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本

主推維勇│尤勇│all勇│尤奧

噗浪@rjwjwhite2
微博@火火_九本

【尤奧】Dear Otabek,HAPPY BIRTHDAY.

 

※10/31奧塔生日賀文💕祝男神生日快樂💕💕

前篇請走 

【尤奧】奧塔別克的秘密生日派對(上)

【尤奧】奧塔別克的秘密生日派對(中)

【尤奧】奧塔別克的秘密生日派對(下)



奧塔別克收到了來自俄羅斯的信,是飛往莫斯科的機票。其實他很驚訝,這種強硬的作風不像那位朋友的風格(事實證明這的確不是尤里想的法子),不過奧塔別克還是迅速收拾了簡單的行李前往機場。


旅行的意義是什麼?或許是為了探索未知,還有徹底拋開自我。


機場裡他的朋友正在等著,一看到自己就想搖手招呼,下一秒卻又像是嫌棄自己的孩子氣,咳了一聲把手擱在胸前,擺出一副酷表情。


對方似乎又長高了一點,身高幾乎和自己不相上下,尤里也注意到他的視線,忍不住"嘿嘿"笑了起來,虎牙兩顆露出來,奧塔別克也跟著微笑。


「走吧,我爺爺的車子停在外頭。」


「嗯。」


他和奧塔別克坐在汽車後頭,幾乎都是尤里說他聽,開車的爺爺雖然很安靜,不過看得出來他也很專心地聽。


「抱歉,好像都是我在說話……很無聊吧?」


奧塔別克搖頭,他喜歡傾聽,而尤里的事情他也很感興趣,一點也不會無聊。當他這麼對尤里說時,號誌燈正好轉紅,奧塔別克分神看著窗外行人的經過,回頭才發現對方默默紅了耳尖。


「怎麼了?」他問。


「這一年以來,我一直努力讓自己變得更成熟一點,因為想成為像奧塔別克這麼酷的人。但是後來才發現,這不是我真正想改變的理由。」


紅燈轉綠,車子發動了。


「我只是想和你並肩而行。」


他在尤里的眼底彷彿看到了過去的自己,那種堅定,如同戰士般的眼神,立體好看的五官和剪短的金髮,每一處都代表少年的蛻變,多了成熟青年的韻味。


我何嘗也不是這麼想呢。


奧塔別克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說出口,他只把視線放得更遠,努力忽略臉上的燙熱溫度,看著車子慢慢滑進另一條街弄。



他被安排睡在隔壁的客房,中午吃完飯之後尤里說有事情必須出去,說了好幾次抱歉,奧塔別克說沒關係。


尤里的爺爺說要做皮羅什基,他需要一個幫手,顯然尤里對於這兩人獨處一室有些擔心,連聲交代了好幾句還不願意出門,最後還是被自己的爺爺轟出去的。


白髮參半的老人嘆了一口氣,使勁地揉著手上的麵糰,其實奧塔別克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他也不會主動搭話,一路沉默到烹煮內餡。


「那孩子就是不會表達,這點不知道是像誰。小時候他的爸媽忙,沒時間照顧,或許是壓抑久了才養成這種性格。」


老人沒有外表看起來這麼難以親近,說起最愛的孫子不免流露寵溺的眼神,奧塔別克一邊切配料,聽著尤里從小到大的糗事,眼角流溢的溫柔連自己都沒發現。


「他能有一個交心的朋友,我很欣慰。」


當麵團最後"啪"地落在砧板上,尤里爺爺那自豪的笑顏和自己孫子簡直一模一樣,奧塔別克點了點頭沒做回應,心裡卻是暖烘烘的。


等他們將炸好的皮羅什基放上盤子後,已經接近傍晚了。尤里的電話剛好打來,發了地址請奧塔別克直接過來吃晚餐。尤里的爺爺知道孫子在策畫秘密派對,於是他拒絕奧塔別克的邀請,裝了一大袋的皮羅什基塞進對方懷裡。


「你們分著吃,記得要趁熱快點吃完。」


奧塔別克想說這些份量有點多,卻也不忍心辜負老人的好意,於是他揣緊紙袋抱著。


晚秋的傍晚有些寒冷,即使穿了皮衣還是讓竄入的冷風激起一層疙瘩,下次該帶薄長袖來的。路上的行人全都裹成一團球,一身奇裝異服的倒也不少,萬聖節的氣氛比想像中來得濃烈。


路上幾個小孩子蹭到他的面前,用稚嫩的聲音喊了treat or trick,他身上沒有半顆糖果,只有燙熱的皮羅什基,想了想決定彎身對他們說稍等一下,走進附近的糖果店買了一大包的零食點心,遞給孩子們時都笑得露出小小的虎牙。


現在他左手一包糖果,右手是熱騰騰的皮羅什基,走在路上簡直像個移動路障,一個穿著貓裝的女孩走了過來,揮舞手上的牌子希望能引起路人注意,奧塔別克看了一眼,是租借萬聖節服裝的商店。


