬,還常被老師訓話,叫他不要這麼害羞呢!現在想起來還真是委屈他了……」


「也難怪他都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奧塔別克當時很痛苦吧?」


幾個選手低下頭沉思,他們互看一眼,不約而同地苦笑了起來。


「不過現在奧塔別克的表現很亮眼啊,聽說是哈薩克的代表選手,前一屆的大獎賽也有出色的表現呢,真替他感到高興。」


「如果有機會……希望能和他一起溜冰。」


其中一個人拿出一張相片,上頭是幾個青澀孩子的合影,尤里發現了以前的自己,噘著嘴一副不情願的臉,還有躲在最角落的奧塔別克,冷冷淡淡的一點情緒都沒有。


「我能多洗幾張留作紀念嗎?」尤里問。


「當然沒問題。」對方笑著遞出相片,「如果可以,也請轉交給奧塔別克。」


──然後告訴他,天份這種東西固然重要,但是你讓我們見識到了毫無迷惘的滑冰,是多麼具有魅力。



#生日倒數五天:滑冰粉絲的禮物


從十月開始,奧塔別克就陸續從經紀人手中接下粉絲們送的各種禮物,八成以上都是粗眉熊的娃娃和周邊,其他也有手工製的圍巾、手套,或是精美的卡片等等的禮物。


這些東西奧塔別克都會好好地收在家裡,本來他都把禮物堆在臥室的,隨著東西愈來愈多後,他只好另外挪出一個空間專門放這些禮物。


有次他難得在SNS放了照片──尤里送他的豹紋外套熊──剛好拍到了房間一隅有其他熊的蹤影,眼尖的粉絲們看到了,開始在底下熱烈討論奧塔別克的房間長怎樣。


於是奧塔別克拍了兩張照片,一張是自己臥房,一張是放禮物的房間。


粉絲們看了激動啊,熊熊熊,到處都是數不清的熊,平常一副高冷難以親近的男神居然有這麼可愛的一面,粉絲們怎麼能不心動?


於是粗眉熊做為禮物的比例愈來愈高,從過去的選手服到現今的表演服全都一應具全,連便服款的女裝的裸身版的都有,奧塔別克收的有些手軟,但他也不忍心擱下粉絲們送的禮物,結果從一個房間堆到第二個房間,目前還有增加的趨勢。


十月,開始多了萬聖節款的,還有幾隻帶了壽星帽,連手裡拿蛋糕的都有。奧塔別克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的生日就快到了。



#生日倒數四天:勇利的禮物


「這幾天忙著問大家,結果我自己忘記準備禮物了──!」勇利仰頭大叫,幾乎把維克托的聲音都蓋過去了:「怎麼辦啊維克托!」


「勇利……」


「你覺得我該送什麼禮物好?奧塔別克會需要什麼類型的東西呢──滑冰手套?不過奧塔用的好像是皮製的,看起來高級的感覺……應該要送點特別的東西,日本才有的,嗯……入浴劑怎麼樣?上次奧塔來日本時似乎挺喜歡泡我們家的浴池,這個禮物應該不錯吧?啊不過……」


勇利持續碎念了將近半小時,都沒發現維克托早就靠在自己肩上睡著了。



#生日倒數三天:維克托的禮物


「喂──你們要送什麼禮物──」


尤里劈頭進來就是一陣吼,勇利連忙噓了好幾聲,想暗示對方小聲一點,肩膀上的人正好動了一下頭,吸了鼻子又繼續睡,尤里抬眉,靜了一陣後卻湊到他倆中間喊:「別再裝睡了!只剩三天了!」


「誒?」


「嗯……我還在思考嘛……」維克托睜開一邊的眼睛,手臂繞過勇利的腰抱著像在撒嬌,「我對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衣服好看,很有異域風情,有機會我也滿想穿穿看的。」


勇利小小聲地說維克托你偏題了,


「奧塔別克的表演曲風都比較偏向哈薩克的民族精神,如果能換個風格,說不定會有其他的亮眼表現。有機會的話,我希望能為他編舞。」


「你最好說話算話。」尤里的眼裡幾乎都要噴出火了,看來他是憶起他們之前總算履行的約定。


「當然,我一向如此。」


此話一出立刻受到兩個YURI的懷疑視線,維克托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無辜表情。



#生日倒數二天:尤里的禮物


他已經苦惱了整整一個月。


尤里和(被威脅的)勇利到處問每個人要送的禮物,有符合奧塔別克的風格的、也有特別神奇的禮物,它們的共通點都是富含滿滿的心意。


尤里很想問自己的爺爺,給摯友的禮物該送什麼才最適合,才剛拿起電話筒,他就想到自己可以做皮羅什基給奧塔別克!不過爺爺說過現做的才是最美味的,當天他得布置派對會場,幾乎挪不出時間。


奧塔別克會喜歡什麼呢?必須是很酷很炫又很時髦的東西……


啊!


老虎衣啊!他怎麼沒想到!穿在奧塔別克身上肯定會很適合的!


充滿霸氣又威嚴的虎頭上衣,搭上貼身好看的黑色皮衣,服貼的黑色皮手套戴在他的手上,好看的俊顏微微一笑……光是想像尤里都忍不住要被自己的朋友帥哭了。


尤里興沖沖地跑去網上訂了衣服,他之前也常在這裡買,搜尋一下發現褲子也有適合的貼身皮褲,這件虎紋外套也不錯,他自己也有一件……。


而別人又是怎麼被揶揄兩人彷彿穿情侶裝,已經是更久以後的事了。




#生日倒數二天:奧塔別克的禮物



他通常不會慶祝自己的生日。


節日是看人過的,奧塔別克通常不會主動融入這種熱鬧的氛圍,也不是討厭,而是怕自己這種沉悶的性格會倒人興子。一開始他的朋友們也說他悶,久了才發現是悶騷,還是個隱性吃貨。奧塔別克說他喜歡靜靜待在旁邊看,歡樂的時候他會笑,值得鼓舞的時刻他也會給予掌聲,他享受每個當下,即使這種情緒藏於冷峻之下,沉浸在屬於他的獨特裡。


但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些不同了。


他學會用炙熱的視線看著誰,試著用自己的詞彙表達他的想法,學會在一片夕陽之下告訴對方他一直都記在心裡,無法忘卻。所幸那片暮靄紅豔,藏住了臉上漸升的暖意,卻讓交握的雙手愈發滾燙。


而那個人──打開了自己的世界。


他給予的已經太多,愈是接近便愈是渴求,那種感覺像是不可抗力,卻也甘願墜落。


奧塔別克用指尖輕觸著那人寄來的信,將近四千公里的思緒與想念,全都化在這封來自聖彼得堡的信箋裡,那將是另一次新的開始。



END


---

明天會放出最後一篇賀文!

雖然我已經偷偷慶祝完奧塔的生日了嘿嘿嘿💕


以前的尤奧艾特~~~愛你們w

有想被艾特的都歡說wwww最近可能還會再有相關更新(?)不想再被艾特的朋友也請私訊我說一聲~~

 @兔兔辣麼可愛  @鹿神  @鈥哻sjyyc  @柳木卯 


评论(2)
热度(28)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