即使尤里的訊息寫隨興穿就行了,但剛剛他查地圖時發現那裏是常辦派對的場所,也許今天有萬聖節扮裝活動,他該入境隨俗才對。當貓咪女孩笑著挨近時,奧塔別克微微點了頭跟著她走。



尤里現在忐忑的要命,他把一半的場地全都包了下來,花了將近一整天的時間布置,還好能到場的人都很準時,烘烤蛋糕的女孩子組,哦不對,波波維奇也有幫忙做點心;克里斯負責準備舞台道具,尤里完全不敢拉開布簾背後的東西;維克托和勇利把所有禮物擺整齊,音樂和燈光也是他們弄的;投影機和電腦也都準備好了,慶生影片應該也沒問題……。


他長吁了一口氣,奧塔別克應該不會迷路吧,是不是當初他直接回家把人帶來比較快。尤里現在後悔了。


「你讓我們跟著緊張起來了,放輕鬆點尤里,這裡由JJ我來撐起!」


「是誰告訴他地點的!」


外頭的門鈴聲正響,尤里匆匆忙忙跑向大門,把本就整齊的衣領又喬了一次,揮手叫全部的人跑來門前等候,該拿拉炮的拿好,該唱歌的記得開嗓,該站好的都站定,他一掌巴向笑得一副噁心的勇利和維克托,才把門打開。


一看他們都愣了,更別提那人戴著毛茸茸的狼耳和尾巴抬頭說著"treat or trick",說完後換奧塔別克陷入沉默。因為門裡站了一堆人,這不要緊,而是他們穿的都是便服,手上還拿了各式的彩帶和拉炮,樣子看起來比自己還要無助。


「……我還是先回去好了。」


「不不,你很棒,真的,我是說這身服裝很適合你……很有貓咪的感覺!對!」


維克托偷偷在背後暗示尤里那其實是狼不是貓,卻被對方用腳跟狠狠踩下。


「抱歉,我以為是萬聖節的活動,我還是換下來吧……」


「等等!」


尤里看了勇利一眼,後者點點頭,轉身扯著維克托的襯衫"唰"地撕成碎片,後頭的人忍不住驚呼,就連維克托都哇喔一聲。


「我們手上沒糖,或許得來點trick才行了。」


趁所有人還在想要怎麼把自己辦的更加Halloween一些時,(已經被迫變裝)的維克托散著碎片般的襯衫走到奧塔別克身邊,「真不愧是萬聖節出生的人,很有趣的trick,不是嗎?」


「我很抱歉。」說著卻是微微一笑。


到底誰說奧塔別克是個木訥又不苟言笑的人?他肯定不知道對方俏皮的這一面,維克托忍不住搔了搔臉頰,而且他肯定是被整最慘的那個。


等全部的人都整裝完畢(?)後,他們才又排好隊型,對著壽星大聲說了「生日快樂奧塔別克」,紛飛的彩帶和拉炮四漫,有他熟悉的團友們的現場演奏,有JJ的歌聲,有克里斯迷人的鋼管舞,投影幕上的是粉絲們拍攝的慶生影片,還有沒能來到派對現場為奧塔別克慶生的祝福……。


勇利送了遊戲機,說要是日文看不懂自己可以幫忙翻譯;披集洗了張大照片,還有好幾盒泰國小點心;勝生一家人特別熱情,每個人手上都捧著熱騰騰的炸豬排蓋飯吃;看到影片中莉莉亞一臉嚴肅地說自己可以教芭蕾,奧塔別克鐵青了整張臉。


不知道什麼時候尤里的貓走了過來,嘴裡叼著一團毛放在奧塔別克腿邊,又慢悠悠地走了;美奈子送了一大瓶的酒,聽說連酒量好的人喝幾口都能醉,奧塔別克看了看在場的人,決定至少今天還不能開喝;他的熊放在派對現場的每個角落,甚至還多了好幾隻新衣服的熊,每個選手的服裝幾乎都到齊了,聽說是出於粉絲們的巧手。


奧塔別克走過去和樂團團員擊掌,承諾有機會再約出來吃飯喝酒;南健次郎很努力地穿了小丑服要搞笑,即使他手上的彩球扔的不夠好,模仿的橋段也不怎麼像,壽星還是捧場地笑了;雷奧穿著科學怪人的服裝走了過來,遞上CD片後害羞地笑了笑,突然他們被後頭拿麥克風的JJ攬住肩膀,硬是扯到舞台上要求幫他伴舞,儘管奧塔別克面有難色還是跟著雷奧跳了幾曲,雖然他對JJ的作風仍舊不太苟同,但至少他們都是好意。


季光虹送的等身大粗眉熊剛好宅配抵達,他看著娃娃,不知道該怎麼運回哈薩克才好;米凱萊和埃米爾像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人,但是當他們遞出手中的西裝套裝後,他想或許兩人的默契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好;馬卡欽是整個會場裡最躁動的成員了,維克托得攬住牠才不會頻頻撲上所有人。


西郡家的三胞胎笑嘻嘻地讓奧塔別克看SNS上的投稿影片,那是上次尤里和自己在日本的冰場練習的畫面,還貼心地打上貓咪和熊的馬賽克;克里斯讓所有人都攀上那支鋼管跳了熱舞,特別是醉酒後(什麼時候喝醉的,奧塔別克都沒發現)的勇利更是失控。


李承吉安靜地遞上海帶湯的調理包,說這是韓國人過生日的習慣,奧塔別克嗯了一聲,承諾等等會試著泡看看的;訓練營的照片讓他沉默了許久,那些痛苦又令人惆悵的過往,最終化為力量讓他繼續向前;維克托已經默默開了切萊斯蒂諾的酒來喝,一副醉醺醺地攬著奧塔別克說之後會幫他編舞,絕對不會毀約。


他們全部的人看著諸岡記者蒐集的影片,配著以哈薩克國旗為底做的手工蛋糕吃,那些生日祝福的影片讓奧塔別克有些熱淚盈眶,但他還是忍住了。


米拉走了過來,她似乎有什麼話想說,奧塔別克站著聽,發現不遠處的尤里似乎也正往這邊瞧。


「曾有這麼一個人在乎你的一舉一動,想要親近你、想要再好好認識你。那是比友情還要更加深刻、卻又讓人暈眩沉迷的感受。」米拉深吸了一口氣,看著那人露出了美麗的微笑:「我就幫尤里說到這裡,剩下的由他本人來說更好。」


被指名時他嚇了一跳,剛好和不遠處的奧塔別克對上眼,那一瞬間尤里感覺自己被電得一蹋糊塗。他的每一步都走了心驚膽顫,心跳聲大的不可思議,都要擔心其他人也注意到自己的窘迫與不安。


「我……」


遞出禮物的手都有些發顫,奧塔別克接下他的紙袋,拿出裡頭富有尤里‧普利謝茨基特色的整套衣服,他對著他笑了一下。老天,他又覺得自己被電到了,尤里忍不住想。


奧塔別克拿出虎紋外套披在身上,「我很喜歡。」他們的距離這麼近,淡淡的奶茶香似乎瀰漫在奧塔別克的身上,忍不住還想要更多,尤里又走近了一點,他們的身高差距幾乎沒了,再過幾年肯定更不一樣。


「我也……」如雷貫耳的掌聲和口哨掩蓋了他們的談話,奧塔別克說他沒有聽到,歪著頭請對方再說一次。但是他太尷尬了,想說的話全卡在喉間,他想說喜歡你,卻又不確定他的喜歡和對方的喜歡是不是相同的。


就像米拉所說的,那是比友情還要更加深刻、卻又讓人暈眩沉迷的感受。


尤里的目光游移,他覺得自己應該要再說一次,鎮定,你可是冰上的猛虎,但要是奧塔別克厭惡這種想法該怎麼辦?他們的關係會變得怎樣?


「怎麼了?」


尤里感覺自己像是從齒縫擠出聲音:「我想……我可能……」


「不可以。」


「誒?」


奧塔別克搖頭,「不行,你還沒成年,至少要滿十八歲才能喝酒。」


「等等、我不是……」


另一頭喝茫的勇利和維克托大聲呼喚他們過來玩,酒杯敲得叮噹作響,「奧塔別克!尤里奧!快過來一起喝酒啊──」


該死的俄羅斯禿子和蠢豬!看我等等要怎麼收拾你們!


尤里翻了大白眼,他想和奧塔別克說抱歉,對方卻拍了拍他的肩膀:「謝謝你為我準備了這麼棒的生日派對,我很高興。」和平常一樣的沉靜語氣,耳尖卻是有些發紅的,尤里想原來對方也像他一樣緊張,這讓他也跟著笑出來。


「走,還是不走?」


他們很自然地摟著肩膀走了過去,尤里希望不久之後他們抱持的不再是朋友間的情誼,而是能牽著對方的手走向未來。


還有那句遲遲未說出口的喜歡。


他還想再說更多更多次。



END


---

當初好像是十二月左右公布角色們的生日,超級悔恨錯過了奧塔別克的生日,一直想著有機會要好好慶祝一番。

一年過了,很高興還待在這個坑裡,雖然有很多朋友脫坑了,仍然感謝大家的陪伴!

也謝謝最棒的奧塔別克和他可愛的粗眉熊💕

來年也會繼續愛著你們的💕💕💕

(但是每天一篇倒數賀文真的太累了,哭)





小小的祭壇😂😂😂

希望之後能辦個尤奧聚會吃奧塔蛋糕🎂🎂💪💪💪


以前的尤奧艾特~~~愛你們w

有想被艾特的都歡說wwww最近可能還會再有相關更新(?)不想再被艾特的朋友也請私訊我說一聲~~

 @兔兔辣麼可愛  @鹿神  @鈥哻sjyyc  @柳木卯 


评论(6)
热度(30)

© 九本 | Powered by LOFTER